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29章 开诚布公
  梓箐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以及普通女子面对如此阵势的局促紧张,实则她的精神力正全力关注着自己灵力运转以及与空间的联系情况……

  提着繁复而宽大的裙子,一步一步往前走着,直到梓箐在画师面前三米地方的凳子上坐下,确认灵力依旧运转正常,空间联系依旧稳定时,她悬着的心才稍稍落下,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又一个念头冒起:这次自己与对方面对面都能使用灵力和空间,那么为什么上次自己不能使用自己的农场空间?

  就在这时,一个冰冷而淡漠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请抬起头来,看着我。”

  梓箐下意识抬头看去,透过薄如蝉翼的黑纱,隐约看出那是一张精致而年轻的面庞。

  倏地,一股冰寒之意直刺她的识海,竟然是魔力攻击!

  不过这股意念并没有传入梓箐的神识中,而是直接被识海壁当下。

  “你这种低贱又龌龊的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快死去吧……”冷漠的声音在耳畔飘忽。

  梓箐眼睛微眯,又来**这一招。她想弄死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看到自己和蒂娜没有如她所愿变成残废和瞎子,所以这次是借着画像之名来为那“灰姑娘”报仇的?

  不过无论如何,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害自己,管你有天大的理由,都给我死去吧!

  趁着对方施展**动用精神力那一刹那,梓箐神识猛地迸发出一击神识攻击,反作用在对方识海上。

  只听得笼罩的黑色头纱下传出“啊”的一声惨呼,然后一下子栽倒地上。

  旁边护卫唰地抽出腰间佩剑,齐齐指向梓箐,另两个则上去搀扶画师:“艾莉莎小姐,你怎么样了?还能作画吗?现在还剩二十多户……”

  画师身体禁不住抽搐起来,透过黑纱,眼睛犹如毒蛇一样又惊愕又恐惧地盯着梓箐。

  艾莉莎稍微平复一下,再次抬起手,想要凝聚出自己的画笔,可是手却不听使唤地颤抖,根本无法凝聚出魔笔。心中不由得有些急了。她的魔法能力就是画。可以将任何人任何事定格在画中。

  当初梓箐无法与自己的农场空间联系,也是因为原主的身体已经被她定格在画中,而且梓箐的灵魂刚刚进入身体,所以真正将已经被画定格后的身体与自己真正的融合一体。

  当然,定格的时间长短与她的魔力以及对方的精神力强弱有直接关系。

  像梓箐这样强大的精神力,只稍稍给予她一点精神力攻击就让她吃不了兜着走,更谈不上用魔力将对方定格了。

  最多也就只能像普通画师那样,将场景临摹下来,就像……照片一样。

  艾莉莎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说道:“我…的魔力用完了,必须休息一会。”

  一个护卫头领走上前,声音低沉的问道:“有什么不妥吗?”目光朝梓箐方向瞄了瞄。

  艾莉莎摆摆手,“我没事。如果有一个地方让我休息一下我将会感激不尽。”

  头领朝旁边护卫挥挥手,两人得到示意,立马叫雷奥去准备房间让宫廷画师休息。

  雷奥忙不迭吩咐仆从去办。

  艾莉莎离开不一会,一个护卫折回来,对梓箐说:“画师叫你进去,她要单独给你画像。”说着话,目光赤果果地将梓箐上下来回扫视几圈,除了姿容绝色外,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贵族小姐打扮而已,没有任何异常之处。虽然不知道那个女巫为什么要对这个女子与众不同,但是以他的警觉性仍旧对梓箐充满了审视和戒备。

  梓箐将自己的神识和精神力完全放开后,对周围一切动静都十分敏感,自然将这些护卫的反应尽收眼底。

  以她对人情世故的认知,与其说这些护卫是来保护画师安全的,还不如说是来监试。心中不由嘀咕,看来为全城每个女子画像只是个幌子……那么他们真正目的又是什么呢?

  梓箐带着无数疑问,面上不做声色,在护卫的带领下走进房间。

  里面没有亮光,一片漆黑。不过在梓箐的神识中,一切洞若明希。那个画师正站在屋子的角落处。

  依旧冰冷的声音从黑暗深处传来:“你们出去吧。”

  护卫相视一眼,顿了顿,拉上房门,而后直接守在门口。

  一个虚弱的意念传入梓箐识海:“你是刚刚觉醒的神选者吗?如果是的话,我为先前的冒犯表示歉意。”

  梓箐眉梢微不可察轻挑,呵,先前是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如果自己真是原主真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她的那一次魔法攻击,会直接把普通人的精神力击溃,不死也癫。而后被自己的神识反攻击了一次,吃了亏,立马就意识到对方的强大,所以才会提出单独会面的吧。

  如此说来,自己真是应该感到荣幸呢。

  既然对方如此直率,自己也没必要拐弯抹角,正好自己对这个世界构成还有很多不知道的。她是女巫,至少见识比原主多的多,索性聊聊。

  梓箐凝聚一个意念传递了过去:“看样子,外面那些护卫更像是在监试你。”

  艾莉莎“你看出来了。”顿了顿,像是做了很大决定似的,“他们的确是来监试我的,受国王命令。”

  尽管梓箐先前已经猜想到一二,可是听对方这样说出来仍旧心惊不已。

  不就是给女子画个像而已,至于弄得如此神秘么?

  “想必你早就看出来了,我也是一个神选者,我觉悟的是绘画异能。我能够将自己所看到的所有东西全部描绘到画面上。甚至可以根据自己的魔力强大以及对方精神力强弱,将一段完整的场景记录下来……”

  录像?!梓箐面露惊异之色,没想到对方拥有如此强悍的魔力。如此一来,她看过任何东西都可以毫无遗漏地再现?

  “那…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你是觉得我能够帮你解脱现在的困境么?”梓箐一针见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