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51章 合作
  至于曾经盛极一时的教会,此时也名存实亡。没有比格斯新奇的战略战术,她们的确就是非常弱鸡的辅助型女巫,在战斗型女巫面前,连一个波光斩都挡不住……

  上神天国虽然将整个奥莱帝国纳入自己的统治中,可她的权利中心仍旧在天空之城。

  被统治后的帝国立马回复曾经的贵族和农奴的制度,至于那些曾经“叛变”现在又归顺的辅助型女巫,此时则完全沦于和农奴一样的身份。

  贵族阶级复苏,但凡任何一个幸存下来的贵族,他们几乎都有了自己的分封领地以及无数农奴供他们使唤。他们再次过上无比崇高而优越的生活。

  他们所有的生活内容就是各种舞会,衣服首饰攀比等等。实质上每一场舞会都是一场群体乱交,混乱不堪。

  而这一场又一场混乱杂交之后,就会有无数婴孩降生。他们根本不用担心生那么多孩子怎么养活的问题,因为每出生一个孩子,都会得到女巫的洗礼、祝福以及分得相应的封地和奴隶。

  现在连君权和议会都没有了,而上神天国对他们这些生活作风与其说放任不管,还不如说是他们潜意识的默许和滋长。

  梓箐却觉得这些贵族看似无比优越,可是怎么看,都更像是一群被供养起来的——繁殖工具。虽然这个念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很奇怪。

  且说她返回自己科密尔后就处于全力备战中,她不怕普通军队的攻击,只怕那些疯狂女巫袭击。

  她可以全身而退,可是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共和国恐怕就要毁于一旦。

  所以她将农场中的材料全部翻出来,在小炉的帮助下炼制了上千普通傀儡。然后直接录入服从指令的芯片,就给她们装备上最精良的武器。组成一支全新的战队。

  这边刚刚准备好,梓箐的神识中就感应到设置在边境的信号被触动了,立马带领战队按照先前设定的,将几个通往群岛的路线完全封锁。

  ……天空中一字排开数十只展翅鹏鸟,每只鸟背上坐着两三个女巫。还没靠近,梓箐就感应到一股凌厉磅礴煞气袭来。

  这么浓烈的煞气可不是随便杀一两个人就能有的,而是必须用无数生命鲜血累积,以及无数怨灵作用下才行。

  梓箐脑海中突然冒出曾经比格斯跟她说的话“你知道女巫是怎么来的吗?”“你知道贵族为什么称为贵族吗?”

  这一刻,貌似距离看清真相的面纱又揭开了层。

  梓箐脚踏飞剑,气势毫不逊色。

  一个独自一人骑着最大一头鹏鸟的女巫从队伍中飞出,“你就是科密尔的领主……”

  看这些女巫停在那里,敢情还要来一场战前宣誓神马滴。可是这口气,怎么听着都是带着上帝垂怜的语气。梓箐懒得跟对方那么多废话,这么多战斗女巫若是飞临自己领地上空的话,那些所有一切都会被毁掉。所以她一个照面便直接拿出大杀器,让火儿附在自己的紫青剑上,灌注灵力,唰地向前削了一个绚烂的弧形。

  刹那间,一道冰晶气流将周围所有一切席卷,数十只鹏鸟以及它们身上的女巫顿时化作一个个冰雕,而后呼呼呼地往数十米高的地面坠落。

  趁你病要你命,梓箐倏地飞掠而去,趁着那些冰雕下落过程中有连砍出数刀,直接击碎成渣渣。饶是你再强悍的生命力,也是回天乏术。

  梓箐刚刚解决掉这里的麻烦,神识中又传来几下轻颤,心中一凌,瞥了眼掉落地上的红红白白的碎肉,果真,这些女巫就是到这里来牵制住自己的。领外又有几泼女巫直接攻向科密尔……心中暗自庆幸不已,幸好没有跟她们废话。

  乘着飞剑在空中倏地折身,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那些女巫各负神通,有声波攻击,也有使用各种兵器的。不过这些对付真正血肉之躯的人,只一个照面就的死翘翘,可是对上梓箐用古傀儡术炼制的傀儡,杀伤力就没有那么强。除非她们能直接将这些傀儡砍成渣渣,否则里面的控制中枢都能继续让她们做出反击。当然,她们也要有能砍断这些傀儡堪比宝器一样坚韧的身体手段才行。

  所以当梓箐赶到的时候,双方正胶滞着不分上下。

  而梓箐的强势加入,让战斗瞬间结束,而后又赶往下一场……

  ……

  巫皇眼神阴骛地看着艾莉莎,强压着心中的愤怒,阴恻恻地说道:“你好像对那个女人很了解啊。”

  她万万没想到,只是想要拔出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独立政权,却让自己的女巫战队遭受如此重创。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这个该死的可恶的叛徒引起的。

  如果她当时不说那个女人是如何如何的厉害强大不可捉摸,她也不会为了一时意气而直接派出那么多女巫。

  艾莉莎说道:“我通过天象占卜,她将是尊贵巫皇大人一统人间界最大的障碍。我愿意孝我犬马之劳辅佐大人。”

  “够了,你以为我现在还会相信你吗?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是怎样逃过神罚封印的,但是你也别妄图再蒙骗与我。”

  艾莉莎:“大人心里更清楚,你从来就不信任任何人,所以才会在我们身体里种下蛊虫。现在当务之急是怎样除掉那只臭虫,然后迎下圣婴,如此,当圣婴长成飞升天界之时,你就能成为下一代神罚者,执掌万物。你又何必计较眼前这些呢?”

  巫皇眼睛微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问:“你要怎样才能说出那个女人的软肋?”

  艾莉莎嘴角轻扬,“很简单,我只需要你承诺不以任何形式方法对付我就行了,我只想安安静静过完剩下的日子。”

  尽管傻子都听得出后半句的虚假,可是巫皇在权衡后,仍旧做出了承诺:“好,我承诺,我阿米尔不得以任何形式和方法对付你。这总行了吧。”

  艾莉莎咧嘴展颜一笑,屈膝虚虚行了一礼:“谢谢巫皇大人仁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