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26章 童话故事的背后
  王宫内,国王比格斯挑起莉亚小巧的下颚与自己对视,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我亲爱的王后,希望你这次没有骗我才好。”

  莉亚身体禁不住轻轻瑟缩一下,叠声的道:“没没有,亲爱的陛下,艾莉莎她她是最厉害的女巫画师,她能画出她所看到的一切。”

  童话里,“国王和灰姑娘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便是结局,而现实中,“从此”就是“从从现在开始的意思”。

  有句话说得好,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即便你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的,简直是一无是处的女人,为什么会有人“非她不娶”,不要嫉妒,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更何况是一个国家的国王,又岂会随随便便娶一个皇后当花瓶?!

  君权神授,君为上,可是现在各地女巫四起,听说还成立了一个上神天国,毗邻的东阿国已经被其掌控,连国王也议会一切事物都必须向她们报备……如此并向周边扩展的趋势。

  所以他必须在对方将矛头瞄准自己之前,将国内隐患彻底扫除。

  举办舞会的目的,也是想让暗藏的势力骚动起来……好巧不巧,那晚的舞会上,身上携带的神石亮了,然后锁定在那个面生的女子身上。

  刚开始还以为对方是一个女巫,最后发现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是身上携带了女巫魔法气息而已……不过既然跟女巫接触过,那就一定知道女巫的踪迹。

  经过三晚舞会的接触,深谙“人事”的他又怎会看不出那个女子就差直接往自己怀里扑,往床上蹦了。于是将计就计,拿着她故意跑掉的水晶鞋满世界的去找…当然,也是因为她身上的魔法气息消失,也阻断了神石感应。

  莉亚本质上就是一个富人遗孀的女儿,自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也养成了自己娇蛮跋扈的性格。不过这些本来就是贵族小姐们的特权。所以当艾丽要求她做家务时,所有人才会非议艾丽和蒂娜安蒂,说她们是多么的恶毒和粗陋不堪,根本就不配他们的富贵的圈子。

  她在舞会上穿的极尽华美的礼服都是艾莉莎用自己的魔法画出来的,之所以叫她在半夜十二点一定要回去,便是因为她的魔法不足以支撑那么久……至于水晶鞋,那是她用自己的能量水晶为莉亚量身定做的,所以不会像普通玻璃鞋那样轻易碎裂。

  艾莉莎告诉莉亚,她给她的东西,任何人也无法夺走。

  于是莉亚心生一计,想要除去蒂娜和安蒂两个抢夺自己父亲,分享自己财富和美好生活的低贱女子。她从艾莉莎那里轻而易举就获得一丝魔法,打算用来蛊惑这两个低贱而蠢笨的姐姐…

  于是便有了梓箐刚刚进入任务世界遭遇的一切。

  真相就是如此赤果果的,简单而苍白,毫无浪漫可言。

  ……

  艾莉莎心中很是烦闷,她正是想要逃离权与利的漩涡才从上神天国逃了出来,没想到一路上那些人竟然将她们女巫当作洪水猛兽,要么砍杀虐待要么凌虐玩弄,完全不把她们当人看。

  幸好遇到一个小女孩,她没有把她当怪物一样看待,也没有揭发她,而是把她藏在一棵榛树下…每天小女孩就到榛树下跟她聊天(实际上都是哭诉,说继母和两个姐姐各种坏话,说自己如何可怜)

  后来王宫传来国王举办舞会的消息,邀请全城所有女孩都参加。小女孩便又跑到她这里哭诉,她要穿比其他所有女孩子的衣服都要漂亮一百倍的礼服…艾莉莎答应了她。便用自己的魔法给她画了一套最漂亮华美的金银礼服。女孩穿上礼服后又哭道,王宫的舞会要开始了,她就要迟到了…于是艾莉莎不得不从藏身的榛树里出来,画了一个南瓜马车将女孩拉到王宫外。

  艾莉莎原本就是想要过一个避世无忧的生活,自由自在,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当小女孩嫁给国王以后,竟然没与她商量,就把她的事情说了出来。

  “艾莉莎,求求你帮帮我吧,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他肯定会杀了我的,你肯定不愿意看到我被他像对待前几任皇后一样,把我关进那个阴森的地牢中吧。”莉亚缠着艾莉莎的胳膊,哭泣着恳求道,就像当初她站在那棵榛树下的哀求一样。

  艾莉莎看着莉亚楚楚可怜的样子,叹口气,“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给她们画像?一般画师也能做到。”

  莉亚有些蒙,“我也不知道,比格斯说你画的画像才更真实。那些画师为了几个金币就可以擅自把丑的人画的漂亮,而漂亮的人画丑……”

  艾莉莎抚摸对方金黄色的微卷的秀发,心中叹息,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她的心底是如此单纯,竟然不知道那个国王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的她的吗?可是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用自己的魔法来画画,看在当初她为自己提供一个栖身之所的份上,就帮她最后一次吧。

  于是应道:“好,我答应你给那些女子画像……”

  “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艾莉莎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受折磨的……”莉亚立马破涕而笑,扑过来抱住艾莉莎的脖子。

  艾莉莎实在不忍心看着这残酷的现实抹杀掉对方脸上那天真的笑容,可是…她并不想一直呆在王宫,特别是每次看到比格斯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探究和占有**,就像是那些人在凌虐普通辅助型女巫时的贪婪一样,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所以,她必须离去。艾莉莎摘下对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柔胰,神情郑重地继续自己刚才的话说道:“不过,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这些年来,我一直感恩你当初对我的救助,我想,我已经还完了……”

  还完了?难道她想说自己已经把当初对她的救命之恩还完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