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1章 “痴情专一”的男人
  捉妖传人鸿茂公一听原主对丽娘的形容,抓了一把络腮大胡子,义愤填膺地说:我已经找这个妖物很久了,没想到还藏在人间享富贵。

  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收拾了家伙什,与原主一起往王府赶去。

  可是他的法术对于已经修炼了不知几百年的狐妖丽娘来说,实在太弱鸡,一个照面就败下阵来。

  丽娘一幅正义凛然的样子说:我若不是看在天道循环,不可妄自杀生的份上,早就把你们杀死了。你们若是再对我咄咄相逼,休怪我不客气!

  于是鸿茂公带着原主灰溜溜离开,他对原主说:这个妖怪法术高深,不下千年修为,我道术低微,不能与之匹敌。现在只有一个方法能除掉她了。

  原主紧紧追问:什么方法?

  鸿茂公面露为难之色,踯躅不语。在原主一再追问下才犹犹豫豫地说道:我这里有一盏天灵宝灯,能焚烧世间一切污浊阴邪之物……只可惜……还差一个灯芯。

  “灯芯?”

  “嗯,需要有人用自己全部的爱和信仰,并心甘情愿**,才能变成灯芯。”

  鸿茂公一幅无限感慨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只可惜这世间哪还有甘愿为爱而奉献自己身心和灵魂的人啊?哎……”

  如果原主此时稍微能清明一点,她就会注意到对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黠和轻蔑。

  然而此时原主脑海中却被自己被那些杂碎凌辱的场景,和弟弟惨死的场景充斥着,而这一切都是那个狐妖贱人所致!

  与此同时,她又想着丈夫王生仍旧对自己的“深情厚谊”,即便是被那贱人无限自己是狐妖,他也没舍得杀了自己…所以他仍旧是深爱着自己的。只可惜,自己现在已是被玷污的残破之身,已经不配再待在他身边了。可是无论如何也要把那个贱人除掉!

  思及此,澳门赌博网站:原主毫不犹豫地说道:“我愿意!我愿意成为那个灯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于原主芸娘而言,她的一生到此为止。

  梓箐此时已经被原主的奶娘含着泪颤抖着手,擦洗干净身体,敷了药,静静躺在床上。

  在生肌活血丸以及自己运转仙术相互作用下,此时才勉强让全身血脉从新流动起来,稍稍能动动手指脚趾。

  奶娘难掩悲痛,带着哭腔地轻声道:“小姐,三少爷云游归来,来……看望你了。他他已经在客厅候了多时。”

  梓箐轻轻哦了一声,低沉而嘶哑。原来如此,还道是丽娘分府那些地痞流氓饶了原主或者说自己一命呢,原来是因为原主弟弟来了。若是他一来就看到自己姐姐惨死,即便原主娘家不及王府根深叶茂,也能闹出一番动静,势必会将丽娘的身份完全扯出来。

  所以原主和自己此时才捡了一条命。

  大丫鬟翠茹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少夫人,少爷来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印在窗纸上,投射出英挺的轮廓,这便是原主的丈夫,刚才在拆房门口折身离去的,被外界传闻无比忠诚专一的男人,王治升。

  翠茹轻轻推开门,然后躬身让到一边。

  王治升并没有进入屋内的打算,微微侧了侧身,就好像里面脏污和晦气会让他很是嫌恶地掩了掩口鼻。冷漠的声音说道:“……现在边关战事吃紧,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我正被推荐成为戍边将领,相信你出身书香门第,能识得其中轻重。”顿了顿,像是极其不情愿一般,“你弟弟来看你。虽然是你主动勾引,但是看在多年夫妻一场的情分上,我不会把它伸张出去,可若是你要乱说话,败坏的可是你蔡家的名声,你自个儿想清楚了。还有若是你能让你弟弟将他在天物山结识的袁真人介绍一下,我对你感激不尽。”

  说完,竟是连一句多余的问候都没有,折身就走。

  “站住——”嘶哑的如同撕裂皮革的声音从敞开的门缝中传出。透着森冷的不含任何情绪的声音让王治升下意识停住脚步。

  梓箐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继续说道:“以你京都四大才子之首的聪明难道会看不出我这次劫难是有人在故意害我吗?”

  王治升身体没来由的一颤,可是终究觉得不管事实真相如何,对于女人而言,终究是失节的破败之身,他没有直接将她打发回娘家,没有将她休弃已经是仁至义尽,任谁也会说他是一个至情至性的好男人。

  梓箐重重冷哼一声,“哼,对于知情人还会我的遭遇同情一番,说你是个大度宽容的丈夫。对于不之情的人则会唾骂我是一个多么****不堪的女人,而你则是一个被女人戴了绿帽子还忍辱负重的痴情男儿。事实真相究竟如何,我想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我蔡芸娘也不需要你的宽容大度和忍辱负重,现在既然已经是不洁之身,你写一封休书,我们以后各自不相干。我会用我的方法找出真相,找出真正陷害我的人,还自己一个清白!”

  王治升被对方毫不留情地戳中自己的软肋,自己最在乎的名声,顿时变得凶厉起来,冷笑道:“呵呵,好一个知书达理文静识大体的温婉女子,我王治升被你给骗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你隐藏那么好?你实际上就是一个如此悭吝和淫荡的女人,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我就是想给你留个脸面,没想到你自己要自作贱翻出来说。知道吗,所有下人都知道是你,是你自己把那些痞子招进府中,是你把他们带进柴房行那苟且之事。看你都起不来了,是不是他们把你弄的很爽啊?哦,你没想到的是我们会找来吧?把你的丑事戳破了,所以就说是别人专门陷害你的?”

  他缓了缓口气,“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来找你吗?是你弟弟来了,我本来想让你去见见的,可是你却是这幅样子,于是只好告诉他你身体抱恙,不便见人。”

  “至于这件事……为了保全你们蔡家的面子,我把那几个痞子丫鬟全部处死了。对外只是说你偶染风寒,身体抱恙。当然,如果你真想把这件事抖漏的全世界都知道的话,那也随便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