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39章 不妙
  梓箐将每一步每一寸空间的禁制阵法全部都反应摄入记忆水晶中,相信根据这些信息,她很快就能参悟出一条逃生之路了。

  逃生之路?梓箐心中咯噔一下。

  这只是她潜意识冒出来的一个念头,却让她的心不由得紧缩一下。

  与此同时,那种不安的预感也越加的强烈了。

  心中更加戒备起来。

  小半个时辰后,封觉突然停下,微微侧过身对她说道:“前面就到了,你跟我一起进入。否则身后的阵法会因为没有这引魂石而突然关闭……”

  梓箐暗暗心惊,视线落在悬浮在他前方的那块玉牌上。先前还以为只是一块普通的开启禁制的玉牌,却没想到还是这整个连环阵的牵引魂石!

  梓箐应道:“既然掌门师祖有引魂玉牌,为和还要按照一定规律行走?”

  封觉愣了愣,此刻在他心里,眼前小辈早已是超越了自己存在的大能,澳门赌博网站:却不料竟问出如此……“白痴”的问题。说道:“这阵法是老祖宗根据仙人遗留下的上古阵法再改进而成,不仅有眼见的混乱攻击,还有灵魂攻击。而这引魂石只是将周围的灵魂攻击避开而已。”

  梓箐哦了一声,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难怪,刚才她识海中就将那些水晶球收集的信息运算了一遍,的确是全方位无差别的混乱攻击阵法。可是唯独缺少了一样——灵魂攻击。原来是那块玉牌的功劳。

  心下稍定,紧走一步站在与封觉同一块浮云上,而后两人同时纵身一跳。

  顿时眼前豁然开朗,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抬眼望去,两人立于一片灵花异草间。

  梓箐以为自己来到另一个世界了。

  蓝天白云,空谷幽兰,只觉这里灵气充沛的快滴出水来了。

  不由叹道:好一处洞天福地。

  封觉也深深吸了两口灵气,无不感叹的说道:“这里原是一处上古遗留的仙人洞府,因在我巨剑门辖内,所以将其改造成历代祖师闭关修炼所在。外界是感应不到这里的存在的。”

  梓箐哦了一声。每个宗门都有其秘辛,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和资格知晓那一切了。

  就像这些,原主以及原主的父母,甚至宗门绝大多数的人,恐怕直到死的那一天也不知道自己所在宗门,原来还有这样一处仙人之境。

  一座茅屋掩映在灵花丛中,封觉将她引到柴门前,微微侧身对她说道:“你且先等等,我去禀告老祖宗。”

  梓箐“嗯”了一声,在对方转身之际突然问了一句:“师祖留步,那个…敢问老祖宗是何名号?”

  公然询问长辈名号,这是大不敬。梓箐也完全是下意识的一问,总觉得巨剑门的老祖宗亲自收女主为关门弟子,其中定有些蹊跷。

  对于一个闭生死关冲击最后瓶颈,堪破天道的人,貌似不可能随便因为一个略微有些天资的后辈而随意出关,甚至还将其收为关门弟子。一切都太过反常。

  封觉顿了顿,没有说话,却在快要推开柴门之际,以灵魂传音与她:“天良。”

  天良?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在梓箐识海中“轰”地炸开,而识海中所有死板的信息都活过来了,而后自动组成一条条线索。

  天良,那不就是最后帮助沐音打开封印的几个隐世修炼的大能之一吗?而且还是挑头的那一个。

  原剧情中,魔宗灭了修真宗门,而修真宗门供奉的老祖宗却亲自将魔尊的女儿送上巅峰。这该是何等讽刺?!

  现在,自己虽然将魔宗的一切阴谋诡计以及数十年后的整个修真界的浩劫,都扼杀在摇篮中了。原本所有一切都没有将原本剧情中的人物牵涉其中的,可是这老祖竟然自个儿跳出来,将沐音收为关门弟子!

  梓箐露出一丝苦笑,看来这天良与沐音之间的关联匪浅啊。

  恰时,封觉已经折返回来,说道:“老祖宗让你进去,有些话要…交代与你。”

  梓箐抬步,正要随之进入茅草屋,封觉突然说道:“那个……”

  梓箐回头看向他,威严的神情中难掩一丝愧色。心中一突,面色却依旧沉静的问道:“掌门师祖,可还有何吩咐?”

  封觉迟疑着,欲言又止,“里面老祖宗也设定了一些阵法禁制,你切不可随便乱走。”

  梓箐点点头应道:“多谢师祖提醒,晚辈知道了。”

  梓箐心思何其通透,其实刚才在抬步一瞬间,心中的那种不安就更加强烈,正犹豫着要不要向前时,传来封觉明显带着迟疑的阻断声。如此,越加断定这平静的表象下危机涌动。

  转过身,神识从这座平白无奇的茅草屋上扫过。

  先前她没有使用神识,一方面是因为晚辈在长辈面前擅自使用神识就像是到处东张西望一样,显得很没礼貌;再则到了对方的地盘,用神识到处扫,野是不尊重主人的表现。

  不过现在所有迹象已经很明显,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梓箐原本以为这应该是一个撕裂空间修建而成的洞府,可是在她仔细探查之下,果真发现其中猫腻。

  这并不是一座普通洞府,而是一座……仙府。

  仙府,就是修真者随身携带的居家住所,可以简单到是普通的帐篷,也可以复杂到…一座城堡,甚至是…九层仙塔。里面就是一个个从低级到高级的世界。

  若是后者,自己这一旦陷了进去,即便死不了,要想完全冲破九层仙塔,没有几百千年的时间恐怕也搞不定。

  思及此,梓箐背脊升起一股寒意。

  她收回迈出去的脚步,又连忙退后两步,这才说道:“既然这里是老祖宗的清修之地,晚辈还是就在这里听候便是。”

  她本想“既然里面有阵法禁制,怕自己鲁莽触动机关阵法”当作借口的,想想既然自己现在已经觉察出形势不妙,那就没必要将不相关的人搅合进来。尽管那就是一个借口,可若是那老祖宗因此对封觉迁怒,那不是白白连累了人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