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2章 活出一个自己的人生
  “什么叫做随便我?”梓箐气的脱口而出,“我被人害成这个样子,难道你心里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

  且不论在这个女人把贞洁看的比命还重要的剧情世界,就是那些民风已经很开放的地方,自己的身体被如此侵犯和糟蹋,总要为自己报仇,总要找出真凶祸首吧。

  “在乎?你还要让我怎么在乎?难道我要告诉全世界你跟几个……”王治升随口回击,刚说到一半就猛地打住。

  而梓箐已然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和对方真实想法了。

  完全是不由自主的,气的身体发抖。身为一个女人,被别人侮辱了,还被自己那么深爱和信赖的男人漠视,该是怎样一种怎样的失望和心痛!

  原主却将这样的漠视当成对她的爱护和包容!梓箐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做,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她却无法苟同这样的思想。

  丫的,这剧情君是眼瞎吗?这样凉薄又悭吝的男人也配称得上痴情忠诚和温润如玉?

  如果是真正的爱,哦不,不要多么的真爱,哪怕他对原主有一丁点的情谊,难道首先不是应该安抚妻子,然后再找出凶手为妻子报仇吗?不是一定要向全世界宣告自己妻子被侮辱的事实,至少也要查清楚事情真相,而不是直接把那些人就这么杀了,就这样一顶“失贞失德”的帽子盖下来。

  之前为什么觉得这王生反而像是很笃定就是妻子偷人一样?还是说他根本就不在乎妻子是真的偷人还是被别人陷害的?亦或是他在乎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以王府的势力,的确可以将那些没有任何背景的地痞和本就卖身为奴的丫鬟下人全部杀掉,官府也无从追究。

  明面上还以为他是在为她遮丑,实际上却让事情完全坐实了。以后即便自己调查出来,哦错,其实根据原剧情,这一切的确就是那个丽娘在背后指使的,而现在没了人证物证,便毫无说服力。

  然而原主在面对丈夫对她如此“包容”和“体恤”的情况下,竟然心中对他充满了感激和愧疚。

  然而此时,梓箐心中只生出浓浓的疲惫感,心也变得冷硬起来。

  梓箐粗嘎的声音问:“我就想知道,你这么急于将那些人杀死,是真的为了我蔡家面子为我遮丑,还是你想掩盖什么?在你心目中究竟是认为我本性****勾引男人导致这个结果,还是因为被人陷害才被凌虐至此的?”

  “嗤”的一声鼻音传来,“这有什么区别吗?”话刚出口,就像是为了掩盖刚刚泄露出来的本意,又连忙说道:“你放心,你是我王治升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不会让你在王府受到半点委屈。”

  是了,对于女人而言,不管你是自己去勾引还是被**的,都是失贞,都是不洁之身。人们只会嫌恶和辱骂女人是破鞋,而绝不会去职责那些强j犯。

  对于已经失贞的女人,她们下场只有两个,要么在人们嫌恶和唾骂中卑微地度过残生;要么就刚烈地用三尺白绫把自己吊死,以死明志,然后赢得别人一声“赞誉”——好一个刚烈女子。

  以前是将任务将委托者的托付放在第一位,总是想要竭尽所能帮原主安排好整个人生,甚至连带原主的亲人也要事无巨细地考虑到,实则不然,自己以为最好的安排,或许别人并不觉得咋样,甚至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这次被诅咒事件对梓箐整个形成的价值观都有非常大的影响,真是深刻的教训啊,她终于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价值观:自己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除了自己,没有人会在乎你是否活着,活的怎样。即便是你把心都掏出来为他们,他们恐怕还会嫌弃太“血腥”。

  总之,梓箐是一点也没有要去为了赢得别人对自己一声“刚烈女子”的赞誉,而把自己用三尺白绫挂在房梁上的。

  面对这个外表儒雅实则冷漠自私的男人,更没有一点点的“惭愧”自惭形秽之感。

  蒂娜不是想看看别人经历了和她一样被人糟蹋侮辱的事情后,自己会怎样吗?

  ——活出一个自己的逍遥的人生来!

  ……

  梓箐看到原主的弟弟蔡昭,果真是一位高大英挺的铮铮男子。

  面容线条刚毅清癯,剑眉入鬓,鼻梁挺拔,浑身上下透着浑厚的苍茫之气。与原主记忆中常年抱着药罐缠绵病榻的羸弱判若两人,看来他这些年在外游历收获匪浅啊。

  梓箐之所以答应见蔡昭,主要是因为知道原剧情中,那丽娘后来会陷害他,想让他多加留意那个女人。所以便让他站在门外就好。至于丽娘为什么会找上蔡昭,并要置他于死地而嫁祸给自己,恐怕其中还另有隐情,此时却不在梓箐思考范围。

  蔡昭走进房门,行了一礼,说道:“听说二姐身体抱恙,特来探望,有任何事尽可差遣小弟。”

  梓箐眉梢一挑,咦,这开场白貌似和原剧情中有些不同,于是斟酌着道:“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怎样对你说的,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无论如何坚持自己的原则,莫要被其他所左右。我若是要找你断不会找其他任何人代劳。”

  蔡昭身体微微一凌,抬头看向纱帐后若隐若现的虚弱身影,说道:“姐姐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元力不足,看来并非‘抱恙’这么简单,既然姐姐不愿明说,定是已经寻到根由。不过昭有一事相告。”

  “你说。”

  “这个府中有妖气,只可惜对方实在狡猾,将这气息散开,混淆视听,无法准确判断。姐姐以后还要多加小心才是。”蔡昭说完,从袖袋中取出一张黄符和一只巴掌长的木制匕首。

  让旁边奶娘转交给梓箐,“这是我在天物山袁真人送我的护身符和镇妖剑,你且收好。”

  梓箐颤抖着手接过护身符和镇妖剑,里面隐隐有能量波动,看来他们口中的袁真人的确是个有真本事的道门中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