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7章 我命由我(happyhecatd和氏璧)
  命,命,一切都是命!

  遭难的人就说“命里有此一劫”,受苦的就是“命该如此”,恶人行凶是“命硬”,好人代人受罪也是“命”

  把一切是非不分,黑白颠倒都归结在“命”上。

  去tm的命。

  梓箐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低迷的气息打破了。

  纷繁复杂的思绪都不过在电光火石间传递完毕,只是一颔首低眉的瞬间,梓箐心中便有了定夺。

  当梓箐再次抬起头时,一种平和却浑厚的气息从身上散发出来。

  声音和语气都变得平淡和从容:“前世今生,我们缘尽于此。我会去找府衙公证我自请出府的文书,以后我们山高水长两不相欠。告辞。”

  自己的造化,自己谋。若真按这个世间的前世因后世果的命理论调,自己此时再受了对方啥恩惠,是不是等到来世自己还要帮他挡个啥劫难遭一番罪啊?

  王治升不由得一震,似有所感,可是对方已经转过身离去。

  叹了口气,造化一场,自己本想再送她一份福缘的,可是她却一意孤行,那便随她去吧。

  ……理清了整个大剧情的来龙去脉后的梓箐反倒不急着前往天物山了。而是与奶娘直接返回赣州娘家,她需要给蔡家一个交代。

  蔡氏夫妇虽然很意外好好的女儿怎么会突然回娘家,一般来说只有在逢年过节,女儿女婿一通回娘家。若是只女儿单独回的话,会被旁人嚼舌根子,是不是在婆家不受待见,是不是被丈夫公婆嫌弃了,是不是偷偷跑回娘家之类的。

  梓箐说,我在王府呆不下去了,我要和离。

  两老被她这番话惊的差点中风。当然,有梓箐在,他们想中风都难。

  反正他们迟早都会知道自己的决定,与其拖着吊着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们自己真实想法。

  蔡公连忙休书王府询问,王治升竟是立马备了厚礼赶了过来。

  先是一番请罪,说他只是将一位流浪孤女收入府中,并没有非分只想,不料芸娘却误会了,便离家出走。并说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只要芸娘愿意跟他回去,他绝不会再碰其他任何女人……

  众人一听,这女婿真是太好了,都觉得芸娘太不懂事。而且他们知道这王治升的口碑极好,家中至今没有安排通房或者贴身侍妾,与蔡芸娘成亲三年虽没身孕,但从没说过要纳妾的话。

  男人嘛,但凡有点家底的,哪一个不是出入烟花柳巷,家里妻妾侍婢成群?

  再说了,芸娘自己无后,身为大妇理应为夫君绵延子嗣、为王家开枝散叶考虑,应该主动为丈夫纳妾之类。更不用说因为丈夫弄回家一个女人就要死要活搞离家出走这一套把戏。

  蔡家二老听了王治升这般一说,都恨自己女儿太不争气太不懂事了。

  于是又准备了一份厚礼,要梓箐立马回王家,跟公婆和丈夫认错,并好好对待妾室,共同服侍夫君,为王家开枝散叶之类。

  用他们的话来说,不管那些妾室生了多少儿女,她们都只是姨娘,他们所有一切都掌握在正妻手中,都尊正妻为娘。所以只要把正妻的位置坐稳了,谁也不能奈何她。

  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听说王治升现在已经被举荐成为中郎将,官居三品,正式调任,不日将会率领二十万大军抵御边境来犯的贼寇。王治升胸怀天下,志存高远,以后前途不可限量,以后说不得是封侯拜相,身为他的家室也与有荣焉。

  梓箐只是低着头静静听母亲语重心长的劝导,却坚决不做出行动,她真是有苦说不出。难道她跟父母说王治升纳的那个小妾是狐狸精?难道要跟他们说自己被狐狸精陷害被人糟蹋了,而明知内情也没有把那狐狸精惩办了?

  思前想后,与其让他们知道真相更担心更难过,还不如就这样,让他们以为是自己不懂事,好歹在外人眼里,丈夫还是很“疼爱”自己的。

  当然,梓箐还有另一层考量,那就是王治升竟然能拉下脸来“示弱”,目的是什么?

  梓箐是绝不会相信这样的人对原主还有丝毫情义。自己现在已经为他挡了劫难,对于他而言显然没用了,所以他亲自前来并不是真的来求自己回去。所以他的目的应该是要在蔡公面前留一个好印象!对,一定是这样。

  如此,若是梓箐一旦戳破事情真相,且不论蔡家二老如何接受这个事实,就怕王治升撕破脸,对蔡家起了别的歹心,那才是真的糟糕了。

  索性打掉的牙合着血吞,不管他们怎么劝说,梓箐都一口咬定,一定要和离。两老没办法,最后只能叹息,撒手不管了。一边却连连向王治升表示歉疚,蔡公拍着胸口保证,以后对待王治升就像自己半个儿子一样,定会尽力让自己学生前去辅佐与他。

  女方单方面解除婚约,就是自请下堂,不带走分毫,同时三年内不得与人成亲。

  梓箐在府衙备了案,拿到文书。顿觉浑身轻松。

  与此同时,她觉得好像身上又多了一层什么东西,带着压抑和阴秽之气。

  没过多久,澳门赌博网站:梓箐就知道这是什么了。是晦气。

  原来因为有“王夫人”这个身份,有王治升的气运庇佑,所以这些晦气无法近身,而现在,身份没了,自然气运也不再。

  在王家和丽娘的推波助澜下,那些流言蜚语铺天盖地飞来,因为她而让蔡家也蒙羞。

  蔡昭投奔的慕公子,还没开拔,就被人告发,私藏兵器,招兵募马,有反叛之心。皇帝立马派人将自己的堂弟慕公子抓了囚如天牢中,虽然后续调查事情并不是那个样子,但是经一众叵测大臣宦官的挑唆,心道,慕公子现在在外口碑极好,若是让其成了气候,觊觎自己的皇帝宝座,那还得了。

  于是不念及兄弟情谊,也不顾边疆战事吃紧,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在一众大臣半推半就下批了不日问斩判决书。

  与他相关的人被抓的抓、逃的逃,蔡昭也音讯全无,蔡家只能在暗地里寻找蔡昭下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