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72章 契机(happyhecatd和氏璧)
  鸿茂公神情有些尴尬,对方精神力之强大,意志力之坚毅,实乃平生所罕见。他不由得为一开始在丽娘面前夸下海口而有些懊悔。

  不过他此时更气恼的是,这个被几个最脏污的痞子糟蹋了身体的女人,他竟然从她身上找不到丝毫“残驱”该有的悲哀、颓废以及绝望之色。

  难道她不应该整日以泪洗面、自怨自艾,澳门赌博网站:或者寻死觅活以证明自己并非和那些痞子通j的****女人吗?

  当然,以前他也不是没见过那些通j,或者被强j后的女人还恬不知耻地活着的,尽管活着,也无不是自惭形秽且羞于见人的。

  却从没见过还能活的如此理直气壮且底气十足的女人。心中不由得啐了一口:真是恬不知耻!又连忙收回自己正义凌然的思绪,好歹自己也是德行高深的道长,对待万事万物一视同仁,即便是一只鸡,也应该很公平地看待它们……这才是一个修道至深该领悟到的天道啊……

  鸿茂公听了梓箐的话,伸手摸了摸他如同一团杂草样的大胡子,干笑两声,“哈哈,掌事真是风趣,风趣。”

  梓箐却丝毫不买对方的帐,“敢情道长莅临蔽观是想看我的风趣的,如此,贫道还有很多琐碎需要处理,恕不能陪道长在这里风趣了。”说完,抬步就走。

  鸿茂公脸上尴尬陡然一滞,眼中闪过怨怒的杀意,一步挡在梓箐面前,“且慢——”

  他这两个字还没说完,神情顿时大惊,却见自己手臂前空空如也,而对方竟然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施展身法离开。抬头看去,正好看到那个略微单薄的身影正悠悠然地踱步离去。

  他心中气闷,一方面震惊对方竟然如此深藏不漏,另一方面则气愤,以对方刚才能轻而易举的不着痕迹地从自己面前施展身法离开,按理说以自己抬头看去的时间,她完全能遁出自己的视线范围。

  而这个女人却偏偏还装作一副慢吞吞的样子在那里走着,明显就是在奚落,挑衅自己!

  隐隐的愠怒让鸿茂公气势一震,背过双手,看向梓箐方向,声音浑厚而洪亮:“没想到这小道观中竟是藏龙卧虎,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我这次前来究竟所为何事吗?不过是凭意念而生的一块顽石,意念消散便身死魂消,即便你修炼到如此程度,也难逃天道恢恢。我此番前来,便是见你修炼不易,送你一段福缘的,没想到你竟是如此对待自己的恩人,索性作罢……”

  他说话时挺胸昂首背手,一幅“义薄云天,正义爆棚”“我代表天道来恩赐你福缘,你却如此不上道”的样子。

  就等着梓箐转过身来,巴巴的询问她的前世今生,然后自己就可以胡诌…哦错,是把天道伦常搬出来,再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他打的一把如意算盘,如果梓箐不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玩家,并且早就在宇宙魔方下了解了原主的前世今生,恐怕这一次她还真抑制不住好奇心而上套呢。

  但是这里没有如果,梓箐的身影没有丝毫停顿迟疑地消失在他视线中。

  鸿茂公愤愤然,拂袖离去。

  三天后,蔡家派人来接梓箐回去。

  一方面是因为她大兴土木,在这鸟不拉屎的深山中修建如此宏伟的道观干什么?

  二是要诘问修道观需要的上万银两是哪里来的?蔡家主要是重声望,实际上家境只能算是普通富户,而且家中开销庞大,分到每个子女手中都是非常有限。即便蔡芸娘将所有银钱都积攒起来也不可能凑这么大一笔数额。

  至于三么……才是他们将梓箐叫回去的真正目的。

  梓箐已经猜到一二,可有道是“父母呼应勿缓”,她不得不回去给蔡家二老做个交代,同时也让他们真正认识到自己现在是真正独立且有能力的人。

  当然,根本原因还是她怕那个鸿茂公在原主父母面前挑拨是非,更怕他把原主在王家的真是情况说出来,让二老再添烦忧。

  这次回蔡家正好是个契机。

  是时候给自己新的能力和身份做一个公开和定位,是时候给原主父母一个交代,也是时候把原主和姓鸿之间的恩怨好好清算清算!

  于是梓箐将道观中的事情做了安排,她本想从农场中拿一个傀儡出来的,想来这里到处都有道士,被堪破傀儡没有魂魄,再给自己栽赃个啥罪名就大大不妙了。

  修建之事不能耽搁,因为一旦搁置下来,建成将会遥遥无期。

  梓箐将几个工头叫来,做一番交待。

  她首先把所需的款项全部兑现,将自己的本份做到。这样才有资格让他们守信。

  说: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务必按质按量按期完成工程。

  这些人一下子看到这么多银钱到手,激动,贪婪,以及油然而生的各种欲念都被激发了出来。

  梓箐在他们身上都落了跟踪符,不担心他们卷了钱就跑。自己的诚信和仁慈并不是为了成全别人的贪婪。

  而后又叫来跟她一起到道观的奶娘和两个粗使丫鬟,说道:“这次回去,你们可以选择留在蔡家亦或是继续跟着我。留在蔡家,我会尽量按照你们的意愿给你们许配个好人家,若是跟着我,那么这一生恐怕都要过着青灯古佛的生活,而且我这人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若是敢做出啥不合乎自己身份的事情来,休怪我不留情面。”

  梓箐把所有事情,其中利弊都一一交代清楚。

  之所以当粗使丫鬟,其实都因为长的比较粗陋或者言语举止笨拙不灵便,才只分配去做一些又脏又累的杂事。但凡容貌过得去,有些眼力界的都被主子要了去当高一等的丫鬟。

  所以给梓箐派来的这两个粗使丫鬟长的大手大脚,皮肤粗糙幽黑,小眼大嘴,而且行事说话都木讷的很,的确不怎么符合当下的审美观,自然没有主子愿意将她们留在身边。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两人确定梓箐并非戏耍她们后,都不想留在道观,都择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