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77章 新队伍
  曦燃说:“现在海上也有越来越多的海怪进化成妖物,它们之间彼此厮杀吞噬,随着时间推移,到最后生命元晶会越来越集中,形成更大的妖怪。所以我们在这里耽搁的越久,返航就会更加危险。不过来的时候船体已经受损,必须修复和加强,我正让人加紧改造轮船……恐怕至少还要十天才能完成。”

  她顿了顿,“不过却可以将轮船即将起航的告诉贴出去,相信她定会前来。”

  果不出所料。

  梓箐看到告示后真的前往城中大厅。当她看到那女船长与天元三人一起朝她走来,她便大抵明白了。不过看他们神情平和甚至带着一丝欣喜,想来并无恶意,所以心中也没有任何抵触。该打招呼的招呼。

  经过一番介绍,曦燃看着梓箐目露惊异之色,刚才她用所有探查手段,竟然都感应不出对方真实修为,神情不由得更加郑重起来。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年龄比自己好小一些的女子,功力远在自己之上。

  自从自己正式出道掌船以来,到过不少大陆,这还是她第一次遇到功力如此高深的人。

  一通寒暄,在得知梓箐竟然也是猎妖师传人后,曦燃也不遮掩,直接问道:“想请问贵宗是否有什么以前留下的…传承的…宝物?”她话刚出口就觉得有些不妥,虽然看得出对方也是个坦荡之人,不过开口就问别人的“宝物”,任谁听了心里都会有其他想法吧,正要解释,却见梓箐直接就掏出一个瓶子放在桌上。

  梓箐简略地将自己情况做了介绍后指着瓶子说道:“这灵液瓶被历代仙人供奉在宗祠内,我临行之际,族长亲手交给我的镇族之宝,说此物是老祖宗以前从宗门带出来的。”

  曦燃一看这瓶子,与自己的对照一番,发现在瓶底刻了一个极小的符文,果然出自同一个炼器师之手。

  所以,对方也极有可能是天一道后代传人。

  曦燃感慨:“真是缘分啊。”一定要去天物山看看。

  梓箐想着原剧情中全村覆没,此番也并不想有人去打扰他们的平静生活。料想曦燃如此说,肯定是因为看到自己功力比她高出很多,觉得自己所在的村寨定然是一支大很强大的家族,说不定才是天一道门传承正宗,如此,传承的宝物肯定不只是一个小小的灵液瓶。或许正有她想要的信物。

  于是神情真挚地说道:“实不相瞒,我们世代生活在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山村,村中之人以修炼长春功法强身健体,大概一年前妖怪突然袭击我们村子,情急中大概是激发了我体内的潜能,这才修为暴涨,灭掉妖怪,然后承全村人的期望,下山猎杀妖物,光耀猎妖师的传承。”

  曦燃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过既然对方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不便勉强,这事就此揭过。

  且说五个人经过一番准备,终于成行。

  黑漆漆的海面与阴沉沉的天空连成一片,妖气弥漫。

  曦燃面色凝重,忧心地道:“看来情况又更加严重了,希望这次也能够通过。”

  梓箐内心一直有个疑惑,那就是天元等人在三年多前就开始猎妖,而自己所在的村子在一年前遭受妖物攻击,之间存在几年的时间差。所以很有可能并不是整个世界的动物植物都妖化,而是一部分地方妖化,然后流窜到其他地方。

  问道:“对了,你们知道那些生命元晶是什么时候突然降临到这里的吗?”

  天元说:“大概是在五年前,师傅夜观星象,看到一个流星群袭来,便说将要天下大乱,于是让我下山猎妖,并将它们体内的元晶带回净化。不过在此之前要找一个拥有能看透事物本质的特异功能的人,有她同行定会事半功倍。”

  不用说,这个拥有特异功能的人正是阿茹。

  曦燃补充道:“我身处冷沙洲,大概也是三年前,突然所有的动物开始躁动起来,然后有的开口说话,有的反噬主人,族长便让我们家族弟子全部出动猎杀妖物,同时寻找传承信物,以开启天一道正宗,弘扬道法。”

  梓箐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眼睛落在上官言身上,后者一直跟她不怎么对付,见梓箐看着他,立马炸毛,戒备地抱着大刀,叫道:“你你看着我干什么?……”

  梓箐说:“那你呢?怎么和他们成一路的?”

  天元解释。原来阿茹的神通并非生来就有,而是需要遇到有缘人才能激发出来。那天天元根据指引找到阿茹,突然从旁边斜刺刺杀出一个人来,正是上官,说阿茹也是他正要找的…说他掉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在阿茹身上。于是他们就这样凑在一起了,经过无数次生死历练,彼此感情十分深厚。

  梓箐听入了神,下意识问道:“你是说…他身上缺了一样东西?”

  上官言暴躁地叫道,“你说什么?什么少了?来,来干一场啊……”

  梓箐没有理会,而是陷入了沉思,先前跟那提线木偶大战的时候就发现这上官很不一般,此番听天元说来,更是觉得不寻常。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正要说话时,却听见外面放哨的船员大喊一声:“啊,妖怪来了,妖怪来了——”

  众人反应异常迅速,倏地钻出船舱。上官依旧是第一个提刀冲了上去,伴随着他招牌式的大叫,以及刚劲的砍杀声,不过很快就被汹涌澎湃的海浪声所淹没。

  天元拉住正要跟他们一起跑出去的阿茹说道:“你不要出去,就在这里等我们。”

  说着抡起手中的一支法杖,绕着阿茹转了一圈,道:“外面颠簸的厉害,若是掉进海里,怕顾不过来。”

  阿茹站在圈中抱怨道:“你就不能将这个圈画大一点吗?再不然让我有个榻榻米靠着也行啊……喂喂……”她还没说完,天元已经跑没影了。

  “每次都是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