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96章 boss的“自由”(yrh065和氏璧)
  梓箐悲呼,要不要这样啊。玩家可以调节真实感知的程度,可以将痛感降低,挂了重新复活一次就行了,而且系统君还给新手玩家保护,在二十级前死亡是不会掉经验的。

  可是怪呢,却实打实要承受各种刀劈斧砍火烧作用在自己身上的伤害值,而且在怪的视界中所有砍杀都是异常血腥的。

  脑海中,原主各种被玩家虐杀的镜头不断的翻来覆去地闪现着,与自己切身经历的一切重叠起来。

  不管原主如何跪地作揖求饶,声声哀求,这些玩家只是围着她嘲笑“看,这个怪好特别啊,竟然知道求饶。这个游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就是就是……”随着话音,就是一刀朝她身体看来,顿时砍掉一支手臂,鲜血喷射而出。

  “对对,杀了它看掉些啥宝贝。”于是各种刀剑胡乱的劈头盖脸地毫无章法地落在她身上……

  所有的记忆叠加一起,梓箐感觉心中竟然没有预期的仇恨。说恨那些玩家么?如果是换做自己,若是遇到一个不同寻常的野怪,恐怕也要各种试探吧。只能说他们的立场不一样。

  既然自己现在是野怪的身份,那就做好自己的本份。凭什么一定要怪去无条件成全玩家的经验和成就?她就要当那个将玩家当练级,虐,照死里虐。

  一个信念在心中变得更加坚定:杀,杀杀,杀玩家!要让那些玩家们知道,怪也是有尊严滴!

  梓箐拖着无比疼痛的身子爬回帐篷。

  痛定思痛,澳门赌博网站:看来自己这段时间做的太“高调”了……关键是没有高调的资本,那就是找虐啊。

  ……

  半年后,梓箐终于从19级升到20级。

  20级是玩家的一个坎,对于野怪而言也是一个重大转折。

  梓箐超越了原本的等级后就变成精英怪,可是当她达到20级时,她的身份立马有了质的飞跃——boss。

  “叛变的游牧民”后缀从“精英”变成了“boss”,而字体也变成了蓝紫色,边框的火焰更鲜艳更霸气。

  更喜人的是她现在所有属性值全部翻倍。原本单调苍白的属性值面板也逐渐变得丰满起来。

  叛变的游牧民(boss)

  等级:20

  生命值:12000

  防御值:180

  攻击值:160

  体力:50

  敏捷,速度,这些细节的属性值也逐一显示出来。初始值和其他普通野怪一样,都是5。只有等她再次升级时,这些属性值才会跟着提升。

  梓箐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能不能离开这方寸之地。若是不能离开,自己顶着如此“夺目”的名字,在一众普通小野怪中鹤立鸡群。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子,告诉玩家这里有一个野外小boss,然后等着玩家组队前来虐杀自己吗?

  那样的话自己就算是有几千的信仰之灵也不够死啊……

  想着先前的各种死法,身体本能地恐惧和颤抖起来。

  就算自己这个老油条都如此,可想而知原主是怎么挺过来的,没有金手指,没有任何特长……被一次次的虐杀中是何等的孤独和绝望。所以才不得不寻求使者来为自己人生逆袭的吧。

  亦或许正是这种无边的痛苦和绝望,日复一日的磨砺着她的精神,将她对自己原本身份记忆都模糊了。

  收回这些乱七糟八的思绪,梓箐现在的原则就是,尽可能的避开玩家,低调再低调,少惹麻烦。

  梓箐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升级后就立马去开始试探系统君的底线……

  二十米…二十五米……五十米……已经超出她先前距离篝火最远的地方了。

  梓箐心情不由得有些激动。稳了稳心神,再次向前迈出步子……想着先前一次次充满了森森杀意的“警告”,她走的每一步都很小心很谨慎。

  一步,两步……没有叮的系统提示音,没有系统的警告声…自己发现终于可以离开篝火了?!

  不过就在她距离篝火一百米的时候,系统君还是弹了一个对话框出来:

  警告:脱离篝火范围就不再受到营地的保护,请问“叛变的游牧民”是否决定离开?

  梓箐被困在这个篝火旁已近一年了,外面就是刀山火海,她都决定走出这个地方!

  于是毫不犹豫点下“是”。

  叮:“叛变的游牧民”你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野外游荡boss,请问是系统给予盈亏支持还是自负盈亏?

  梓箐一下子戒备起来,“自负盈亏是什么鬼?”

  系统立马跳出一个下拉框,对自负盈亏的概念做了非常详尽的阐述。

  梓箐一目十行看完,总结下来就一句话:羊毛出在羊身上。

  游戏里所有怪物死亡掉落的经验和物品,都是从野怪身上剥夺的。若是营地里的固定boss,每次被玩家杀死的掉率都是由篝火提供。而一旦离开篝火,boss被玩家杀死同样也要给玩家一定的掉率,这个时候若是由系统支付,boss就不会承担掉率费用,但是以后boss杀掉玩家所得到的东西也归系统。

  梓箐感觉自己手不由得有些颤抖,没想到要当一个“自由”的野怪也这么……难。

  梓箐看到属性值面板上又多出了一个条框:掉率。

  系统随机从包裹里抽取几样物品放在条框里,也就是说自己被玩家杀死,这些物品就会掉落出去,当成那些玩家杀死boss的战利品。

  梓箐算了一下,以自己现在的等级和物品,也就够她死两三次而已。

  在营地保障和自由之间,梓箐一咬牙,豁出去了,还是选择了自由。

  这世上哪那么多只有好处没有付出的便宜给你捡?果断选择“自负盈亏”的自由野外boss之路。

  终于脱离营地了,终于离开那个禁锢自己的方寸之地了。

  顿觉天高云淡风清,终于看到除了那些帐篷,篝火以外的景物。

  梓箐纵情奔跑,感受着清风拂过面颊撩起长发的速度和自由,

  跑出营地范围,脑海中突然响起一声“叮”的系统提示音。

  梓箐身体猛地一僵,她这一年多来已经对这种系统提示音弄的快要精神崩溃了。

  赶紧调出面板。

  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梓箐稍稍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警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