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43章 祸福相依——
  识海中宇宙魔方疯狂转动起来——箐,原主已经终止自己的任务委托,你现在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个剧情世界的身份支撑。

  刚才跌坐瞬间,梓箐就意识到什么,此刻听到方的提示,心中更是无比震惊。

  “什么?”

  方:如果你要继续下去,就会受到整个世界的法则束缚。如果你现在回去……也会视为任务不合格…

  他又演算了一遍:……你将受到-10000碎片和信誉值-10的惩罚。你现在碎片不足以支持这份罚单,你完成了两个任务,加上委托者的信仰,也只有5点的信誉值。如果不够扣除,就会直接从你主神世界的能量中折扣……你的主神世界就会直接被完全罚没,成为一个……公立位面。

  梓箐感觉自己眼皮直跳,连传递的意念都有些颤抖:“我…我想知道,安蒂,她她为什么要终止委托协议?”

  做了那么多次任务,被委托者中途终止任务,这还是第一次碰到。

  即便以前有些任务完成了,委托者也有不满意的,大不了就是给自己差评,不仅没有奖励还要扣除属性值。但是却没遇到有中途就终止协议的。

  因为这个协议,委托者必须把自己的灵魂做抵押,任务者也会拿出与对方灵魂相等量的东西作为赌注,其中一方一旦终止,就会付出灵魂的代价。所以没有谁会中途擅自终止协议。

  良久,宇宙魔方的意念才传递过来:她并没有对你的任务不满,只是……被蛊惑了,灵魂能量被神罚之门彻底吞噬。

  梓箐心中稍稍有些安慰,只要不是对自己任务的否定就好。她立即追问:“灵魂能量?神罚之门?这是怎么回事?”

  方:那就是一个在自己主神空间之外简称的能量转化通道,原本只是将游离的灵魂能量通过神罚之门转化为自己主神空间的能量。不过有的主神却用来专门将完整灵魂诱惑进去。当灵魂进过神罚之门,所有一切都彻底烟消云散,变成最基础的能量。

  虽然已经当了好几十年的“主神”了,可是梓箐却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些东西。看来主神之路比想象更凶险…

  她问:“对了,你说安蒂是被蛊惑的。可是她的灵魂是在公立位面的灵魂中心……”

  方:……虽然不能推算出她在那一刻究竟怎么想的,以及怎么被蛊惑的,但的确需要她自己走出那个中心,外面的力量才能影响到她们。

  方顿了顿:所以我猜测,这恐怕又是一场专门针对你的圈套。

  梓箐嗯了一声,她早就知道幕后黑手是谁,在上一次任务就被认算计。可是知道了又怎样,她现在的实力无法与之抗衡。如果要进入对方的主神世界将里面搅的一团乱从而使其崩溃的话……她做不出。毕竟每一个剧情世界里都是无数个真是的生灵和人生,若是让他们所有人都充满了滔天怨恨,那的让他们遭受多大的痛苦才行?

  收回思绪,经过与宇宙魔方交换意见,她心绪已经平静了很多。

  没有了原主的身份,她感觉自己身体,精神和神识都被狠狠压制。

  调开属性值面板一看,上面的各项数据几乎全部减半!

  她再次回复以前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

  好在…仙术还留了一层,空间还勉强能用,只是消耗精神力更大,神识也能感应到周围几米远的地方……

  梓箐安慰了一下自己,便开始收拾残局。

  释放火球术,原本只是一个最简单的法术,她此时却做的无比吃力。刚凝聚出一个火球,她就发现体内灵力已经去了小三分之一,最多只能施展两个火球。梓箐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像先前那么“肆无忌惮”地施展法术了。

  虽然她曾经甚至比现在的“弱鸡”更弱,但是当实力达到如今程度,并已经习惯这样的实力傍身后。再突然将她一半实力收走…突如其来的落差,仍旧让她感到非常的不适应。

  她体会到了每次实力提升带给自己的成就感和踏实、自信,现在也终于体会到了实力突然离开身体的……虚弱,无助。

  虚弱是肯定的,可是这种无助的感觉瞬间就被她从心尖上扫开。

  没有了委托者的身份,意味着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根基,但对于她而言又何尝不是一次全新的冒险之旅?!

  所以,在接下来的五十年时间里,她将为自己而活。

  其实真正算起来,梓箐活了好几千岁,除了自己本体人生的二十多年,其余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别人的人生里度过。

  在别人的人生里,她首先需要沿着别人的心意和轨迹,然后才是凭借自己的实力为她们挣得一份能在社会上安身立命的财富声望和地位,以及为她们报仇等等。但是在做这一切时她都必须去权衡自己所做事情的后果,会不会对原主以后回到自己人生的财富声望地位有没有损害。她不能让委托者在别人的咒骂和排斥中过一生啊。所以她必须压抑自己的性子……

  而现在,她终于可以不用去忍受这一切了,终于可以凭自己的心意过一段自己的人生了。

  ……

  一天过去,依莎儿见自己丈夫久久没回去,心中愤恨,莫非他真被一个年轻**所吸引了?她不在乎丈夫去怎样玩弄折辱另一个女人,但是绝不能容忍他真的对另一个女人感兴趣。但凡丈夫稍微多找了某个女奴,她肯定就会用很残忍的方法将对方折辱死。

  刚才她去地下室找莱恩,却看到满地被烧成焦炭的……脏污。一个随侍的奴隶狗腿地从那堆腌臜中翻出几件金饰,正是莱恩随身佩戴的……

  她立马意识到不妙,当然,她首先想的不是给丈夫报仇,而是立马让自己人把莱恩的亲信之人杀掉,而后再带领已经完全被她“统一”的护卫队满庄园的搜索,要给丈夫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