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8章 变数在“你”
  蔡家二老也很是无奈,人言可畏啊,所有人都说蔡家家中这些变故都是芸娘带回来的晦气,几乎所有人都指向芸娘,渐渐的,他们在帮梓箐平定那些谣言时都带着疲惫。

  梓箐本意只是要给奶娘一个安身之所,给原主父母一个交代,这些压力对她而言毫无杀伤力。

  可是她不能只为自己,还必须为蔡家二老为蔡家声誉考虑,现在她所有的安慰都不及一个行动更有效。或是死,或是爬回王家。

  死?她一直都在与这个字做斗争,若是妥协,就不可能走到现在。

  茕茕孑立又怎样,流言蜚语又如何,她可不会为了那些“吃瓜”人的飞短流长,用自杀去成全他们那些高贵的道德休养。

  王家更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她相信王治升以他“神仙”命运做出的承诺肯定有效,但是她不想再去承受那些“报恩”了。而且,她也不想跟一个狐狸精去争“正妻”之位。没意思。

  只剩下一条路——出家。

  一个月后,梓箐高调宣布自己要出家修行,再不问红尘俗世。虽然这并没有满足人们的崇高道德要求,但总归是对于蔡家的舆论减轻了些。

  蔡家在雾灵山供奉了一个小道观,梓箐前去那里清修。她没有带一个侍女。

  大家都知道道观清苦,而且梓箐名声不好,一旦进去了恐怕再无出头之日。难道一辈子就与青灯古佛为伴?唯一愿意跟着梓箐的奶娘,梓箐也不忍心让她去受苦。

  以后的旅程注定风云跌宕,奶娘年事已高,已经不适合跟着她奔波。而在蔡家,父母定会以礼相待奉其终老。

  梓箐以前做任务也经历过几番在道观里的生活,所以并不陌生。

  说是道观其实就是两进三间普通的泥坯茅草屋,只有三个姑子守着。

  因为地处偏僻,这里又不是名山大川,更没有仙神显灵,所以除了蔡家每年给一定供奉外,鲜少有外来朝拜者,更遑论供奉。所以生活甚是清苦,可又要满足自己各种情|欲之念,所以藏污纳垢不在少数。

  梓箐刚到两天,就发现这里也无例外,那中年姑子竟然与附近几户猎户有染,甚至让另外两名姑子也深陷其中,从中赚的好处。

  管事姑子虽然知道梓箐是蔡家二小姐,可是被发配到这里的就是被家族抛弃的弃子,而且又是成了亲被夫家赶回来的,便吃准梓箐以后再难出头。

  将梓箐的平淡和沉静理解为是对生活的放弃和妥协,于是便带着两个姑子,端着手,鼻孔朝天,对梓箐“晓以利弊”,一幅要将她降住的势头。

  梓箐现在手段狠辣而老练,她并没有刚到道观就动手,一方面是熟悉环境,二是也要了解一下这里的人。

  若都是心性纯良敦厚之辈,她不妨送她们一段福缘,至少也会安享一生。可若是……梓箐自然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拿下。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几人就按捺不住了,主动找上门来了。于是梓箐麻溜地将几人全部控制住,然后通知蔡家抓回去好生处置。无数次经验教训告诉她,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她可不会把自己宝贵时间用来跟这些人耗来耗去。

  至于那些跟这几个姑子有染的野男人,姘头都被整治了,他们又岂有置身事外的道理?若是直接告发官府,现在人证物证已经很难找到,而且毕竟是在蔡家供奉的道观出了这档子事,说出来丢的还是蔡家的脸。梓箐索性借野兽之手,直接将这些人该“切”的“切”该杀的杀,来个现世报。

  蔡家二老看在梓箐终究是自己女儿的份上,道观生活清苦,又在深山,现在更是连个照顾生活起居的丫鬟婆子都没有。最后还是把奶娘送来了,并派了两个粗使丫鬟。

  梓箐给三人做了安排和分工,而后开始对整个道观做出大规模的规划和修建。名义上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实则都是用她自己农场中的钱物。

  她既然把这里当作自己真正的驻地,总住在这“陋室”里,整天担心是天晴还是下雨,总不是个办法。

  工程一直持续了半年,落成后,道观一扫先前的落魄陈旧,气势恢宏,已经有了那些大庙宇的气势了。梓箐命名为青杨道观。

  因为她大兴土木,名声很快传了出去。于是有一些附近村民抱着试一试态度到这里来上点香,乞乞福什么的,不料这里的掌事道姑竟是无比灵验。

  此是后话,揭过不表,且说梓箐刚在青杨道观落下脚跟,正大兴土木之时,弟弟蔡昭突然来访。

  梓箐此时已经是一身道袍加身,手持拂尘,神情平静而肃然。喊了一声道号,“施主有何烦恼,不妨说与贫道,或许能分忧一二?”

  蔡昭看着梓箐的样子,一阵唏嘘。没想到才短短四五个月时间,已经是物非人亦非。因为自己投靠了慕公子,后慕公子被抓,他不想牵累家人,此时是连家也不敢回。想到上次姐姐跟自己的话暗含深意,于是想着或许姐姐受过一番劫难后也有了一番机遇,便想过来碰碰运气。

  此番近距离一看,果真感应到对方身上磅礴的浩然气息,比慕公子身上有过而无不及。这哪里是一个出家姑子,而是一个胸怀天下的大能者啊。

  顿时纳头便拜。

  一个人的气度并非天生,而是无数阅历后的沉淀和自身心境升华后的折射,梓箐再藏敛自己的气息,可是这份久经沧海桑田以及心系剧情平衡发展的气度,却是无法藏敛的。

  当然,这也只有在惺惺相惜的眼里才会看到。

  蔡昭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法令虽定在下月末问斩,可是我接到消息,说他们竟等不及,就要在近几日动手。”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梓箐心思通透,略一沉吟便知道对方所言何物,于是应道:“施主意欲何为?”

  “我们原定劫法场,可是现在却只能前往天牢营救。然则里面戒备森严,以我们的人力恐怕……”

  梓箐问道:“那么你找我又是为什么?”

  “是……袁真人卜算,说,变数在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