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84章 绝情
  能量罩上的火龙熄灭,王治升看到阵中赤果果的曼妙的人儿,立马奔上前去,脱下自己的罩衫给丽娘披在身上。

  眼中燃烧着希冀的光芒,急切的道:“丽娘,你你终于变成人了,真是太好了”

  丽娘想到自己现在的实力,也就是一个普通小妖的法力,根本无法辅佐对方成就一番霸业。甚至还不如以前的作用大,有些心虚地避开对方热切的目光,低了低头:“王郎,我”

  “来先把衣服穿上,一切容后再说。”

  易天师扫了眼阵图中的两人,眉头微蹙,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身为一代国师,虽然道术没有师弟的精妙,可是仍旧感应到丽娘身上极其微弱的法力这哪里是修炼几千年的狐妖啊?顶多也就是一个成精的小狐妖,懂得一点魅惑和障眼法,落在意志力坚定的人眼里,就这点手段也分分钟露馅。而且现在完全是人的形体,也没有幻化之术

  易天师连忙挥手收回悬浮在空中的天灵宝灯,纳入乾坤袖袋中放好。

  有了天灵宝灯在手,自己就可以掌控精怪一族,让他们为自己命是从。

  想来哪一个精怪不想让自己成为正统,位列仙班?!

  而这天灵宝灯,便是它们进阶正统最有效最快捷的方法!

  至于灯芯的问题以他的法力,难道还“说服”不了几个凡夫俗子心甘情愿为“大道”献身吗?!

  而且为普通妖怪的蜕变也不一定需要多么“至真至纯至善至美”的魂魄,过得去就行

  易天师走上前,将丽娘上下打量一通,眉峰微蹙,说道:“丽娘,你的法力消失了?还有,你身上为什么没有德行念力加持?”

  丽娘身体禁不住一颤,她很想将这件事隐瞒下来,等王治升娶自己为妻后再说不迟。到时自己有了对方转世战神光环的荫蔽,或许能再获得一些神通也说不一定。

  没想到易天师竟是一语道破,让她心中不由得有些怨怒。可是对方是堂堂国师,有紫金皇气罩着,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小妖的法力,对方挥挥手指头就能灭了自己。所以只能强压下心中怨忿,神情紧张,用可怜哀怨的眼神望着王治升。

  后者则是蓦地偏头看向易天师,急切追问:“国师所言何意?”

  易天师对王治升道:“我的意思是说,她现在的确变成了人,可是也仅仅变成了人而已。”

  自己都看得出这次法事很成功,丽娘的确变成了人,可可是他真正想知道的是更重要的事情,“你刚才说她法力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

  易天师点点头,“是的,而且以后随着时间推移,她身上那点点道行也要慢慢消褪成为一个真正的普通人。生老病死,堕入轮回之中”

  “普通人?那”王治升身体一震,焦急地问:“怎会这样?不,我的意思是,你先前不是也说天道如此,她就是我命中注定的有缘人吗?”

  易天师习惯性地捋了捋自己的下颚上几根白须,神情凝重,说了句很深沉的话:“天意难测啊”

  “那可有破解之法?”王治升眼中燃着最后的希冀,紧紧追问。

  “破解之法在你。”易天师捋了捋自己的飘飘白须,沉吟道:“你有神光避体,若是娶她为妻,便会得到你的荫蔽,身上法力便不会消散,待他日你建的功业,再为其求来诰命夫人的封赐,或许能随你直接登入仙籍也不是不可能的。”

  “王郎”

  王治升沉默了,没有搭易天师的话,也没有理会丽娘此刻无限期盼的眼神。良久,说道:“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小先锋,兵临城下,万民被困而不得解,国家大义未成,怎能谈自己儿女私事?这件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想他堂堂天神下凡,却没想到一时不慎竟被一个狐狸精迷惑了,这若是传到别的神仙耳朵里,指不定又要成为一则笑话。本来想着对方对自己还有点用,若是以后能成为一段佳话,还算不错。只可惜早知如此,当初真该把蔡芸娘留在身边呢。此时,他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道观中那一抹清冷绝美的容颜,比之天上的仙女也不遑多让。

  丽娘眼中希冀渐渐黯淡下去。

  果真,他看中的就是自己的法术道行,是因为自己能帮到他所以他才会那般紧张在乎自己。

  她无比心痛地伸手缠着王治升的胳膊,“王郎,我我现在还是可以帮你的,我”

  王治升静静看了眼丽娘,轻轻抹开对方的手,“不用了,你做的已经够多了,我王某感激不尽。你不是心心念念想要变成人吗?现在我已经帮你完成心愿。你为全城人挡了一劫,而我也帮你度过这一劫。从此你便可以纵情人世间,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我还有我的家国重任,恕不能与你作陪天涯路,告辞!”说完便跨马扬鞭绝尘而去。

  丽娘看着对方绝尘而去,就好像心中所有的依托瞬间落空,身体像是没有任何支撑的破布瘫倒在地。抚着空落落的胸口痛哭不已。

  至始至终易天师都只做壁上观,不咸不淡地说了句:“王将军实乃大义之人啊,家国天下,先有国才有家。”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捋着自己的几根胡须,整天捻着捻着也没捋下来几根,一幅早在意料中的样子。

  丽娘哭嚎捶胸顿足哭嚎一阵,感应到旁边还有人。心中郁闷不已,去的家国天下,他明明就是嫌弃自己现在帮不了他了,他明明就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却硬要说成是为了国家大义舍弃儿女情长的大丈夫!

  可是,可是自己汲汲营营所为的不就是想成为他的妻子吗?世上男子千千万,为什么自己偏偏“爱”上他?不就是因为他是战神转世?不就是想获得他光环的荫蔽吗?

  她的“痴情”可以骗过天下人,可是却骗不过在场的人,也骗不过她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