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2025章 画师
  蒂娜眉头轻锁,其实以前也画过画像,就像散发传单一样分发给那些媒人。

  然后媒人拿着一叠女子画像给那些勋贵们看,看中哪一张,就是那个女子的荣幸……

  她正想说点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蓦地响起:“我不同意。”

  蒂娜偏头看去,竟是安蒂,心中一急,下意识就拉了拉梓箐的胳膊:“安蒂,别这么说……”

  梓箐伸手轻轻拍拍对方拉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她明白对方的担忧。在这个身世和外貌就能决定自己一生的社会,女子唯一出路就是找个好人家。父母家长又绝对性的权利左右她们的未来。更何况现在她们唯一能呆在雷奥侯府的理由就是她们的姨娘是侯爵夫人。

  蒂娜却没理会梓箐的安抚,而是附身过来有些紧张的压低声音说道:“安蒂,还是,听艾丽姨娘把话说完吧。”

  在公众场合都称呼艾丽为母亲,而私底下则叫“姨娘”,“艾丽姨娘说的没错,现在趁着雷奥侯爵还没有因为莉亚的事而迁怒到我们头上,就应该……”

  梓箐蓦地回过头对着她,呛声:“尽快怎样?尽快找一户好人家把自己嫁出去吗?你也不想想,若是莉亚真的要对付我们,若是雷奥侯爵真的不承认我们的身份,你觉得夫家还会对我们好吗?”

  大概是这些年她看了太多女人将自己未来寄托在男人身上,最后悲惨收场的事例,所以听到蒂娜这么说,一个没忍不住就把自己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梓箐大概觉得自己刚才情绪有些激动,而且也与先前安蒂略显柔弱的性格有些出入,于是缓了缓口气,继续说道:“当然,也不排除有真正爱上我们的,可是……要我把自己一生幸福交给别人去左右,我我做不到。当然,如果是以前或许,或许也就只有这样了,但是自从我受伤后的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事情,我不想这样子寄人篱下,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

  梓箐这么说不是没有道理的,在原主的记忆中就有女孩想要追求自己的生活而背弃父母的安排,当然,结局都不是多么美妙。

  蒂娜不可置信地望着梓箐,也不刻意压低声音了:“安蒂,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艾丽的声音蓦地拔高:“哼,自由?你们的母亲死了,若不是我以母亲的身份收留你们,你现在就是街边的乞丐,跟野狗抢食,被那些又黑有脏污的贱民***然后抢回去当奴隶……都别说了,这两天就给我乖乖呆在家,明天我就请艾莉莎画师来给你们画像。”

  说完,噌地站起身,拖着繁重的裙子离去。

  刚走到门口,梓箐蓦地叫道:“站住——”

  两人具惊。

  “安蒂——”蒂娜见梓箐情绪有种让人陌生的冷意,下意识叫道。

  艾丽蓦地停下脚步,转过身,微偏着头,“刚才,你是在叫我?”语气充满了轻蔑,隐含了愤怒。

  梓箐拂开蒂娜的手,上前一步站到对方面前,说道:“有件事情困扰了我许久,想向艾丽姨娘讨教。我记得你曾经跟我们说,是我们的母亲自己到山上不小心失足掉下山崖的。我想请问你的是,你是怎么知道她的失足掉下山崖,而不是被人推下去的?难道是你亲眼看到她掉下去的吗?”

  艾丽蓦地瞪大眼睛盯着梓箐,身体微微摇晃一下,眼中有惊恐和愤怒:“你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蒂娜又不是笨蛋,听梓箐这么一说便想到了什么,惊讶地张大了嘴看看梓箐又看看艾丽,“安蒂,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梓箐没理蒂娜的询问,而是紧盯着艾丽,冷笑着道:“哼,怎么回事?艾丽姨娘,莫非你还想瞒下去不成?

  艾丽眼睛微眯,脖子一拗,昂着下颚,冷哼一声,“哼,瞒?我从来就不想隐瞒什么。只是没想到你们现在才会想到自己那愚蠢透顶的母亲。说出来也是无妨,没错,我的确没有去拉她一把。可是当时有没有我在场,结果都是一样。如果她还在的话,你以为你们会有现在这样的好日子过?你们就只是这个家里最卑微的奴仆而已。”

  艾丽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胸口剧烈起伏,“就算是你们,她也多次想要弄死你们,是我,是我在背后救了你们!……”

  识海中一个轻悠悠的声音传来“她……没有说谎。”是宇宙魔方在下意识提醒梓箐。

  梓箐当然能够判断出对方是否在说谎,只是这样的现实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原以为是艾丽为了上位而与莉亚联手害死了自己姐姐,可是还有更多的细节她不清楚,那就是真正把艾文诱骗到山上,并将她推下山崖的莉亚。然后才告诉艾丽,如果她敢说出去,她就告诉父亲,说艾丽才是凶手,但如果她配合的话,那就让父亲娶她为妻子。

  艾丽当然知道雷奥肯定回信相信自己女儿的话,再有富人妻子做诱饵,她当然选择一起隐瞒真相。她想的是,自己待姐姐的两个女儿好一点,也算是抚慰她泉下有知。

  当然她也的确这么做了,甚至有时有意无意的想要“整治”一下莉亚,却没想到莉亚将“继母虐待她”的事情传了出去……

  “一个星期后便是清水节,到时不仅城中勋爵贵胄要到圣堡参加聚会,就连各地封爵的世子也要来,那里会举办一场相亲会。把你们的画像拿去,若是被封爵世子看中,便是你们一辈子的造化……”艾丽觉得自己一片好心竟然被这两个白眼狼误会,很是愤怒。丢下这一句话便气冲冲走了。

  其实还有一点她没有说,这个圣堡相亲大会是今年才兴起的,而且也是宫中把消息传出来的,至于那个艾莉莎也是这次画像统一指定的画师。

  ——艾莉莎,一个最末流的辅助性女巫,被奴役被驱逐,性命垂危中幸好被一个小女孩收留在一棵榛树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