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4章 贱婢
  守门婆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知书达理温婉贤淑的夫人这般凌厉冷漠的样子,都说人遭受过重创后会性情大变,莫非夫人就是这种情况?再听到奶娘的话,以及旁边一众奴才的反应,顿时心虚。

  虽然心中很是不屑,一个被男人污了身子的女人凭什么还这么嚣张,不过她心里却清楚的很,上次知道事情真相的人通通被公子打杀掉,然后直接从奴才名册中出去,给官府的交代也只是说他们不知道吃了哪里的毒蘑菇,中毒身亡。

  公子这么做,就是要给这个贱人遮羞,没想到她竟然还如此张狂!不仅连一点愧色都没有,竟还好意思这光天化日之下站在这里理直气壮地说话,真是不要脸!

  这只是她的心里话,实际上对于上次的事件她一个字都不敢说,即便是在下人们之间嚼舌根子也不敢涉及半个字。否则不知道就被那个奴才出卖告发,落得“吃毒蘑菇中毒身亡”的下场。

  所以不管怎么说,主子就是主子。就算现在不受宠,实际上已经被公子打入偏院,就是因为念在她娘家书香门第,才给留了一线脸面。蔡老有一帮子学生,一个不好,随便写几篇不利王府的言论,在这节骨眼上可是大大的不妙。

  身为主子不管是打杀还是发卖一个奴隶,还不是他们随口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就在她犹豫着退让一边时,她又想到丽娘对她的吩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个女人出这个府,若是你们不小心让她走掉了,我可不是只让你们吃毒蘑菇那么简单……”此时回想起来还能感觉到对方娇美面容说出这话时的森森寒意,那绝不是普通人能有的感觉。

  婆子脑海中天人大战一番,最后干脆一骨碌跪下,一边磕头求饶一边双手双脚并用的爬过来抱梓箐的腿,痛哭流涕地说道:“夫人开恩啊,夫人开恩啊,我们做奴才的只是听命行事。夫人慈悲,求夫人不要为难我们这些下人。公子临走的确吩咐,夫人不能出这个院子,否…否则……”

  奶娘立马挡在梓箐面前,不让这些脏手碰到小姐分毫!

  “否则怎样?你们连我这个主子都敢要挟都敢刁难的,难道还有谁敢动你们不成?”梓箐轻蔑地道。

  紧接着,一众婢女小厮齐齐跪了一地,纷纷磕头求饶:“求夫人开恩啊,若是你出去了,我我们都要…要死。”

  梓箐冷笑:“敢情以前你们对我院中各种方难也都是公子吩咐你们那么做的?你们对我没有尽到自己做奴才的本份,还见机刁难,如此之刻薄阴毒,现在却拿自己的命来要挟与我,你们又凭什么要我对你们心怀仁慈?”

  众人身体禁不住瑟缩起来,连连摆手摇头,急切地辩解:“不,不是这样的,公公子没有……我我们也也是不得已……”

  “哼,不得已?一群拜高踩低的狗奴才,见我势落就各种方难与我,还以为你们在你们迎奉的主子面前得了多大便宜呢,也没见给你们赎身去除贱籍。现在我身为这个家的少夫人,想要出自己院子也要经过你们允许?都给我让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啪啪——”人未到,清脆的击掌声传来,如同一泓清泉顿时淹没这一场吵杂。

  一抬头,一抹鹅黄色裙角从庭院拱门下袅娜移出,紧接着是曼妙的身形,丰胸细腰小圆脸,白里透红的皮肤,娇俏如童女,顾盼生辉,眉目如画,一颦一笑中都蕴含了勾魂摄魄的无穷魅力,真真一个妙人儿。

  不用说,这就是在原剧情中蛊惑王治升,陷害原主,又设计害死蔡昭的狐妖,丽娘。几千年的修炼没少在自己容貌形体上下功夫呵,有魅惑众生的资本了。

  她随意福了福身,用娇柔的能拧出水的声音说道:“看来姐姐这两月已经把身子养的差不多了,真是恭喜姐姐了。姐姐身为堂堂王府少夫人,是主子,自然有出入府的自由,可是……王郎是因为惦念姐姐身体欠佳,才想让姐姐在家里多休息些时日的。即便你这般急咻咻的要出去,好歹也知会一声王郎啊,免得王郎成天对你牵肠挂肚啊。而且姐姐就这样仗着主子身份去为难这些当奴才的…姐姐这做法也太……”

  明明话中充满了赤果果的挑衅和揶揄,可是看对方的语气和神态,竟是无比情真意切。梓箐不由得暗赞,这演技,不愧修炼千年的狐妖啊。

  “你这姐姐叫的挺自然的啊,一口一个王郎的叫的也很顺口,看来你跟别的女人共事一个男人已经很有经验了。是不是被别人用过的味道更好些呢?以你如此丰富的阅历,不知道王郎有没有让你满足呢?”

  梓箐对小三小妾之类的人没有特别的恨意,因为她知道有小三小妾存在根本原因在男人身上。但是她却很恶心这种女人,自以为获得男人宠爱就有多么了不起一样,还要到原配面前去炫耀一番。这才是真贱,贱的不要不要的。

  丽娘很显然没料到对方会说的如此赤果果的,毕竟她印象中的那些高门大户的宅斗,都是那种表面一片温和和煦之景,澳门赌博网站:说话也都是笑里藏刀、含沙射影,万没有把话说的如此直白,直接撕破脸皮的。

  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夫为天,身为妻子难道不应该以伺候丈夫为自己本份吗?却处处充满刻薄的酸味。呵,以前听说王郎之妻蔡氏,出身书香门第,温婉贤淑,知书达理。今日一见,果真是徒有其名。”

  梓箐随口应道:“夫若是护我、爱我、在乎我的,自然是我的天。可他罩的却是别的女人,便不是我的天。至于我蔡芸娘是不是徒有其名也不是由你这等贱婢评说,倒是你,却是实至名归的贱婢。无媒无聘便跟男人上了床是为贱。你这么急躁躁的到我这里找存在感,喊我姐姐想当我的贱婢,我却不稀罕捡一个贱人当妹妹。你说你这是不是送上门犯贱的贱婢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