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92章 不能太“另类”
  刚一进去,还没来得及整理自己的身体信息,就看到一队玩家在mt带领下,气势汹汹地清怪,不断朝这边迫近。

  梓箐这才发现原来在他们周围还有几堆篝火,都像她这里一样,在篝火围着六七个人形怪,在二十米半径内散漫游荡着。

  他们只是按照系统设定,当那些玩家靠近篝火时,就一窝蜂的胡乱扑上去。谁先招惹他们就攻击谁。

  自然是那个mt当头,扛着所有攻击,后面有奶妈不停加buff,再有弓手和骑士开始像收割稻草一样挨个儿地将那些野怪搞定。

  他们挨个营火地扫荡,然后到了梓箐所在的篝火前。

  梓箐正想着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很显然这队玩家实力不弱。自己现在实力最多就k掉奶妈…算了,还是先避其锋芒,躲过这次再说。

  就在她准备藏在众人身后,躲回旁边那个又矮又小的帐篷里…这玩意儿最多也就装一两个人,她也不知道游戏怎么会设定十几个野怪才用这么小一个帐篷。懒得腹诽,正要钻进去,却听那伙玩家中一个弓手说道:“老大,就是这堆营火旁边,有个怪很不寻常,她不会攻击人,不管你怎么打她,她都只会抱头绕着篝火乱窜,或是跪在地上磕头作揖,特别搞笑……”

  语气中充满兴奋之情。

  旁边一个穿着普通盔甲的骑士,一幅正义凛然的样子,“是的,我上次与王子来练级的时候也发现一个怪与普通怪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游戏公司可以留下的一个bug,等会再试一试,若是让我们找到就发达了……”

  众人越说越是兴奋,看着这些依旧对周围一无所知的,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的野怪,就像是看到无尽的财富和各种荣誉一样,变得无比热切起来。

  梓箐一听,就像六月天一盆冰水浇在头上,顿时透心凉。

  原来原主那些异于其他野怪的动作早已被这些比鬼还精灵的玩家掌握了…若是这次被确认,她还不知道该怎样脱离魔掌呢。

  思及此,她下意识看看自己和其他野怪……

  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堆篝火旁边一共有六个怪,三男三女形象。男的都是一张兽皮斜绑在一边肩膀,在腰间系了一条脏污的布条。

  女的都是胸口和腰上围了一张破旧脏污的豹纹兽皮,线条凹凸有致……面孔嘛…都是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梓箐硬生生止住想要去躲一躲的想法,然后跟另外两个野怪一样,开始在走来走去,间或停一下,东看看西瞧瞧,装作看风景……哦错,是望风的样子。

  且说那一队玩家大概已经商量完毕,彼此嘱咐着,“都给我打起精神,注意点儿,一定要看清是哪个怪,然后将它单独隔离出来……”说完嘴里还不停咕咕哝哝,“真是,穿一样长一样,真不好分辨的……”

  头顶着“大刀哥”的mt和先前一样,一马当先冲到篝火旁边,双腿叉开下蹲,“啊”地大吼一声,身上亮起一层红色的防御罩,然后……然后竟然朝众怪撅起屁股,用手拍了拍,还回头扮了个鬼脸…这是mt特有引怪技能——嘲讽。

  果真,一众怪纷纷扑向他……

  既然那些玩家那么注意她这个“异类”,梓箐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任何异常来,也扑了上去,开始一爪一爪地挠……没错,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野怪,只有这么一个技能,就是站在原地,右手从上斜向下的挠。而系统就会直接计算出攻击值来。

  在他们眼里,也就是在对方铠甲或者脸上手臂上留下一道道爪印而已。至于玩家视角,会视玩家开启的逼真程度而现实出不同的效果来。

  那一群玩家看见所有怪都扑向大刀哥,无一例外,微微愣了愣,就听见mt疯狂大叫起来:“奶妈快加血啊,我挂了你们也跑不掉……”

  奶妈回过神,立马加了几个buff,其他人才开始攻击。

  “md,所有怪都在攻击,究竟哪个才是那个bug啊?”

  “管他呢,先将攻击大刀哥的怪干掉,说不定那家伙已经钻进帐篷也说不定……”

  听到这句话,梓箐心中咯噔一下,妈呀,幸好自己刚才没有自作聪明往帐篷里钻呢。

  身边的野怪一个接一个倒下…这时,一个穿云箭射中她,顿时掉了一半的血,痛的她差点就要朝那人扑上去咬一口了。她硬生生将这个念头按了下去,因为现在她看到作为一个野怪的最简单的属性值面板,在那上面显示着她的仇人值排行榜。

  这个mt排第一,然后就是按照伤害值排序…所以她不能越过这个排行榜。

  又抓挠了几下,她的血条噌噌噌见底,然后……华丽丽挂掉。

  梓箐看到自己的属性值面板跳出来,上面信仰之灵减少一个。

  她没有立马回复生命值,而是继续躺尸。根据系统设定,掉落地上的石体和物品有半个小时的空挡时间。

  这些玩家果真去将帐篷翻了个底朝天…自然是一无所获,愤愤然地出来。

  “竟然没有了…奶妈,这队里就你最闲,刚才有没有看到怪不同寻常的举动?”那个骑士问道。

  本来是一句很平常的问话,可是前面加上“你最闲”几个字,立马就变了味道。

  奶妈是一个丰胸细腰的女性玩家,她最讨厌别人说她是在队里混的了。好吧,的确一开始是觉得当奶妈最轻松,只需要给别人加加buff就行了,而且还是队伍里最不可或缺的那种。可是真正组队了才发现,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嘛,队伍里一旦死人了,所有人铁定第一个说这个奶妈不称职,没有加好血。

  所以她立马不满的反击,“什么最闲了,要不是我刚才加血及时,你在那乱引怪,早就****死几次了……”

  两人吵了起来,其余人开始劝架,这你来我往之间,完全将刚才的事情岔开了。

  众人又将地上的怪物尸体清理了一边,就差虐尸了。仍旧是一无所获,最后悻悻然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