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73章 好强的妖气
  梓箐倏地转身,视线从三人身上扫过,“呵,你们还真是执着啊。我说过,我没有拿你们任何东西,更没有抢你们的什么。既然你们以除魔卫道为己任,要收集生命元晶是吧,喏,那城中就有一只高级妖怪,身上定然有一块大的元晶,想要,就用自己的本事去拿吧。”

  上官言银发刷地飞扬起来,又要动刀子,天元连忙拦住他,很是义正言辞地说道:“一码事归一码事,你拿了我们的东西理应还给我们。至于这城中的妖怪……我我们自然也要对付。”

  他虽然看不到那些密密麻麻的丝线,不过这里妖气这么浓烈,心中就觉得有些不好对付,不过这个女娃如此嚣张,自己总不能在对方露怯啊。

  “就是,那些元晶本来就是我们的,不料却被村长一下子吞到肚子里,然后才变成妖怪的。是你突然出现将元晶夺走了。”阿茹嘟着嘴,有些委屈地辩解。

  梓箐哦了一声,尾音抬高,说道:“所以那个村镇的灾难实际上就是你们带去的?因为你们要将元晶拿出来诱惑对方,所以对方才会变成妖怪,才将周围的妖怪都吸引过去的?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你们布下的那个结界一旦被破,里面上千村人都会成为妖怪的盘中餐。可是看看你们当时又做了什么?却在那里纠缠不休。而元晶正在抹灭村长最后一点意识…你们到现在还觉得那是我抢了你们的东西吗?”

  三人语结,阿茹焦急地辩解,“这位姐姐…事情的确如你讲的那般,可是…可是我们也是无心的,哪里想到。你也知道这元晶对于普通人是绝对的灾难,我们这次就是要将它收集起来,将其彻底净化。”

  上官言将大刀往梓箐一指,暴躁地叫道:“跟她唧唧歪歪那么多干什么,有本事再打一场。”

  上次在梓箐手上落了下风,让他心里很不服气,一直就盘算着要好好打一架。

  天元拉住他,对梓箐说道:“村庄的事的确有我们考虑不周的地方,再次谢过阁下出手相帮……”

  梓箐连忙打住,“诶诶,别介,我从来不喜欢帮助别人的,我更不是为了帮你们才出手的。”

  天元一滞,声音也沉了下来,“这么说你是不会将元晶交给我们了?”

  梓箐轻嗤一声,“交给你们?为什么?凭什么?我再说一次,不管你们是背负了多么伟大的拯救天下拯救黎民苍生的重任,可是不要往我头上按好不。你们要收集元晶,你们要拿去净化,你们尽管去搜集好了。可若是因为我身上有元晶,就觉得我应该理所当然的交给你们,那就大错特错了。你们若真要硬抢,我亦是不惧!”

  梓箐神情傲然,好话歹话说尽,还纠缠着,那就管你是主角配角,大不了打上一架!

  其实她也是因为看到这三人行虽然有些三角关系的言情风在里面,但都算心性不错,心底的确是仁善之辈,才没有动手的。否则……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自己给他们当免费劳力当配衬的理由啊。

  一番争执唇枪舌战后,三人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不过这下算是把梓箐给缠上了。

  梓箐看看城市上空,回头看向他们,说道:“这次是你们上还是我上?公平起见,你们先选,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谁杀死妖怪元晶归谁,你们没异议吧?”

  本来就是这么个理。

  上官言气不过,冲上前,“哼,当然是我们先上,你就在一边看着吧。”说着拈起一团白云便御空飞入城中。

  阿茹本能觉得不妥,她有些焦急地看向天元,后者神情凝重,他其实很想阻止那个冒失鬼的,不过让他去探探情况也好,反正他有护命法宝,死不了。

  在梓箐的神识中,上官言刚刚靠近高高的城墙,就被无数有形无质的丝线给包裹起来,而随着他往城中进入更多,身上缠绕的丝线就更多。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仍旧举着大刀,一幅要砍要杀的样子。

  不过一会,就传来他唔唔的求救声,最后竟然是连唔唔的声音都没有了。

  天元大惊,没想到那家伙这么快就被摆平了,不再迟疑,他猛地大吼一声,身上立马亮起一层黄色的光晕。

  然后飞身冲入城中。

  那些丝线接触到他身上红光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立马避开。

  进入里面,他看到上官就那么呆愣愣地悬停空中,身体和四肢无任何意识地扭动着…他脑海中立马浮现一个词——提线木偶。

  视线扫过,发现城中所有人都是和上官一样,全部悬停空中,做着各种动作。而有些,大概是被控制的久了,身体里的生命元能被丝线完全抽掉,躯体已经发黑干枯,然后被风轻轻一吹就散架了,掉落地上化作齑粉。

  好强大的妖力!他感觉聚在自己身体周围的丝线越来越多,身上的红光也越来越弱,元力在飞快的消耗,他抓着上官,用身上的罡气罩将丝线逼退,然后拼着最后一点元力将上官带出城。

  法力不继,两人重重摔在地上,却见后面丝线如一团红色的瀑布一样朝两人席卷而去。

  梓箐见此,身形一动掠至两人背后,毫不犹豫朝涌来的丝线拍出一张烈焰符。

  烈焰符在她真元催动下,顷刻间爆出一个簸箕大的火墙,将涌来的丝线尽皆挡住。

  刚才天元祭出自己罡气罩时,她就留心观察,是火属性的。那些丝线怕火,那么烈焰符肯定能克制它们。

  天元心有余悸,感激地看了梓箐一眼。而上官也被摔醒了,伸伸懒腰,“哎哟,我这怎么觉得这么累呢?”

  天元稍稍放下心来,能动能说话就好。没想到上官只被丝线缠了一会,就让他感到疲惫了,若是放在普通人身上…恐怕这整座城市的人也不够那妖怪吞噬多久。

  回过头,澳门赌博网站:却见那个女子已经飞掠到了城墙上,他下意识喊道:“那个妖怪应该是提线木偶进化而来,擅使丝线……”

  梓箐回头莞尔一笑,“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