|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08章 “开挂”的豪赌(撤消重命名和氏璧)
  第2108章“开挂”的豪赌撤消重命名和氏璧

  梓箐语气不善,说道:“所以你承认是你告诉她们的了?”

  “我身为你们的班主任,既然你跟寝室其她同学合不来,我自然要去查访一下。请大家看最全!她们所有人都相处融洽,为什么偏偏就你一个人不合群?你为什么不好好检讨一下自己的言行作风,现在反倒怨恨起老师来了?”

  吕老师见梓箐俨然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怨恨?那是自然。你也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人,难道真不懂得你单方面泄密她们会更变本加厉加害我吗?你一点也不想知道她们在我身上做了什么吗?”

  “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单纯的很,怎么懂的你们这些弯弯绕绕的”吕老师微微偏了偏头,一幅“与我何干”的样子。

  梓箐就知道对方能做出那样的事,便是如此的漠然心性,可是这是原主的心结,原主的屈辱,即便对方那般的冷漠她还是要把它说出来,总归舒展一下自己的胸臆也好。

  “把我堵在厕所里,扒光我的衣服,轮流扇我耳光,把屎尿糊在我身上,用烟头烫我,踢打辱骂”

  吕老师身体禁不住轻轻颤抖起来,对方看似沉静的诉说,恰如暴风雨前的平静。

  “都是同学,她们可能是有点过分,可是那不是已经过去了吗?而且你现在也挺好的人要心胸宽广,不能为曾经发生的一点小事而斤斤计较”

  她这次本是来跟梓箐“道贺”,以全国文科状元的班主任的身份。没想到触了这般霉头。她轻蔑地看了梓箐一眼,说了几句“不知好歹”“忘恩负义”“量你这辈子就这样”之类的话便昂首离开。

  如果梓箐填报的是名校,镀一层金以后出来光景就不一样了。可是她却报了x县这样一个三流大学,再好的成绩也不过是一块敲门钻,一旦进去了,与那些刚刚到分数线的学生没任何区别。以后成就也非常有限,原本想还恭贺几句,可是现在看来,也就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乡巴佬。

  既然对方一幅兴师问罪的样子,她也不需要掩饰自己对她的轻蔑。临走,心中还狠狠的想:哼,被孤立,被排挤,被虐打,真是活该!

  “小事?呵”看着吕老师离开的背影,梓箐轻嗤一声,她可不是光说不练的主。

  不久,网上就爆出一连串的图片视频,某某中学老师巧立名目收各种费用。其实这就是普遍现象,大家心照不宣。

  可是这一旦曝光,而且引起那么大的反响,教育局肯定要装模作样肃清了,于是吕老师很悲催地成了“杀鸡儆猴”中的那只“鸡”。

  至于精神病那一家人,那个有精神病证书的还被关着,没放出来。前几次自己回去,一边要想着怎么赚钱,一边还要把原主学业抓上去。

  再加之自己一旦回到村里,立马就会成为众人焦点,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无法躲开众人完成一次部署。

  现在也是一样,索性等那个有证书的精神病回去了,再一锅端!

  且说高考结束,志愿也填报完,梓箐把吕老师的事情搞定,家中一切也逐渐变好。

  顿时觉得整个人都变得轻松起来,于是应约来到酒吧。

  梓箐发现那个黑暗中的人没有出现,澳门赌博网站:麻哥见梓箐如此爽利,有些错觉,这哪里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学生妹。

  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到时怯场。

  当天晚上,麻哥就带梓箐去机场,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

  到达目的后,吃喝玩乐了两天,这才带梓箐去见了他们的老大:辉哥。

  三十左右,中等身材,目光阴沉,给人一种伺机而发的猎豹的气息。

  梓箐立马分辨出来,正是那天晚上坐在黑暗角落的人。

  梓箐心中不由得纳闷,这个人虽然并非原主记忆中的“他”,可是却给她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大概原主绝大部分记忆都被怨气掩盖,而且这个人在原主记忆中并没有直接的交际,所以才会有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只可惜梓箐一来就把原剧情所有都打乱,让方也无法推衍出更多信息。

  梓箐因为有阅历魄力作为底气和依仗,所以不管到哪都浑然不惧,俨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态势。

  辉哥说道:“等会麻子和小鱼会带你去玩,你只需要告诉他们是什么就行,其他的都不用管。明白吗?”

  “明白。”不就是要将她当作摇钱树么。她早料到自己显露出那一手,以及伸手拿钱那一刻,就会被觊觎,被利用的一天。

  还是那句话,欠的总是要还的,所以她什么都没说,什么条件都没提,很坦然地应诺。

  一个黑色西装的青年从屏风后走出,梓箐认得,他就是上次在包房里刀扑克的人。此番看来,身形瘦长,面容白皙却给人阴冷之感。

  辉哥做了简单介绍,而后状若随意地对他说道:“小鱼,等会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小鱼颔首应道:“知道了,辉哥。”

  就在梓箐随着麻子和小鱼两人快要走出房门时,辉哥突然问了一句:“xx中学?何月?”

  梓箐身体微微一顿,偏头看向辉哥,他看着梓箐的表情,自问自答的笑笑说道:“那就是了。”夹着雪茄的手轻轻挥了挥,“去吧。”

  “那就是了”是什么?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跟踪自己?调查自己?可是自己做的很隐秘,很警觉,她每次从酒吧回出租屋都绕了一圈,不可能有人跟踪自己一无所察。

  难道是

  梓箐心中升起无数疑问。不过现在对方很显然已经笃定了她的身份,也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

  看来只能自己见机行事了。

  然而她看麻子和小鱼两人,麻子性格粗犷,还好说。可是这个小鱼,寡言少语,身体隐隐透着虽是爆发的暴戾气息,潜意识告诉梓箐,这才是个真正的狠角色。

  梓箐对于麻哥和鱼哥而言就像是一个开挂器一样,一路高歌猛进,将整个赌场扫荡一番。

  不过剩下才是最难的,钱是赢了,怎样把钱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