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82章 分别
  黑袍见大势已去,在梓箐面前虚晃一招,而后使用血遁之术逃之夭夭。

  梓箐此时心中已有牵挂,不敢追出太远。

  她已经看出来了,这里有两拨海盗,先前彼此忌惮和竞争的关系,曦燃等人反而相对安全。现在自己将其中一伙打散,而另一拨趁机将对方灭掉,一家独大,若是自己这时离开,他们定会毫无顾忌地攻击曦燃他们。

  梓箐按落船头,众人看着她像看到救星一样,澳门赌博网站:神情中充满了庆幸,惊喜和感激。

  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梓箐给阵盘重新拍上灵石,便对曦燃说:“这些海盗非比寻常,先离开这里再说!”

  曦燃面色有些为难…“那个…他们已经好久没有饮水和食物了,所以…”

  梓箐略微顿了顿,而后从随身包裹中拿出一些水囊和食物,让曦燃去分与她的船员。

  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先前曦燃也用灵液瓶装水,从一个锦囊中拿出远远超出其体积的东西,说明这个剧情世界本来就是允许玩家的随身空间,只不过她的“随身空间”更牛b一点而已。而以她现在的实力也足以让她能捍卫这样的“优越感”。

  曦燃神情中不出梓箐所料的显露出惊异之色,而后换上郑重之色,抱拳一礼:“大恩不言谢,燃必厚报!”

  众人有了清水和食物补充,那些都是梓箐农场中产出的蕴含了灵气的食物,很快补充人体体力,精神大振,而后开始全力划桨。

  而那些围在周围的海盗船此时竟不顾一切地挡到前方。

  曦燃大急,下令减速和拉转船舵,避开与对方直接对撞。

  先前两拨海盗对峙的时候她亲眼看到他们船只装备十分精良,船身布置暗器,而自己的船修整再好,也只是一艘改装后的商业轮船,具有其先天不足。

  梓箐连忙大声说道:“不要管那么多,给我全力航行——”

  神识中,十多艘如同黑鳍鲨的冲锋舰带着凌厉杀意朝他们迎面急速驶来。梓箐估计,很有可能就是这些海盗召集来的援兵。

  对方敢豁出整艘船与他们鱼死网破,也想要将他们留下,看来情况真的十分紧急。若是真如这些海盗所愿,等会必定会对他们形成包围圈,到时再想走就难了。

  前有轮船拦截,两侧有海盗夹击,炮火不断打在船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能量罩将所有的摧毁力量卸去,可是冲击力仍在,船儿就像风中落叶,被风一会吹向左一会刮向右。

  这样的战斗,完全就轮不上人力刀枪劈砍的份,所以众人都没有去扬刀舞棒的故作声色,而是神情凝重地看着前方,希冀地望着梓箐……

  既然她敢下令让船与对方硬碰硬,若没有大杀招,无疑是加快众人覆没而已。

  他们这个时候都选择相信,简汐寒既然能从巨无霸的海蛇腹中出来,又如天神一样让他们脱困,此时也定能神乎其能让他们摆脱这些海盗。

  梓箐也真没让他们期望落空,只见她昂立船头,衣裙猎猎,待得两船相距百丈之时,猛地祭出鉴天印,倏地飞到空中,变成一座小山大,然后朝着挡在前方那艘船当头砸下。

  一力降十会。

  不管轮船上的防御如何强,它也不过是浮在海面上的船,大山重压之下,防御罩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然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被直接压入海里。

  就在其被压入水里的当口,曦燃的船如箭一般从水面上穿行而过。

  鉴天印就是这点好处,你有多大元力,它就能发挥出多大的实力。梓箐此时将自己体内的元力倾泻而出,为轮船扫开障碍,顿时脱离瘫坐在船头上。

  鉴天印倏地变小,飞回她手中,倏地钻入丹田静静温养起来。

  几人看着刚才惊险一战,对梓箐又有了重新认识。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现在他们必须甩开前面迎来的十几艘冲锋舰艇。

  梓箐脱力,不得不返回船舱休息,其余众人憋了许久的愤怒此时终于有了倾斜口。

  那些冲锋舰速度是块,可是他们船上几乎没啥防御力,顿时被天元,上官和曦燃等人打的落花流水。

  终于冲破重重包围,天边一条黄褐色的海岸线遥遥在望。

  快要进入港口了,料定这些海盗也不敢公然违抗沙洲的法令,在港口内对他们动手。

  沙洲,地如其名,入眼一片黄沙漫漫。所有一切都镀上一层黄褐色,在日光的照耀下泛着灼灼的光辉。

  城堡,房舍,都是用法术加持过的,否则无法凝聚成形。

  梓箐在船上经过两天的休整,体力元力精神力具已恢复。船已抵岸,也到了与阿茹等人分别的时候。

  众人听了梓箐的话都显得有些意外,他们差点都忘了先前对方就是为了乘坐轮船度过大洋才上这条船才聚在一起的。

  可是在海上经历了那么多的争斗和危险,彼此相扶相携,都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已经当成朋友当作伙伴,此时说道分别,都有些难以接受。

  阿茹问:“那…你…要到哪里去?”

  梓箐应道:“我想看看这个世界,告诉世界,我简汐寒来过。”一如当初她离开山村对母亲说的话。

  几人相视一眼,看向梓箐的眼神说不出是欣赏还是感慨。的确,貌似也只有她这样的实力才敢跟这个世界说“我来过……”这样的话吧。

  阿茹嗫嚅一下,继续道:“我我们要寻找生命元晶,要游历很多地方,你…和我们一起吧。”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多谢你们的美意,不过我习惯一个人无所拘束。所以,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曦燃自从走出家族宗门就是一个世界旅行者,生性豁达,认识许多朋友,都从结识到相伴再到分别,所以看待这些已经很淡了。

  朋友嘛,就是要彼此相知于江湖,相忘于江湖。

  恰时,一个家族管事在客栈找到她,说族中发生了大事,让她速速回族。

  曦燃问阿茹等人,“你们初来沙洲,人生地不熟,不如先到我族中休整一二再做打算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