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42章 意外——
  梓箐愣怔了好一会才从洒满血污和脏器的地上爬起来,刚才对方抓挠来的架势充满了凶狠和无边的怨毒之色,将她的心狠狠撞击了一下。说不出来的痛和懊悔。

  这神情应该去面对那些折辱她的人,而不是应该面对一个救了自己的姐妹。

  梓箐并不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任何冒犯蒂娜的地方,相反,是她将将她从魔爪中救出来的,即便因为强烈的精神刺激,悲伤愤怒绝望的情将本应该因为脱离苦难的庆幸和感恩掩盖,可是自己现在的身份还是她的妹妹啊。作为亲人之间,难道不应该觉得此时有安慰和踏实吗?

  蓦地,梓箐想到了什么。难道仅仅因为自己看到了她最难堪的一面?

  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就因为自己在她最“难堪”的时候被自己看到了,所以才会觉得如此的耻辱而迁怒怨恨自己?

  虽然梓箐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也太……突兀了点,可是情况紧急,难道还要等到那些人完事后,自己再将她从幽暗的牢房中救出?

  梓箐有超强的耐受力和绝对坚毅的心志,并不表示别人也能够承受这样的现实。所以她从不奢望别人的心意是否与自己一致,自然不会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到别人身上。

  梓箐看着状若疯狂的蒂娜飞奔出去,意念一动,一张隐形符箓倏地飞出,贴到对方身上,如同加上一层隐形的防御罩。

  她是原主唯一的亲人,虽然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原主也对自己很有怨念,但是…还是把自己的本份做到。

  施展火球术,将整个地下室里面全部烧成灰烬,把自己身上也打理一通,这才返回地面。

  突然,神识中传来一丝轻微的触动……果真,自己附着在那张防御符上的意念被触动。

  心道不好,说明防御符正在抵挡外界的攻击。

  她连忙施展御空术朝着感应的方向飞掠而去……

  霎时,她看到了更糟糕的一幕——一群浑身脏污的奴隶将一个浑身**的女子围在中间,雪白曼妙的**与他们的丑陋形成鲜明对比。他们目光中只有赤果的贪婪,就好像全世界都只剩下想要生理发泄的**一般。

  因为梓箐在蒂娜身上拍了防御符,有一层能量罩将她保护,但是这些人靠近却摸不得,反而激发了他们的欲亵玩焉的狂热。他们将蒂娜围在中间,然后直接从一块脏污的遮羞布下掏出玩意儿,对着中间的女体飞快地套弄……

  梓箐感觉脑袋里嗡嗡作响,弹指间,数十个小火球倏地飞出,落在这些人身上。顷刻间,火苗漫及全身,变成一个巨大火球……火球疯狂蠕动着发出凄厉的如同野兽般的哀嚎惨叫,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蒂娜就那么静静地站在一堆灰烬中,目光冰冷地看向梓箐。

  良久,她终于爆发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来承受这一切?为什么会是我?”

  梓箐唯一能说的就是:“姐姐,对不起我来迟了…我”我们一起努力,把所有折辱压迫我们的人全部杀掉。

  蒂娜冷笑,“亏得我当初因为你被那些护卫当作女巫带走了,还去找雷奥求情来着,你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吗?”

  梓箐眼睛微眯,既然对方这么说,那肯定就是那个雷奥先前就对她做了什么事。

  “他说我只要听话,当他的贴身侍女,乖乖的把他伺候舒服了,就会帮你求情…我信了,我将我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他,可是后来他却突然把我卖了……你知道这一路上我承受了多少的侮辱和痛苦吗?他们…他们把我当作泄欲工具,一个接一个地压上来。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女巫!我一点也不介意你是女巫,可是,可是你既然是的话,为什么当初就不用你能一刀杀死他们的能力将他们全部干掉呢?为什么要将我一次次置于这样的境地,看着我被羞辱,你来救我,是不是才能彰显你的伟大?”

  蒂娜近乎歇斯底里地吼叫,彻底将她骂醒了。

  是啊,当时她虽然修为没有现在高,但是完全有能力直接将雷奥杀死的……她却没有这样做。

  她在权衡。

  还有那个隐藏在暗中的艾莉莎以及那支拥有强大武技的卫队。她能把雷奥杀死,却不能同时将所有人都杀死…也无法带着她全身而退。

  梓箐突然问道:“如果没有经历这一切,雷奥当时就给你许了侍女的身份而不是赶走变成奴隶,你会跟我走吗?”

  蒂娜猛地愣住,旋即神情更加怨恨,“你,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让你承受和我一样的痛苦……”而后她状若疯狂,左右看看,捡起地上一根铁钎猛地朝自己身体刺去——

  梓箐伸手捂住心口位置,难以名状的悲哀。她经历了那么多任务,都是拼尽自己所有力气都要保全的原主的亲人,然而这一次,她却失败了,还失败的如此彻底…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不仅是实力,还有心理。

  有能量罩将蒂娜身体保护而不遭受别人攻击,对梓箐同样如此,而作为身体主人却可以自由做任何事情。所以梓箐根本来不及在这顷刻间破开防御而去阻止蒂娜的动作……

  殷红的血顷刻间如溪流从白嫩嫩的身体上蜿蜒潺潺,她用手再狠狠把铁钎转动,热气腾腾的鲜血从创口嗤嗤喷溅,顷刻间在白皙的身体上如一朵绽放的玫瑰花。

  她看着梓箐惊愕的神情,感觉到刹那间得逞的快慰,“我诅咒你……”刚一开口,鲜血从嘴里涌出,可她浑然不觉,她在用自己最后的那丝意志完成自以为最神圣的仪式——“我永生永世都诅咒你——”

  整个天地在刹那间静止,梓箐突然感觉身体猛地一震,有什么东西突然从她身体离开。就像被掏空一样,整个人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不由得跌坐在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