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99章 剧情:被炮灰的“大嫂”
  梓箐应道:“谢谢主神大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她还是习惯称呼鸿为主神。

  没想到这些“道不同”的人在剧情世界里干不过自己,就直接从主神社区搞事!

  看来果真是不管什么地方,只有自身变得强大更强大才能为自己争取到生存的权利!

  就像国与国之间,对于强国只会“依附”“崇拜”“学习”,面对小国弱国才会一幅老大哥的样子,想侵占你的自愿,随便编一个啥借口就敢派兵。

  梓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此说来,难道那几次在背后整自己的人就是这个叫做“胥”的大天位主神做下的?

  自己灵魂被混沌漩涡绞碎那一次,难道就是鸿的主神空间里的大能玩家与胥勾结做下的?

  可是那个时候自己还只是一个玩家而已,他又是怎么知道如此微渺的自己的?

  思绪转动,不得其解。

  只听鸿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你现在还是先着重自身的发展,一切有我和九哥顶着。”

  梓箐轻轻“嗯”了一声,这个情,她领了。

  没办法,实力摆在那,他们背后用计谋对付不成便直接正面施压。去的话,若是使了绊子,某系自己等级和实力无法企及的高度,就像大鱼吃小鱼,恐怕自己的主神世界也会被对方直接囫囵吞了。

  所以现在还是先藏敛,低调。正如鸿说的一样,认真发展自己的实力就好。

  就像这几次的任务,让她自身的属性值和主神空间的实力都提升了不少。

  鸿提议:“现在中立位面里的剧情世界大多都有他们的势力渗透,此番又是主神联盟整合的关键时候,你最好还是在独立主神世界中选取任务比较好。也顺便梳理一下自己下辖的剧情世界有和隐患,尽早将其肃清。”

  不要像自己那样,等到沉疴痈积时才想着要肃清,那时便晚了。若不是有九离以及梓箐独立出来带来的巨大能量和荣誉,恐怕他的主神世界早已崩溃,成为那些早就虎视眈眈的主神们的补品了。

  其实一个主神空间,不仅本体的玩家可以做任务,别的主神空间的玩家也可以来做任务。他们有时会故意持与本体主神空间相悖的信念,在剧情世界里恣意行事,还反说凭什么你的观点才是正确她的就错了。

  所以对于这些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的世界我做主,实力见真章呗。

  鸿对此有切身体会,先前便是觉得自己应该有包容之心,毕竟是有容乃大嘛。可是后来发现并不是那样,没有统一的信念原则指引,世界变得混乱。而其他主神便虎视眈眈……所以,还是要有坚定的信念才行。

  梓箐感应到鸿语气里的沧桑和感慨,应道:“嗯,我会的。”

  梓箐见自己一千多个剧情世界中有几个呈现橙红色的,表明里面的法则已经很混乱,虽一时不至于崩溃,但正如鸿所说,留着任其发展,迟早是个隐患。

  从里面挑选了一个任务:被炮灰的“大嫂”

  剧情介绍:何月怨气滔天,誓要报复背叛她出卖她的…丈夫。

  任务要求:让原主获得财富,声望,地位。

  委托者心愿:要让他和那个贱人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因为委托者的思想已经完全被仇恨占据,意志濒临泯灭。如果完全丧失意识,就会变作一团纯粹的怨气,让本就呈现橙红色的剧情世界情况加剧。

  也因此,并没有更多的原主记忆和剧情信息介绍。

  一切只有等进入剧情世界中,收集到更多信息后,让方帮忙推衍。

  即便是自己的主神空间,梓箐仍旧做了一番准备,将原本消耗一空的农场空间里的物资全部补充。比如符箓,法宝,武器等等。

  进入任务。

  梓箐的意识稍稍掌控原主的身体,顿时感觉到强烈的法则束缚。

  说明这是一个初级剧情世界,所以根据世界法则,也会相应将玩家的权限限定在法则之内。包括主神自己进入自己的世界中也是一样。

  梓箐连忙查看自己的属性值,发现除了技能那一项还在,其余的空间啊,仙术等等全部变成灰色。

  所以她在这里既不能利用空间,也不能修炼仙术…除了她本身的强大记忆宝库和技能,她和原主并没有什么区别。

  大概是先前做的任务都是“金手指”全开,所以突然一下将那些金手指剥夺了,梓箐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稍稍整理了原主的身体信息。

  竟然原主现在还是一个高中生!

  搜索了一下距离时间最近的原主记忆,发现那些课程与自己以前经历过的读书生涯很是相似,数理化、史地生等等。

  即便抛开梓箐以前也接触过类似的知识信息,现在重新来过一次。她粗微估算了一下,凭借自己比以前记忆力更强大,脑域更广阔,不超出一个月时间,她就能将整个高中的课程的所有书籍完全录入自己的识海,做到倒背如流的程度!

  想不当学霸都难。

  所以,学习成绩根本就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

  梓箐只是有些疑惑,为什么剧情君会将她传送到这个时间节点。

  很快,她就知道为什么了。

  就在这时,寝室门被“嘭”地一声,粗暴地撞开,冲进来五六个女生。

  穿着很女性化的衣裳,脸上画着浓妆,身上喷着刺鼻的香水味。

  她们一冲进来,就叫叫嚷嚷的,“何月,何月这个贱人呢?”“这个乡巴佬还在睡觉,把她弄起来”

  一个直接伸手抓开梓箐的被子,另一个就按到梓箐脑袋地方,很顺手地抓着梓箐的头发,另一只手就劈头盖脸地扇来……

  梓箐刚刚接收了原主这次被凌辱的记忆:原主住在六人宿舍,因为她性格内向恬静,虽然只是一个三流高中,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考大学的梦想,所以学习十分刻苦,并不与其她几个女生同流合污。如此,便成了寝室里的异类,被孤立被排斥,好在她外表柔弱,内心十分刚强。

  何月不是没向学校和老师求助,表达自己想换寝室的意愿,结果第二天换来却是同寝室几个女生将她堵在厕所扇耳光,拳打脚踢,持续了半天的凌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