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3章 休养
  黄符跟她农场中的辟邪符,烈焰符威力不相上下。

  符箓只能对付普通阴邪之物,而且是一次性消耗品,只有这小木剑可以对付妖精鬼怪,可以多次使用。

  然而梓箐农场仓库中存有很多这些低阶符箓,除了符箓,还有小冢小炉等,都是克制妖精鬼怪的宝物。

  梓箐现在除了身体行动不便外,意念已经能联系上农场,意味着可以使用里面任何东西,符箓宝物无数,她已然不惧妖物的侵害。

  可以说,只要当时在刚进入剧情世界没有被杀死,几乎就很难干再掉她。

  当然,根据任务者的穿越定律,即便是最紧迫的情况,也会在原主死亡前两个小时安排为穿越节点。若不然任务者刚进入剧情世界就来个毁天灭地大屠杀,就是最高级的主神来了也回天乏术啊。

  所以把这些保命玩意儿留给蔡昭才是明智之举。她本想多那点出来的,可是以原主身份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到这些道玄之术,若是贸贸然拿出来势必会引起对方怀疑。为防节外生枝,还是把这小木剑留给他,想必也能保他暂时平安。

  其实在原剧情中,原主之所以没有被丽娘继续陷害致死,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蔡昭将这两样东西交给她的原因。

  而原主却觉得丈夫每天都跟丽娘这个妖物待在一起,更加危险,于是便好心将符箓交给王治升。

  王治升身上带着黄符,丽娘无法靠近……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就能猜出对方的确非人。

  然而事实是,就在原主将黄符给了王治升后没过两天,他竟然主动找到原主,说黄符法力有限,无法降住妖物,问她还有更厉害的宝贝没有。

  原主不疑有他,毫不犹豫将小木剑交给对方。

  没过多久,原主就接到一个杂役交给她的信,蔡昭叫她到xx地方去,当她又火急火燎赶过去时就看到弟弟身死血泊中的场景……

  被不断细化的原剧情走向在梓箐识海中像放电影一样重现,这一次她又了解了许多细节,心中唏嘘,也升起更多疑惑。

  那就是原主并不是一开始就去找四方山的鸿茂公,而是根据先前蔡昭的信息,去找天物山的袁真人。可是对方只是看了她一眼,便挥挥手,说了一句“天意,天意啊”,将主仆二人赶走了。

  从原剧情以及她此时手中拿的小木剑就可以知道,这袁真人的确有真本事,按理说以他的道术要救下或者帮助原主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什么他看了原主一眼便直接将她赶走了,还说了一句讳莫如深的“天意,天意啊”。

  莫非他看出什么来了?

  “姐姐,你……可还有什么吩咐?天下兴旺匹夫有责,这次慕公子举兵支援边境战事,他多次相邀,我决定前去相帮。”蔡昭的声音传来,他说的是“决定”,就是自己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只是跟她这个姐姐知会一声。不过这句话在原剧情中是没有的,他只是对原主说先回去拜见双亲再出去遨游四海。

  蔡昭的声音将梓箐思绪拉回,她无限感慨地摩挲了一下小木剑,便交给旁边奶娘。奶娘深谙主子意思,双手托着木剑走向蔡昭。

  梓箐无比郑重地说道:“三弟,你听我说,这件事对你我都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把它时刻贴身放着,万不能随意示人,切记切记。”

  蔡昭锐利的目光像是要穿透纱帐看清后那气息虚弱的人影,事实是他什么都没感应到。顿了顿,接过小木剑,告辞离去。

  梓箐抛开所有一切杂事,开始全力休养身体,她的高级医术并非浪得虚名,能让别人白骨生肉起死回生,落在自己身上自然也效力非凡。

  经过近两个月的调理,这幅身体终于恢复到普通人的状态,而她自身的技能也完全熟悉并与身体融会贯通。

  诅咒的力量早已在当时遭受劫难的时候就消耗,所以此时梓箐的仙术已经修炼到一层顶峰,相当于修真练气期二三层的程度。可以施展一些小法术,对付普通阴邪妖物已经绰绰有余。

  当然,她最大的依仗还是小冢和摄魂幡。

  说来也怪,这段时间除了那些下人们因为她被王治升冷落而给她穿小鞋嚼舌根外,那丽娘却并没有像原剧情中一样时常到原主面前秀王郎对她如何疼爱有加,找存在感之类。而王治升也再没有踏入这个小院半步。

  梓箐乐的清静。

  身体养好后就立马带着奶娘去找天物山的袁真人。

  刚准备出门,守门的婆子却挡住不让过:“公子有令,夫人身体抱恙,应在家里好生休养,不能出去。”

  过去两个与她一直蛰伏韬光养晦,没有理会这些奴才给她各种穿小鞋,比如经常“忘记”给她送餐,经常忘了换盆栽等等。然并卵,这一切对与拥有整个农场世界的梓箐而言,毫无任何威胁力。

  她不理这些人,不是说她有多弱或者真的能大度到无视他们对自己的亵渎。事实上梓箐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只是看自己有没有时间精力或者能力去处理这些事情而已。

  此时见婆子抱着手,挺着身体,昂着头,搭下眼皮,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梓箐呵斥道:“没有一点眼力界的狗奴才,当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本份,竟然在主子面前如此狷狂,来人啊,给我拉下去,家法伺候!”

  奶娘这两个月也因为这些下人处处刁难她们,心中憋闷不已,若不是梓箐多次难着,她恐怕已经要去找王治升甚至求助蔡氏娘家了。这时听了梓箐吩咐,立马对旁边一众吃瓜的奴才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夫人的吩咐你们也敢不听了?不想在夫人院中当差有你们的好去处!”

  奶娘毕竟在深宅大院中摸爬滚打了几十年,气势凌厉,手段老到,此时汉话,几个侍婢小厮相互看看,迟疑着朝守门婆子围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