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04章 绝路(欧阳憧铭和氏璧+3)
  第2104章绝路欧阳憧铭和氏璧3

  敞开花衬衫的男子“啪”地丢了一沓红票子在桌子上,喊道:“输了就陪我们哥几个玩一晚上,赢了,这些钱就是赏你的。 ”

  梓箐瞥了眼桌子上的钱,小一沓,于是笑道:“这位大哥真是豪爽,先行谢过大哥的赏赐,那就一言为定了!”

  抛开梓箐本身目光如炬,记忆力超凡,只要她看过一遍扑克的顺序,不管别人怎么洗牌,也能记住。更遑论还有一个宇宙魔方在给她推衍呢。

  梓箐一直都没走这道,正是因为偏财易得,可一旦陷进去,就很难抽身。可是现在,她已经没得选择。

  毫无悬念,那男子抽起扑克,啪地丢在桌上,众人哦了一声,果真是红心6。

  梓箐笑着道:“承蒙各位大哥抬爱,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伸手准备把钱收起来,却被一只大手按住。

  传来粗糙和隐隐暴戾的气息。

  “慢着,要不要再赌一局,赢了,这些归你,输了”喷着酒气的声音传来。

  梓箐手微微一抖,便挣掉对方的手,抓了钱收回来,坦然应道:“这位大哥莫非忘了刚才的约定,所谓愿赌服输,我一个小女子都豁的出去,莫非你还想反悔不成。这钱现在本来就是我的了。凭什么当成你的赌注?”

  梓箐的依仗便是自己的阅历和技能,让她言行间拥有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度。

  刀疤脸脸上的刀疤抽了抽,被一个小女娃当众拂了面子,关键还发作不得。

  转念一想,若这小女娃真有这般本事,岂不是白白捡了一棵摇钱树?

  于是作豪爽状,叫道:“好,再来,若是你能猜准,这些,爷就赏给你。可是你要是输了又待如何”

  梓箐微微扬了扬下巴,接着对方的话说道:“若是我输了,还是刚才的话,随你们玩儿。”

  口气干脆利索,神情平淡,不骄不躁不卑不亢。

  “够味,来”刀疤脸豪气地说道,朝后抬了手,一个夹克小弟连忙递上一幅全新扑克。

  在手中刀了刀,一把推开桌子上的东西,杯子瓶子碟子哗啦啦掉落一地。

  如此动静立马惊动酒吧领班,见是这些人,一边道歉一边让侍应生默默将地方清理干净。

  旁边一个小弟抽出几张红票子塞给领班,随意的轻声说道:“等会把这些都结账上。”

  领班连忙笑着低声应诺,带着两个侍应生熟练收拾完毕,悄声退下。

  而刀疤则丝毫不理会周围动静,粗糙的大手按着扑克,在桌子上呈扇形抹开,而后随意从中抽了一张,眼睛紧盯着梓箐:“这张是什么?”

  梓箐嘴角扬起一抹淡然的笑意,从一侧依次揭开:“红心3,方片j,方片7”将桌子上所有说完。

  周围的吵杂早已安静下来,众人眼睛就随着她每一次翻牌和嘴里清晰的吐音而移动。

  直到梓箐最后指着刀疤脸手上那一张,说出“黑桃”时,周围顿时爆发出嗡的声音和热烈的呼哨鼓掌声。

  梓箐理所当然抓起桌上的钱,施施然离开。

  走到门外,两个青年拦住梓箐去路,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喂,妹子有两把刷子嘛,竟然连麻哥的钱都敢拿,澳门赌博网站:叫什么名字啊?看你样子还在读书吧?”

  一边说着一边欺身上来,伸手就要朝梓箐脸上摸。

  根据他们的i性,下一刻就会动手动脚然后往巷道里拖了。

  梓箐是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惹到她底线了,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主。

  特别是这种非但没给社会创造丝毫财富,还处处搞破坏的人而言,那是毫不手软的。

  两根银针唰地从袖口中抽出,正要动作,却听到身后传来沉重有力的脚步声,心中一动,连忙停住。

  紧接着传来一个有些娘的男声:“你们杵在这里干什么?这位小妹可是麻哥的客人,还不快请到车上去!”

  两人连忙像软脚虾一样弓腰叠声的应诺。

  梓箐心中一突,“请”到车上?敢情是看着自己那一手,想要绑架为他们所用吧?

  趁着两人闪身的间歇,直接抬脚开溜。

  这条街每天晚上都是灯红酒绿,夜灯朦胧下到处可见站街女和各色人寻找刺激的人,跑出几步折进幽暗巷道。

  身后传来那几个混混的呼喊叫嚷“我知道你长什么样”之类的话。

  梓箐丝毫不屑,数了数包里的钱,竟有一万多!

  连夜就存回老家,打电话给父母,便说这是奖学金以及她这两年勤工俭学存的钱,让两老尽量给大哥用最好的药治疗,买最好的补品之类。

  好不容易安抚好两老,梓箐躺到出租屋的床上,想着今后的打算。

  有句话说得好,“黑”钱不是那么好拿的。不管怎样,先把眼前难关应付过去再说。

  梓箐想那一万多应该能应付一些时间,等自己把高考过了再去找钱以及处理后续。

  接下来时间,梓箐全力备考,将原主所有学习的书籍全部看了一遍,查无遗漏。而且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摸底”,她的成绩已经好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也备受老师的“关爱”“关注”。

  梓箐成了妥妥的大红人,姚静几人不敢对她搞事情,表面上不敢,而私底下,坑已挖好,就等着梓箐往里跳了她们搞不定她,难道几个男人还干不翻她么!

  越是临近考试,梓箐反而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人算不如天算,就在距离高考只剩一个星期时,梓箐突然接到土桥镇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家中发生火灾,两老重度烧伤,正在医院里抢救,让至亲的亲人立马去签字。

  梓箐感觉自己眼皮突突地跳,身体也不由自主地轻颤。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能让她好好的把高考考了,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圆了原主的大学梦呢?!

  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这些事情!直接冲着她来,去折磨老实可怜的老人干什么!

  这纯粹就是要把她往绝路上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