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5章 打开天窗说亮话
  “你你,好一个书香门第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却口出如此污言秽语。竟然说出‘罩着别人的女人便不是我的天’的逆反伦常的话来,没有一点大妇应该有的容人大度,你果真不配……”

  丽娘话没说完,却见梓箐手中扣着的黄符倏地朝她疾射而来,避让不及,被正好打在身上。

  顿时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惨叫。

  “啊——”地一声,那曼妙的身影顿时化作一团红雾,在原地凭空消失。

  一个隐含怨毒的声音从空中飘忽而来:“蔡芸娘,没想到你竟是如此恶毒的女人,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没想到这两个字从幕后施暴者口中说出来也这般理直气壮?!当真以为她是这个剧情世界的主角,所以才会理所当然的认为所有人所有事都应该围绕着她转吗?一旦违背了她意志就是逆天而行就会遭报应吗?

  敢情这所谓的天道就是她自家的一样。

  梓箐虽然心中腹诽,可是面色却十分凝重,没想到这狐妖的修为比原剧情中还要高出许多。竟有了幻化之术,她随时可以将身体化作一股烟雾遁走。而且对方并没有将自己的本命圆珠带在身上,所以她的黄符根本镇不住她。

  反正对方已经将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懒得与她在那里磨嘴皮子,讲伦常讲天道,心累。此番正好撕破脸,该咋咋滴。

  梓箐视线朝院落的角落方向轻蔑地扫了一眼,神识中,一个非常熟悉的气息正站在员外转角。从那个女人走来的时候他就站那里了,敢情这一对狗男女是一起来的。

  轻嗤一声,堂堂七尺男儿,竟让一个女人上前跟另一个女人打嘴仗,自己竟躲在墙角偷看两个女人为他拈酸吃醋?就这般胸怀度量,澳门赌博网站:即便将来有所成就建树,也是有限。

  不过她梓箐从来就不是一个必须要依靠男人才能活下去的人,他的建树成就大小跟她半个子儿关系都没有。

  一众仆役亲眼看到这两个主子间的唇枪舌战,亲眼看到一个俏生生的人儿被一张黄符打的变成一股红雾消散,又惊又吓,瘫坐一地。

  梓箐却懒得理会这些,拉着还有些愣怔的奶娘,扬长而去。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究竟是谁?”

  梓箐嘴角轻扯,冷笑一声。呵,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她倏地转过身,神情淡漠,眼睛平视着王治升,“敢情刚才你故意藏在墙角看的那一场好戏是白看了,难道你不知道你的新宠小妾刚才变成一团烟雾消失了吗?”

  王治升眉峰紧锁,隐含怨怒之色。他没理会梓箐的揶揄,而是接着自己先前的话又追问了一句:“你变了,你不是我心中那个温婉贤淑知书达理又体恤下人的芸娘。你明知道我给她们下了命令,若是放你出去就会死,可是你仍旧不顾十多人的性命而一意孤行。可见你已经没有芸娘的仁厚之心。你到底是谁?你到我王府意欲何为?”

  梓箐眉梢微挑,“呵,你还想指望一个已经被害死过一次的人能对这个冷漠的地方有多大的感恩之心吗?是,曾经我是对你充满了仰慕和信赖,对这个家,这里的所有人都充满了真诚。可是事实上呢?我竟然在自己的家里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流氓痞子糟蹋了;被自己一向厚待的侍婢小厮出卖了;还被自己信赖的丈夫漠视了。你觉得我应该去怎么面对?你来教教我该怎么做啊?”

  王治升气愤地吼道:“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已经将那些人通通处置了吗?已经为你报了仇了,也给你许诺一生荣华富贵无忧,你到底还想怎样?”

  梓箐被气的不行,这不是自己想怎样的问题,而是……而是原主那么在乎那么崇拜那么信任依赖的丈夫,口口声声说报了仇,为什么就没有一点点对原主的心疼和在乎?

  梓箐缓了缓心绪,用尽量平和的语气反问:“那么,你现在想怎样呢?我被人凌虐差点没了命,你只说报了仇,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

  “真相?你还想知道什么真相?”

  “丽娘,你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丽娘做下的对不对?而且你也早就知道她非人的身份?所以现在即便看到她被一张驱邪黄符打散也无动于衷?”

  王治升气极而笑:“现在是你在闹腾,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还嫌不够丢人,还要到外面去招摇吗?”不等梓箐反击,他就继续说道:“如果你真是芸娘的话,就好好呆在府中,我说过,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断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他日我封侯拜相,为你求得诰命夫人荫蔽一世……”

  梓箐继续说道:“你如此宠妾灭妻,你觉得我还能在这个府中待下去吗?恐怕最后结果是被你的宠妾再次设计害死……”

  “够了——”王治升爆呵一声,“本想等以后我飞黄腾达再为你求一诰命夫人荫蔽你一世,再求来生,没想到你竟如此泯顽不灵。真是不知所谓,既然你如此一意孤行,我也不为难你。看在曾经缘份一场的份上,我便成全了你!”说罢,竟是转身拂袖离去。

  走到转角,停下,声音低沉地说道:“你什么时候想通了,需要我帮助,随时来找我。我承诺过,正妻的位置是你的,那是我对你的承诺……”

  梓箐被气的不行,她或者说原主其实最想要的不是男人说“我已经为你报仇了,你还想怎样”,而是真正的理解,理解。现在事情已经变得很明白了,王治升和丽娘之间肯定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丽娘修为高深,一时奈何她不得,而且自己若是继续留在府中,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还不如出去,寻找机会查清丽娘的身份背景再说。

  她想到天物山的袁真人。

  终于出了这高门大宅,回头看了看朱漆的大门缓缓合上,发出嘭的沉闷声响。心中顿觉轻松不少。

  奶娘这时才回过神来,迟疑着问道:“小姐,我我们…真就这样走了?您这可是明摆着给那狐狸精让位置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