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100章 “反抗”的结果
  何月对这个世界彻底失望,她深刻明白,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

  所以外表看起来依旧柔弱依旧好欺的她,内心已经被磨砺变得更加刚强和……冷漠。

  然而这一次,同寝室的其她女生再次对她进行近乎残酷的羞辱责打和辱骂后,她终于把积攒了几个月的靠发传单的钱,去外面租了一间房子,打算最后冲刺两个月,争取考上大学。

  可是她那点钱,要应付房租,学校不时收的各种名目的费用,以及自己的生活费,哪里够用。而这时,她又接到父母打电话说家里有些困难,寄了两百块让她节约点花,也不用每个月回去,浪废路费之类。

  何月不疑有他,她明白父母能供她读到高中已经竭尽全力,不再向已经很困窘的父母伸手了。而仅靠发传单已经无法支撑下去,于是她决定去酒吧当侍应生。

  作为一个高三学生,她当然明白那些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当侍应生意味着什么。可是在吃饭和生存面前,那些冠冕堂皇的高尚理由都不适用。

  何月也正是在那里认识了他,并开启了她人生真正的大转折。

  ……万千思绪不过转念间,梓箐知道这一顿羞辱若是任由这五个女孩子继续下去,会持续两三个小时。轮流扇耳光,抓头发,踢打,辱骂。

  梓箐感觉一股邪火腾地升起,她并没有压抑这样即将在爆发边缘的情绪,而是直接用身体行动将其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出来。

  她没有像原主那样面对责打辱骂只蜷缩身体,尽可能去保护根本就什么都护不了的身体。而是直接伸手抓住不知道是谁打在她脸上的手,抓住就不管不顾往嘴里一塞,狠狠咬了下去。

  梓箐下了死命的咬,顿时,嘴里便传来一股腥咸的味道,以及一声刺耳的惨叫在耳边响起。

  “啊——”

  那女生猛地抽回手,将手腕上的肉硬生生撕裂下来,顿时鲜血淋漓,洒的被子,床上,地面到处都是。

  刚才还无比嚣张的一众女生顿时有些懵,旋即变得更加愤怒和凶狠起来。

  此时,梓箐早已趁着间隙从床上翻身爬了起来。

  因为灵魂才刚刚进入原主的身体,武术技能还没有与身体完全融合,除了她本体的超前意识,其实身体还是原主的身体。

  所以,若是直接拉开架势的话,以她的体力根本干不过这几个女生,于是直接扑向最近的一个,曲起指关节就朝对方太阳穴猛击。

  背后传来一脚猛踹,梓箐不由自主超前扑去,顺势往前一滚,随手抓起旁边的凳子不管不顾地朝后砸去……

  一通乱战,寝室里顿时一片狼藉。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寡不敌众,梓箐虽不至于像原主记忆中那般被完全压住的凌虐,但是也没讨到半点好处,身上挂了彩。

  而那几个女生也没原剧情中那么“光鲜”,除了被梓箐要了手腕那个女生要“惨”一点,另外四个也很狼狈。

  梓箐看着气急败坏冲进来的班主任吕老师,以及对方看向自己时毫不掩饰的厌恶和不耐,心底顿时一片凉意。对方很可能为了维护姚静几人而把她推出去当炮灰。

  不,原主那么痛苦艰难都挺过来了,就是不想放弃学业,就是想要读书。她不能让这个吕老师灭杀了原主读书的希望!

  刚才那几个女生进来的时候没有把门关上,因为以她们以往凌虐原主的经验,原主是根本不敢反抗,更不要说还拿板凳砸她们。她们让原主脱掉衣服跪在地上,不管怎么打骂,即便外面有其他寝室女生看到,她们或是不想多管闲事,或是不敢得罪这几个女生,或是已经司空见惯,反倒给她们枯燥的校园生活带去一点点刺激。总之,以前她们是绝对不敢惊动宿管更不敢报告老师的。

  可是这次不一样,这一次的确是梓箐的反抗,因为寝室里闹的动静太大,又是桌椅板凳摔倒的声音,又是一片叫骂和惨叫声,所以,她们觉得这阵势闹的有点大,于是就报告了宿管,宿管找来班主任。

  梓箐也是很后悔,若是自己早一点进入这个剧情世界,她肯定会把门关上……

  吕老师面若冰霜,地喝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何月,你就不能消停一下吗?因为你,我们班已经被学校列为重点关注对象了,你还要丢人丢到何时?”

  梓箐被吕老师这一通没来由的训斥惊了一下,兀地抬头看向这个三十左右的女老师,干瘦的身体,蕾si吊带裙加透明黑丝袜,双腿叉着杵在寝室门口,大概是太瘦了,显得两条腿更弯了,活脱脱一个蜷腿的圆规。

  吕老师见梓箐用一幅更冷漠的神情看向她,眉头皱的更紧,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不耐,偏头看向一旁的姚静,“姚静,你是室长,你来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姚静,便是这个寝室的老大,也是她带头欺负原主的。听说她是个官n代,很有背景,若不是因为她的成绩和操行实在连作弊都无法掩饰过去,也不会到这样一所三流高中混日子。

  姚静眼角余光轻蔑地从梓箐身上扫过,对吕老师说道:“今天也不知道何月又发了什么疯,当我们回到寝室,就看到她在撕扯我们的东西,一边摔一边骂,我们上前劝阻,还被她打骂一通。吕老师您看,梁可的手就是被她咬伤的,还有她们身上也被打伤了……”

  吕老师气踹如牛,胸口剧烈起伏,恶狠狠瞪着梓箐,“何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当初若不是看在你父母可怜兮兮的跪在校长面前,你以为学校会收你这么一个困难户?这是高中,又不是九年义务教育,没钱就别来读书。人都说知道穷就要努力,而你倒好,竟然三番五次破坏班级集体荣誉,这一次竟然还做出伤害同学的恶劣事情,你给我好好检讨,损坏公物费,还有医药费,叫你爸妈准备好钱到学校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