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60章 初衷:活下去
  梓箐以前从没有过主动打散别人残念的习惯,可是这次,她听到这个女人如此泯顽不灵的执念,澳门赌博网站:还在喋喋不休地宣泄她那滔天怨气,顿觉得无比聒噪。

  神识中迸出一缕精光,直接将那团仍旧在喋喋不休抱怨天抱怨地抱怨别人的残念击碎,彻底消散。

  没有人应该要求别人为自己的人生、自己的道而去买单,还能做出一幅如此理所当然的样子。

  没有人有资格去要求别人应该为自己的方向让路。

  梓箐不会去妥协,你要是觉得我挡了你的路,大可以像那些人来报复,她接招便是!就像这样用自己灵魂去诅咒别人也可以,真以为对她们的理解和包容就变成理所当然,就以为真的怕了她们!

  这一刻,梓箐整个心灵再次发生质的进化——千人千面,她就算是把自己的心掏出来,也无法让所有人都说她是真正无私和善良的。事实上,她只需要过好自己就行了。

  就像当初刚刚进入鸿的主神空间一样,用所有力气,让自己——活下去!

  坚定而单一的信念让她整个人变得轻松并充满了斗志。

  整个世界终于平静下来了。

  灵魂从灵台中伸展出来,发现整个身体竟变得僵硬而冰冷。

  原主竟竟然死了?!

  其实梓箐选择将自己灵魂收缩到灵台就应该预料到这个结果,因为躯壳没有灵魂的支撑,就是一个植物人。没有意志力和信念的躯体,很容易失去生命特征。

  梓箐曾经有一次任务就是穿进一具尸体中。穿越的本质就是——借尸还魂。只不过在**状态灵魂会更容易适应躯壳,死了,就会花更多时间让全身血脉流动,如果有细胞坏死的,还会引起一系列后遗症。

  好在躯壳失去生命特征并没有多久,她将原主的残念击碎,诅咒已经完成,剧情不会再受到那个疯女人的影响了。

  梓箐首先从农场拿出几粒生肌活血丸一起服下,又用灵液辅助吞咽进肚子。

  柴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个男人强压着心中的愤怒说道:“……你确定太太是在里面吗?”

  丫鬟怯怯的声音传来:“是…是的,她她还说公公子独宠丽姨娘,好久没没碰她。她好好寂寞,就用手臂勾着一个男人进去了……”

  “你你说谎,芸娘绝不是这样的人,你你……”王生气极,眼珠子都要迸出眼眶了,手指朝丫鬟点了点,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周围的婆子家丁则是举着火把,噤若寒蝉地望着他。

  嘭——

  一脚踢开柴门。

  尽管梓箐已经尽自己全力恢复活动能力,仍旧没能赶在他们破门而入之前将衣服套在身上。

  一身狼藉,如一朵被摧残的花一样躺在一张破门扇上。

  王生眼睛冒火,他顿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梓箐。

  身旁几个婆子嘴里一阵唏嘘,连忙上前,一边用身体挡住一边脱下身上的褂子给梓箐披上,然后搀扶起来。

  梓箐此时十分虚弱,全身都像是被石磨碾碎又黏合起来一样。

  一些剧情信息在识海中显现出来:将门之后的王生娶了书香世家的芸娘,伉俪情深,是远近闻名疼爱妻子的好男人。可是却在遇到一个落魄孤女丽娘并带回家后,说好的对妻子忠诚不二都是浮云,立马将丽娘收为小妾。芸娘觉察出这丽娘有些不一般,便让人调查她的身世背景,没成想,她还没调查处个啥来,就被对方先下手为强——暗算了。被丫鬟带到柴房,然后周围冲出几个地痞,用毒辣的手段凌虐了她,她被折磨昏死过去,刚醒来就看到自己丈夫站在柴房门口,正是用这样的绝望的痛苦的陌生的和无比嫌恶的眼神看着她。

  ……和眼前的场景如出一辙。这个在传闻中、在原剧情中、都被标榜的无比痴情和专一的男子,此刻看向妻子的眼神中竟没有丝毫的怜悯和疼惜,甚至也没有在听闻妻子被侮辱后应该有的愤怒。

  就梓箐现在这幅样子,就算瞎子也看得出她被人***被蹂躏了,好歹问一句“怎么回事”之类的吧。

  不,没有,他没有上前,甚至连一句安慰和问话都没有,而是直接转身就走。

  梓箐任由两个婆子搀着,一边啧啧唏嘘“作孽”之类的话,一边将她架着回到屋里。

  识海中的剧情传输还在继续:芸娘被婆子搀扶回房,才得知云游的弟弟蔡昭来看望自己,立马就觉察出屋中有妖气,然后锁定在丽娘身上。王生立马将其庇护在身后,将蔡昭赶出了府。芸娘身子羸弱,加之心中羞愤难当,觉得已是残破之身,已经不配当王生的妻子,但是却咽不下被无端侮辱和诟陷的气,于是开始暗中调查。就在她终于要查清事实真相,所有线索竟然都隐隐指向丽娘之时,她突然接到蔡昭的来信,让她到xx地方,有重要事情告知。她不疑有他,连忙赶了去,却发现弟弟已经躺在血泊中。

  她又是惊恐又是悲痛,伏在弟弟身上痛哭,王生带着一众家丁赶来了。于是就听到那丽娘说:公子您看到了吧,丽娘早就说这个芸娘已经不是你以前的妻子了,她被狐狸精附身了,她就是来害你的……

  原主无比委屈,哭着争辩:不不是这样的,王郎,你听我说,是这个女人,是她让那些人糟蹋了我的身体,还死了我弟弟,她才是妖怪……

  王生面带痛色:若不是看在你还戴着我夫人皮囊的份上,我今天就将你杖毙于此。你给我速速离去,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原主痛苦不已,她一边痛恨丽娘让人糟蹋了自己身子,另一边却又无比心疼王生。觉得对方其实是对自己有情有义的。瞧,即便别人诬陷自己被狐妖附体,可是他却还念着自己长了和她夫人一样的皮囊而怀有情谊。

  原主记得弟弟曾经跟她说过,这个丽娘身上有妖气,便想到丈夫肯定是被对方妖气迷惑心智。于是带着仍旧对她衷心的奶娘,去四方山找高人除去妖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