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41章 别人心中的“恩”“怨”
  可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用这些晶石足可以武装一支超强的星际战队了,他又岂会甘心自己的王权受到那些贵族和议会左右?!

  梓箐亲自开凿出一个空间,然后从空间里招出傀儡帮自己开采。

  古傀儡术大成之时她就批量炼制了好几十只傀儡,而后在农场中开辟出一个独立空间,使用聚灵阵,让她们在里面修炼到能使用法术的程度。

  因为开采这些晶体必须有很好的技巧,如果直接用暴力敲打,只会让它们碎成渣渣,里面的能量就会大半逸散到空气中。所以必须用山昧真火凝聚的法术线,一点一点地从整块都是晶体的山体上切割下来。

  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梓箐安排好傀儡继续开采,因为心中惦记蒂娜,便火急火燎前往科密尔群岛。

  她现在已经是仙术三层,已经可以施展轻身术和短暂的御空飞行,而且走直线,肯定比在山间绕弯子的马车快多了。她已经隐隐觉察出恐怕这背后又是那个该死的女巫搞的鬼。要不然那么偏远的一个勋爵怎么会独独看中蒂娜?!

  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一切还来得及。若是真有事,她定不会轻饶那个女人!

  且说蒂娜是用绳子绑起来丢在马车上的,一路颠簸,遭的罪可想而知。

  刚刚被带上小岛,莱恩勋爵的正牌妻子依莎儿看到丈夫去圣城一圈又带了一个年轻又妖媚的女子,顿时变得不悦起来。

  莱恩连忙安慰,“我亲爱的依莎儿,你放心,她是被自己养父和女巫卖给我的,是专门找来侍候你的奴隶……唔,那个女巫说了,只要不弄死,随便你怎样都行。”

  依莎儿听了立马展颜,莱恩又连忙补充了一句,“不过在这之前,也应该让我好好享用享用吧。”

  蒂娜被人剥掉华美的衣服,戴上脚镣手铐,扔在又脏又乱的拆房里,几个浑身脏污的奴隶朝她围了过来,对其上下其手。为了能让主子看的更明白,他们故意将蒂娜转过来,并强行分开她双腿,另一人将手指探入那幽密之中……

  而莱恩则斜躺在专门给他搬来的大躺椅上,将长袍高高撩起,**着下体,打开的双腿间,枯黄的杂草中一个肉团轻轻抖动,就像刚刚冬眠后正在复苏伸展开的……蠕虫一样。

  他已经六十多岁,一生都在纵情声色,现在已经很难让其雄壮起来了。可是饱暖思***自己拥有那么大财富和权势,每天不做这些事情来消遣消遣还能做什么呢?于是他发现自己看到这种几个男人同时凌辱一个女人,看着别人的活塞运动以及女人的叫声,就会变得格外兴奋。于是再让另一个女人将其含着…

  蒂娜又惊又恐,挣扎着哭喊着,奈何她的力量对于这几个壮硕男人而言,反倒添了许多情趣。这也是为什么莱恩喜欢看这种新雏被玩的场景,可比那些已经习惯了的女人有味道多了。

  唰,唰唰——

  空气中几道白光闪过,那几个正在蒂娜身体上疯狂施为的人全部静止了下来,这一刻,时间停止。

  噗咚——

  嗤嗤——

  他们身体就像是被齐刷刷削开的番茄,露出整齐的斜斜的断面,然后鲜血混着内脏倾泻一地……

  顷刻间,整个空间都充斥着让人窒息的红色血雾。

  莱恩躺在椅子上,身体早已变成一滩烂泥,长开的腿都忘了合拢,那条还没有完全复苏的小蚯蚓此刻彻底焉了下去。

  过了好久,蒂娜猛地张开嘴……她使出全身力气想要用尖叫将恐惧发泄出来,只可惜一点声音都没有。

  “姐姐,我是安蒂,姐姐你怎么了?”梓箐飞快从空间中拿出衣裳给她披上,双手抓着对方的胳膊,焦急地喊道。

  哎,都怪自己太急躁了…可是她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哪怕是等上一秒钟都不行。

  看到那样的场景时她脑海中就只有一个念头——杀。

  蒂娜木然地偏过头,视线越过梓箐…好一会才在她脸上慢慢聚焦,从茫然,到惊恐,再到喷薄而出的歇斯底里……

  “啊——”她终于叫了出来。尖利的叫声刺痛耳膜,不知从哪爆发出一股力量,猛地冲了起来,一把朝梓箐面门抓来,狠狠掀到一边,然后张牙舞爪地跑了出去……

  梓箐被猝不及防抓挠然后一把推搡在地,一时没反应过来……

  以她的阅历,经历过的那些炮灰女配们的人生,鲜少不是被凌虐的社会最底层的人,其中经受的折辱和痛苦也是眼前所见的千百倍。

  在她看来,所谓的羞辱,没脸活了,或者自己的身体被侵犯,贞操不再……这些,如果对于一个真正想要走很远的人来说,真的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

  羞辱?只是说明自己没本事。一个谁都可以去欺侮而不会承担任何法律和道德审判的时候,别人得有多么大的仁慈之心才不会踩你一脚?

  没脸活了?为了脸而活?为了别人眼中的自己而活?而事实上别人根本就不在乎你会变成什么样。从人性邪恶论出发,他们甚至更喜闻乐见你的痛苦,并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至于侵犯,贞操神马滴……就像是别人用刀子捅了你一刀,只是换成了另一种工具捅在你身体另一个地方而已。

  所以,梓箐也看到任务列表中好多所谓的贞烈女子,被别人侵犯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便以死明志,而她的丈夫或者家人并引以为傲——瞧,俺媳妇,俺女儿那可是个贞烈女子呢。可是这些女子最后不也要来请求使者为她们的人生逆袭吗?按理说给她们从来一次的机会,有了对人生的“先见之明”,很容易就能过上更逍遥自在的生活。

  可是最后真正能为自己人生逆袭成功的寥寥无几,大多都不得不求助于主神空间。梓箐却是不会接这样的任务的。因为即便给她们创造了不输与别人的财富声望和地位,她们还是会去纠结在自己“贞烈清白”。貌似不轰轰烈烈地要死要活一回就不足以表明自己是一个多么的“坚贞和洁身自好”的人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