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56章 绝望后的爆发
  仙人的气势果真汹涌,一举一动之间都蕴含了震颤天地的法则之力。

  领头的是一个缕袍仙人,梓箐蓦地睁大眼睛,他不就是上次跟小炉主人缠斗的那个仙人吗?

  现在小炉的主人没有出现,而他来了,难道……

  那么眼前这些仙人,都是曾经设计陷害小炉的一员。这次他们探查到小炉冲破封印的气息,便费尽心机打通通道,目的就是要夺回小炉。

  梓箐顷刻间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梳理的七七八八。还有一点她没想到的是,在原剧情的最后,那个在天良几人打开通天道,从仙界降临的,将女主沐音带到仙界的上仙,正是这个绿袍。

  小炉幽幽的声音传来:“…上次你离开之后,仙界发生一场大暴动,那些仙人联手设计陷害了主人,他临崩溃之际将我与一个九层仙塔融合一起,掩盖我的气息,然后丢到下层修真界中。”

  梓箐暗自心惊,她记得小炉原本的主人好像也是一个大能玩家,却没想到也陨落于此。心有戚戚。

  她立马想到,既然小炉的主人那般费尽心机的保全他,而自己却……顿时有些后悔当时的鲁莽,没有问清楚小炉。

  小炉像是感应到梓箐的愧疚,声音仍旧淡淡的,“守护与被守护,即便那样我可以永远不被发现,可是……被禁锢的自由,以及因为对他亏欠的不安,让我每时每刻都想要出来。只可惜这么多年从没遇到一个能让我全新交付的人……”

  那个天良利用九层仙塔的控制玉盘,将他的能量几乎耗光不说,还将最底层的灵植的灵气全部抽去,变成一片荒漠,彻底毁掉他能量来源。而且还处处设置了阵法,让他也无法引更多修真者接触到秘境。

  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梓箐,这个曾经帮过小炉逆袭过一次的玩家带了出来。莫非冥冥之中真有天意?

  梓箐问:“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言下之意她在这里任务已经完成,要回自己的世界去了,是跟她走,还是自己留下。

  小炉没有回答她,而是说道:“你把我放到你刚才设置阵法的阵心吧……”

  声音飘忽,梓箐突然觉得好陌生。细想之下,貌似她对小炉…或者说小印,她习惯叫他小炉。她对小炉的了解也仅止于剧情介绍,而剧情不仅充满原主主观臆断色彩,还非常片面。所以她真的不了解小印究竟是个怎样的…器灵。

  她只是下意识的就将自己曾经身为“器灵”的感受,带入到他身上了。

  梓箐想了想,身形忽动,掠向阵中。

  且说这些仙人丝毫不收敛自己的仙人气息,齐刷刷的汹涌而来,正想“义正言辞”“堂而皇之”的抖几句震慑的话,却不料这个小小女修竟是连一剧“台词”都没有,折身就逃。

  “贱妇,哪里逃——”

  不过是一个大乘期圆满的修士,还没有经历升仙池洗礼,那就称不得仙人,在他们面前比那些蝼蚁的凡人强不了多少。

  逃?想在堂堂上仙…哦不,是一群上仙面前逃,简直是痴人说梦。

  绿袍张口污秽,身形却轰然掠来,同时伸出大手,直接来个乾坤大手印,朝梓箐当头抓来。

  先前梓箐布置的那些阵法虽说伤不到他们,因为仙人身上有仙灵气,能量等级比修士的真气高了一级。所以仙灵气所凝聚的能量罩仅靠这些普通手段根本破不开。但是阻扰一下还是可以的。

  绿袍的手抓在结界上,顿时爆出一团绚烂的烟花,将他弄的灰头土脸,连忙抽身而退,略显狼狈。

  身形一抖,将所有爆炸的飞沙走石弹开,身上亮起一圈绿莹莹的光芒。刚才确实有些托大了,原以为这样的贱民蝼蚁在他们这些上仙面前吓的站都站不稳,他们只需要叉开腿高高在上接受对方的顶礼膜拜就行。却没想到对方不仅不膜拜,还设阵阻扰,立马激发心中凶性。

  绿袍神情凶恶地怒道:“真是岂有此理,今日叫你知道违逆本尊的下场。”

  另外五位仙衣飘飘的仙人也齐刷刷攻了上来。看似助阵,实则不想让绿袍一人得了仙机。

  虽说在仙界他们早已商量好合作打开通道,合作找回炼天炉…但是眼看着炼天炉就在那个女修手上,若是被绿袍一人得去。他要是再反过来利用炼天炉对付他们,恐怕又少不了一番恶斗。

  索性这次一起出手。

  眼看着那女修顷刻间被他们打成飞灰神魂俱灭的,场上形势陡转。

  只觉周围天地异变,顷刻间就置身到了另一个场景了。

  众人大惊,这,这这怎么可能。

  那炼天炉已经是晋升到天工宝物的行列,可不是谁说炼化就能炼化的。就算是他们这些上仙,想要炼化炼天炉,每个几百年功力也不得行。

  所以他们对方梓箐,压根就没把炼天炉算在其中。

  只全力去对付那个小女修了,却反被陷进了炼天炉的世界中。

  如此,除了求饶,没有任何办法。

  他们哀求并没有得到丝毫回应,周围的空间就冒出重重紫色火焰,顷刻间将他们烧的连灰都没留下。

  梓箐心中禁不住一阵后怕。

  自己设置的阵法竟是连这些上仙一招都没挡下。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啊。

  没想到小炉绝望后所爆发出来的实力竟是如此之强横,比自己当初离开的时候又提升了不少。

  不过她貌似记得作为器灵有一个天地法则约束,那就是他们不能擅自虐杀修士,否则就会遭到天地反噬。

  现在他一下子干掉六个仙人……

  梓箐连忙冲进去,就看到一个白色衣袍的人影,晃晃悠悠地站在中心。天道正将他的这个灵识所化身体渐渐抹去,身体变得越来越淡……

  梓箐大叫:“小炉——你……”

  她连忙随手抓了一个最低级的傀儡出来,放到小炉面前。

  要消失还是暂居到这个傀儡中以从长计议,由他自己决定。

  小炉顿了顿,迷蒙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而后在快要完全消散的前一刻,钻进了傀儡中。

  梓箐则带着傀儡飞出炼天炉。

  一道比水桶还粗数倍的炙亮雷电从天轰然落下,狠狠砸在炼天炉上。

  顿时,无所能破的炼天炉身上裂开一道长长的口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