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67章 不枉此生
  上官言感到“危险”袭来,下意识用手捂住腰间的钱袋子,同时身体朝15边坐了坐。

  啧啧,跟这两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祖宗在一起真是太亏了,平时自己辛辛苦苦赚点外快就要供他们吃供他们住。帮别人降妖除魔收取点报酬本就天经地义吧,他们却说这是他们的“本份”“不收钱”,好人都给他们当了,好吧,临到掏腰包的时候就眼巴巴地望着自己。

  现在还想跟自己来这一套,没门。

  阿茹和天元两人眼神交汇,阿茹便朝上官言坐过来,摇着对方正拿着一只油嗞嗞的烤鸡腿的手臂,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上官哥哥,收集元晶不也是你的任务吗?所以我们要同心协力啊……”

  阿茹另一只手从桌下摸到对方的钱袋子,轻轻扯了扯,感受到压在上面的手的强烈抗拒之力,于是又在上官言耳边叫了两声“上官哥哥……”

  上官言整个身体就酥了,虽然心里仍旧不乐意,可是诚实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他,乖乖让阿茹将钱袋子拿了去。

  阿茹将钱袋子交给天元,天元看也没看,就直接将一整袋子钱推到族长面前,“相信这些应该够了……”

  上官言见此,激动的差点跳起来,“什么叫够了,那可是我们所有的家当啊,全部都拿出去了,以后三人吃什么住什么啊?……”真是不当家就不知道柴米贵,这两个败家子。

  “啊——”不过他所有的激动都被一声惨叫所取代。阿茹狠狠一脚踩在他脚背上。

  族长面露难色,他朝在座另外几个同宗的猎妖师看去,都纷纷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向天元。最后他对天元说道:“这位小兄弟…哦不,天元大师,我我们实在是没看到你们说的啥晶块,你们不信问问他们……”

  几人忙不迭地摇头。

  天元说不出的失望,阿茹还不死心,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布袋,从里面倒出六七颗大如胡豆小如绿豆的晶块,说道:“就是这种样子的晶块……”

  几人争相观摩,面色恍然,原来所谓的天降祸星就是这个玩意儿啊。看过后,仍旧是纷纷摇头。

  天元三人不由得泄气,族长将钱袋子推向天元,“您看这钱,我们实在是……”

  拿出去的财物怎好意思收回来啊,天元义气地说道:“听说有几人葬身妖物之口,这些财物就当是给他们的抚恤,聊表我们的心意吧……”

  “唔唔……”阿茹使劲捂住上官言的嘴,反剪了他的手往门外拖去,一边朝众人歉意的笑笑:“你们先聊,我带他去散散步……”

  上官言感觉自己心都在滴血啊…如果说真换回一颗晶块的话也算物有所值,可现在问题是什么都没得到,白白损失那么多钱财。

  且说梓箐在宗祠一事结束后便跟着母亲回家,毕竟款待贵宾这种场合不是她一个普通的小小村民能够参与的。

  梓箐从哪三人的言谈举止,她隐隐觉出他们或许跟这个任务的整体剧情有莫大关系。

  她想,如果是按照原剧情走的话,这个村庄的人已经被妖物全部吃掉,而他们三人现在出现在这里会怎样?自然是跟妖怪大战一场,然后将那晶块收入囊中。而这个村庄的惨剧只是他们游历的背景色……

  所以,如果他们真的是男主女主的话,自己跟着他们势必会接触到这个世界真正的剧情主线。

  可是另一个问题来了,跟着他们,势必要以他们的剧情为主线,那么他们的恩怨情仇也会牵连到自己。以她多年的任务经验来看,身为男主女主,他们的身份来历肯定不会简单。所谓的不简单也不过是各种误会,扯出各种关系,然后彼此纠缠来纠缠去的。

  再则,还有一个融入和信任问题。很显然,他们三人现在的关系就像铁三角,且不说自己怎样取得他们的信任,就算是对方同意让自己跟他们一路,当一个独立于铁三角之外的局外人算什么?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梓箐已经知道生命元晶中蕴含极强的生命元力,只要善加利用,未尝不能将其提取出来为自己所用,所以她要猎杀妖物完成任务,也要收集元晶。

  即便那个阿茹有感应到元晶的神通,跟着他们,得到的元晶也落不到自己手中。

  梓箐思量再三,最后决定还是自己单干,索性把自己简氏猎妖师的名头挣出去!

  当简母做好饭菜时,梓箐就有了决定,说道:“妈妈,我的道术已成,想到外面去历练历练。现在天下妖物四起,正是我们的用武之地。”

  “好啊好啊,我也去我也去……”原主弟弟简寻安连忙拍手附和。

  简母斜了只有**岁的寻安一眼,叹了口气,神情沉重地对梓箐说道:“哎,寒寒,你知道我们老祖宗为什么最后会选择在这里隐居起来吗?”

  这些在原主记忆中还真没有,梓箐知道现在任何信息对自己了解这个剧情世界都至关重要,所以凝神认真听母亲的讲诉。

  简氏一族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的天一道门,那时仙门林立,天下人妖魔共存。可是这样的繁荣在一次旷世大战中湮灭。

  天一道门中出了叛徒,可是人们借着灭杀叛徒的由头,攻击宗门,最后幸存下来的弟子聚集一起,以猎杀妖魔为己任。

  这数千年来,他们从原来数万人的大宗门,到最后只有零星几千,最后只剩下几百……几十……

  不断陨落,可是人们对他们却褒贬不一。直到几百年前,这只猎妖族就只剩下最后几个人了,他们便开始隐居于此。

  世事兴衰更迭,的确让人感慨。梓箐看惯人间沧桑,心中并没有太大的触动。

  梓箐沉吟下说道:“人生在世生命一回,或许在这里安居一隅可以过着和母亲你一样的平静生活:结婚相夫教子,整天都围绕在锅碗瓢盆上,生活安宁平静地日复一日。可是,当我老的时候,回想自己的一生,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我想到外面去走走、去看看、去历练,告诉这个世界我简汐寒来过,亦不枉此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