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80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梓箐连忙扔出几张高级烈焰符,扩大和巩固洞口,而后施展搬山填海的大挪移神通,伸手虚抓,将整艘轮船从洞中送出,使出最后一丝力将其推出海蛇身体。

  梓箐将轮船送了出去,而自己一头扎进海蛇身体。

  此时海蛇因为受伤,它不得不动用元晶能量修复伤口,梓箐终于又感应到生命元晶的位置。

  只见先前被攻击出来的巨大豁口,也正以眼见的速度修复。恐怕再过一会它就会完全恢复,再次对船发动攻击时,要逃离就难了。

  所以一不作二不休,只有先取了它的元晶才能一了百了!

  且说被送出海蛇身体的轮船在高风疾浪中破水而行,他们发现梓箐没在船上,正要回去救,可是海蛇此时正在海里剧烈挣扎,激起千层巨浪,浪涌实在太高,根本无法控制船的方向,只能顺着波浪推助而行。

  而以他们的法术,还无法冲破这滔天的水墙,只能兴叹。直到船航行出数百里远,海面才稍稍平静下来。

  众人死里逃生,心有余悸,望着太阳升起来的地方,一直等了好久……

  阿茹说:“那妖怪将元晶藏匿极深,只有在动用元晶能量的时候才会显露一二,刚才它修复伤口的时候特别明显,我想汐寒姐姐可能是去取元晶了……”

  上官哇呀呀地叫道:“这人真是的,她不怕死吗?”

  天元问:“这个元晶有多大?”

  阿茹顿了顿:“大…大概有一个椰子那么……大。”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其实刚才那妖怪刚刚露面,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就被吞吸进对方腹中,就知道它才是这片海域的巨无霸。若不是简汐寒用神通抽掉对方肠胃中的腐蚀粘液,恐怕已经撑不到现在……

  在海上等了一月余,粮水殆尽,只能捕些海鱼勉强果腹,而淡水成了头等难题。不得已,只能重新标准航向,准备起航了。

  且说梓箐本想趁着海怪使用元晶之力时,一举夺取,未料这海怪着实厉害,竟然将元晶深藏于脊柱中。

  坚硬的脊骨堪比炼器,而且厚比城墙,在她破开脊柱的时候,上面竟然还有雷电之力,差点将她电的个里焦外嫩。

  幸好她一向行事谨慎,随时都给自己身上加持了几道防御符能量罩,在击碎了能量罩,又损失了几个信仰之灵后,才彻底抵消了伤害。

  她心有余悸,好强大的海怪!

  若非自己手段多,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可是现在看着那么大的元晶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让她就此离开,是万万不甘心的。

  索性银牙一咬,所谓富贵险中求,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这等好事?若是不豁出去付出点代价怎么能行!

  无奈,最后只得用傀儡和法器和符箓等手段定向攻击,而自己则从旁去除其他干扰。

  海怪身体庞大有优势也有劣势,此时梓箐就像是一只附骨之蛆,已经钻进对方身体,它身体再庞大对她也是无可奈何,只能通过修复能力和脊柱上的雷电力来干扰梓箐。而梓箐的破坏能力远比它修复来的更快。

  于是海怪便将更多的妖怪召集来……

  海怪身体顿时变成一个惨烈的战场。

  梓箐一边等着傀儡法器将脊柱破开,一边斩杀妖怪,忙的是不亦乐乎。

  直到再没有妖怪赶来,海蛇往海底钻去,海面上终于恢复了平静。

  梓箐不仅用最强的防御符加持,还将以前使用的海底航行器给拿了出来,就算是钻到数千米的海底也是不惧!

  这般折腾了将近一个月,终于听到脊柱破开的声音,梓箐钻进蠕动的脊柱中心,将已经完全与海蛇身体融为一体的元晶取出,丢进农场。

  海蛇没有源源不断的能量支撑,血肉之躯的身体被强大的海水压爆,只剩下一个具堪比炼器的骨甲,扫入农场。

  折返海面,招出指示罗盘,上面已经没有丝毫印记了。

  先前梓箐在船上留下印记,可以通过罗盘确认方向,看来他们已经驶出罗盘感应范围,身在千里之外了。

  招出一艘飞行舟,设定好方向,急速飞行。

  梓箐静坐在飞行舟中,分出一缕精神力注意外面动静,而心神则沉入识海,还是整理这次战斗得失。

  这次大战,险之又险,虽然最后胜出,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农场内存的符箓损耗的七七八八,刚刚修复炼制的几具傀儡也彻底损毁,还有那些法器也折损的差不多了。

  好在总算将生命元晶拿到手,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梓箐再次感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招术都是浮云呀。

  方圆千里的海域都十分平静,没看到一只妖怪,看来在过去一个月中,那海蛇将那些小妖怪召集来,一句被她斩杀干净了。

  飞行四天,梓箐终于看到海面上出现几个小小的白点,同时有几股驳杂的能量波动传来…还有指引罗盘上的信号也在一闪一闪的。

  是曦燃的船!梓箐连忙按下飞行舟迎了上去…

  梓箐刚刚飞临上空,一股霸道的杀气朝她的飞行舟凌厉劈来。

  她连忙跳了出来,翻手将其收入农场,堪堪避过这一刀。同时往身上拍上几张防御符,抽出双剑,反手就朝刚才刀气袭来的方向砍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厮不问个青红皂白便直接下杀手,刚才若不是她神识敏锐,捕捉到杀气,恐怕连人带飞舟都要被劈成两半了。

  她这一剑着实狠辣,对方的轮船就不像她的飞行舟,可收可放,被梓箐的如虹剑气击中。

  咦,没破?!

  原来他们也是个修炼老辣之人,在船上布下结界,梓箐这一剑虽然没有直接将防御罩破开,却让其轻颤几下,船身发出痛苦的吱呀声。

  梓箐唰唰唰接连砍出几剑,防御罩终于不堪重负,化作一团星点溃散掉。

  一个身着黑色袍服的人冲天而起,抡起一把冒着黑炎的大刀横空斩来。

  梓箐眼睛微眯,来的正好,刚才偷袭自己的正是这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