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05章 谁也不能挡我高考之路!(欧阳憧铭和氏璧+4)
  第2105章谁也不能挡我高考之路!欧阳憧铭和氏璧4

  原主不正是这样的吗?原本是一个本份踏实的女子,自强自立。请大家看最全!

  可是她不反抗就被别人活活折磨死糟蹋死,没有人会为你说一句公道话,没有人会帮你!

  所以她只能自己救自己,只能以暴制暴,最后被逼上黑道“大嫂”的路!

  可是当她成为“大嫂”后,人们却纷纷将矛头指向她

  一连串的记忆唰地涌入梓箐识海:

  何月那么的隐忍和努力,最后竟然是连高考考场都没有进去。

  因为就在高考前一天,她被姚静找的几个社会上的混混,堵在路上,被虐打,泼凉水,被当众拔掉衣服羞辱。

  周围那么多路人,只是拿起手机拍照,非但没上前劝阻,还一个劲叫好。

  何其炎凉的世界。

  怪不得自己从主神空间看整个剧情世界都呈现橙红色了,可见世界的整体法则已经受到腐蚀,濒临崩溃。

  何月仍旧没放弃第二天继续参加高考的志愿,可是她着凉了,得了急性肺炎,若不是他及时赶到送进医院,恐怕虽然事后他得知了这件事将那些混混全部解决掉,但是何月却因此没能参加高考

  这是她即便最后怨气滔天也没能磨灭的心愿。

  现在梓箐有技能傍身,一般的混混根本动不了她而且有那么强大的记忆力,可以说国内所有大学任她挑拣。万事俱备,只等高考了

  然而剧情君却仍旧不放过她。既然无法方难她,所以便从她至亲的人下手?!

  梓箐狠狠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一片凉意。

  何月最后变成一个冷漠血腥的黑道“大嫂”,是这个社会这个冷漠的世界比逼她变成那样的。

  可是社会逼她变成了那个血腥的“大嫂”后,却又让她为那个貌似纯洁的女人做了“炮灰”。

  所以,何月不仅是被他和那个纯洁炮灰掉的,还是被这个社会“炮灰”的真正悲哀。

  梓箐却不信命,她来的目的就是为原主的人生逆袭的。

  收拾好心情,梓箐没作丝毫停留,便准备打车赶回去。竟然让派出所的人给她打电话,可见两老的伤势很严重。而那些病危的人,医院必须有亲属签字才会施药救治,所以她必须马上赶回去签字。

  就在她正在街边拦车时,几个人朝她围了过来,用身体挡着就往旁边巷道里拖。

  梓箐此刻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看到这几人,顿时与先前接收的原主记忆里的那几个混混相貌重叠起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杀意迸现。

  她没有哭没有闹,顺着几人围堵之势进了巷道,他们用身体挡住外面的视线,流里流气的就要对梓箐动手动脚。

  梓箐早有准备,身体敏捷侧身让开,一手抽出袖口中的银针,抬脚朝其胯下踢去,另一手顺势抓着头发,银针倏地刺中其后脑勺,身体顷刻间瘫软下去。

  另外几个也被梓箐连番放倒。

  留下迟早是个隐患。若是报j吧,没有点“实质性”伤害,人家根本就不立案,而且立案吧就要各种证据。好吧,即便所有证据齐全,这些羞辱最多只能算是最轻微的猥亵罪,关几天就放出来,然后再变本加厉报复!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是,她要高考了,她不能让任何事坏了她的高考计划!

  索性毫不犹豫地,用银针了结了!

  既然这巷道是他们选好的要来折辱自己的地方,肯定是不容易被人发现的。

  而且人世炎凉,原主前世在那样的大庭广众之下被凌辱都没人报警,更遑论在这个阴暗的巷道里。

  所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里也正合适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

  搞定这些人,梓箐脑海里突然浮出一个念头,不知道这一次,这些混混还是不是姚静几人找来整自己的?

  可惜刚才自己手段太利索了,都没来得及问一下。

  不过若是问的话,以自己现在的身手就做不到突发之人了,又怕会节外生枝。

  罢了,还是先把家里的事情搞定再说。

  一切都等高考结束了之后,再慢慢跟她们算总账。

  梓箐大概是游戏打多了的原因,喜欢摸尸。麻溜地将这些人身上搜掠一通,有两千多,正好解了她现在的燃眉之急。

  然后毫不停顿地从另一条路口跑出来,拦了一辆的士,就直接赶往土桥镇医院。

  医院已经做了应急处理。两老年纪大了,而且呛了许多浓烟,现在还在昏迷中。

  梓箐连忙签了字,交了两千多押金。

  一再嘱咐医生该怎么治就怎么治,她现在即将就是x的文科状元,到时政府和学校都会给奖学金。

  他们也就听听,不过想到这件事对于本就贫寒的何家真真的雪上加霜,所以点头应了,开始用他们能有的最好的药治疗。对于烧伤而言,其实就是镇痛和预防感染。

  梓箐去重症监护室外看了两老,被包的像粽子一样。特别是身体,因为穿的是化纤衣料,一旦着火便贴在肉上烧。

  这两天是关键,要尽量减少与外界接触,预防细菌感染等等,所以只能在外面看看。

  姑姑和叔婶轮流照顾何家二老和何军。

  这场火灾是人为的,还是那一户“精神病”干的。

  村上有人亲验看到那个“精神病”抱了苞谷杆然后点火。

  这次派出所倒是把那个精神病控制起来了,可,可是因为他是精神病,恐怕要不了几天就又会被放出来。

  又是那一家精神病!

  他们抹着眼泪对梓箐说道:“娃啊,你可一定要争口气啊,考大学,变成一只金飞出这个山旮旯,再也不要受那些人的欺凌了”

  梓箐心中酸酸的,只重重点头。这份质朴的亲情关爱她梓箐记下了,以后定会厚报之!

  梓箐承载着亲人们的殷殷期望,第二天就返回学校。

  至于那起混混在巷道里集体莫名死亡案,正在整个县城里吵的沸沸扬扬,没有人会把这些混混的死与一个学霸联系在一起。

  除了姚静几人。

  可是她们也没有任何证据,而且她们自己就是始作俑者,于是尽管心中怀疑和惶恐,仍旧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