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87章 自取其辱的马前卒
  梓箐先前便从方的推衍中得知,一千多年前的那场人和妖的大劫便是丽娘和她的母亲引起的。

  别的小妖和普通人类通通惨死,被“天道”大笔一挥——命该如此。

  而她自己却被“罚”静修千年!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没想到此番她竟还想挑拨起一场浩劫,果真是有应了那句,“祸乱苍生”的根!

  梓箐说道:“的确如此,如果没有‘顺应天意’这几个字,料想其他精怪也不敢如此大规模作乱。”

  眼中闪过一丝狠厉,问:“你知道丽娘现在在何处?能推算出那些精怪鬼魅在何处聚集发动的吗?”

  既然知道即将会有大劫到来,梓箐是断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治下民众饱受屠戮。那就先下手为强!

  方说道:“她们的行踪都被一个大能者遮蔽了,无法查探。不过他们会对民众鼓吹,这是因为你违逆天道,逆天而行,触犯天条,对你的惩罚,所以才会所有信仰你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自己治下的百姓比那所谓的皇权正统下的人活的好上百倍,竟然说是逆天而行?!

  真正违逆天下民生民愿的是那“天道”!

  梓箐气的噌地站起,这狗屁的天道,去tm的“惩罚”“拨乱反正”。

  正要飞身出去挨个的的群山中搜寻鬼魅精怪,将大劫扼杀在摇篮中。

  却听到素晴在门外询问:“禀掌事,有一位姓胡的女施主求见。”

  胡…丽娘?!

  梓箐脑海中第一个闪出的念头便是那一抹被黄符打散变成红雾消散的女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拳头捏的咕咕响,没想到这厮竟然还敢找上门来,真是找死!

  丽娘袅袅挪步,走出男人们最“爱”的一步三摇的弱柳扶风之资,面对梓箐满脸毫不掩饰的愤怒和杀意充满轻蔑和不屑。

  自顾地在一张圆凳上坐下,端起茶杯故作优雅地呷了一口,“唔,真是好茶,没想到已经皈依清修之门的蔡氏竟还懂得如此享受之道。”

  梓箐眼睛微眯,她这人最讨厌就是被人要挟了,自恃有点屏障便到别人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最可恶。

  丽娘说道:“你别拿那么一幅凶神恶煞的眼神看着我嘛,我好怕怕哦。”她故意拍拍高耸的胸脯,娇喘唉唉的样子。

  “你看你,真是毫无情趣可言,怪不得王郎会厌弃你呢。若不是念在你娘家还能为他平登先锋职衔,早就把你给休了。”

  丽娘坐在凳子上也不安分,屁股就像长了痔疮一样总要不停妞来扭曲,不时撩撩头发,用绢帕擦擦脸颊上并不存在的汗水,“你应该已经知道,王郎向你拿天灵宝灯的目的就是要帮我蜕变成|人吧?哎,我以为你还嫉恨王郎喜欢上我,会借机方难王郎呢,看来你还挺识趣的。你知道吗?王郎跟我说了,等这次战争结束,待他凯旋之时便会正式迎娶我为将军夫人,还要为我求的一品诰命夫人的封赐。”

  “哎,其实这一切本来就应该是姐姐的。如果当初姐姐不是发生了那档子事,以后获得诰命夫人封号的就是姐姐了。”话语是叹息,却掩嘴嗤嗤地笑。

  “哦对了,听说那次姐姐是被四个粗壮男子轮番干了半天时间呢,都幸福的晕过去了。哦呸呸,瞧我这张嘴,我差点忘了你们这些名门闺秀最注重的就是礼义廉耻,忠贞节操的,即便被干的很爽也会装作很痛苦的样子的。只是姐姐那般贞洁的人,被那么多又脏又粗陋的野男人弄了,怎么不去自杀呢,这样别人就不会说你是****cang妇了。若是寻常女子,早就寻死觅活的了。亏得姐姐心就是大啊,现在竟像是没事儿人一样……”

  真真是句句刁钻,字字恶毒。

  亏得她还修炼了几千年,没有岁月积淀的气度,倒是将本性中的悭吝刻薄修炼的很到家。

  梓箐怜悯地看着这个已然完全变成了人的“狐狸精”,由衷的觉得悲哀。

  其实当这个女人站在自己面前时,方就已经把对方的前世今生的剧情完完全全地映射到她的识海中,自然也包括她通过天灵宝灯蜕变的那一幕。

  梓箐无法理解的是,明明男人看中的就是她的妖娆身体和一身神通变幻,而当她这一切都不具有足够吸引力时,分分钟就将她抛弃,她究竟是凭什么还有资格到另一个女人面前,一幅洋洋自得的样子?

  明明就是她背后设计陷害,又是凭什么这样理直气壮地赤果果地揭别人伤疤,还在伤口上抹盐?

  明明她自己也是一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用心歹毒地对待另一个女人?

  好吧,就算丽娘她现在并不知晓梓箐其实早已对她所有一切了如指掌;就算是那个王治升是真的爱上了她,真的把她当作自己生命一样的爱,可是那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非要到另一个女人面前显摆,特别是梓箐现在的身份还是王治升的……前妻。

  难道在她眼中,女人的价值和骄傲仅仅是因为男人的疼爱才能彰显的?因为男人喜欢上了她而抛弃另一个女人就能证明她多么有本事吗?

  有道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是她们却偏偏借男人的“宠爱”,在另一个女人面前洋洋自得,彰显自己多么了不起。

  真是可笑之极。

  梓箐觉得这样的女人不让“事实”狠狠扇她两耳光,心中就堵得慌。

  意念一过,将识海中方传给她的影像,录入记忆水晶中。

  手腕一翻,一颗拳头大的水晶球落在手中。

  梓箐冷笑,“丽娘,我会看着你哀哀凄凉而死。你自以为那些曾经被你勾引的,抛妻弃子的男人,他们真的是心甘情愿地爱上了你吗?其实你比所有人都更清楚,他们喜欢的只是你的身体而已。就像是一个漂亮的恭桶,更让他们有发泄的*而已。亏得你自以为成为别人喜欢的恭桶而洋洋自得,真是可悲。”

  “你……你一个下堂妇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丽娘咬牙切齿,那般的妖娆妩媚荡然无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