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26章 真正的师徒
  七情老妖几乎将自己的生平都录入了里面,在将水晶球交给忧忧那一刹那,她突然有一种对一生纠结的问题的豁达和解脱。

  可是这一切,忧忧不用看都知道里面会有些什么。

  相比原主最后在知道自己身世真相的迷惘和彷徨,她此刻只有感动。

  忧忧猛地扑进七情老妖怀中,紧紧抱着她,手心重重在对方背部拍了拍,在其耳畔轻声低语:“师傅,等我,一定要等我!”

  老妖心思何其玲珑,正觉不妥,却突然感觉到一个强大的灵器冲入她的识海……这,这竟然是灵魂宝器?!

  这个只在传说中仙界才会有的可以保护人的神魂的宝物,没想到…顷刻间,澳门赌博网站:她脑海中冒出无数个念头,却都在忧忧平静而坚定的眸子里感觉到一种镇定的力量。

  而后,她放开自己的神识防御,任由宝物将她的神识保护起来。

  纤沫将一个魂戒打入老妖识海,将其神识封印,心中安慰的是,师傅因为对徒弟无比的信任,没有任何反抗和迟疑,否则一定会露出破绽,若是被那近乎大乘期的阎魔尊觉察到了,那么她所有一切就真的玩完了。

  纤沫的随身空间里也准备了很多手段,但这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自身也拥有相应实力的基础上,否则就如同稚童舞刀。擅自亮出底牌,反倒让对方起了戒心,最后连想要折磨她的心思都没有,那才是真正的绝望。

  如此一来,只要七情老妖的神魂不灭,若是身体被那楚生玩坏,大不了以后重新找一副身体。

  ……将活人炼制成尸傀,过程十分残忍。需要特制的药液浸泡,将全身身体筋骨肌肉细胞一点点地替换掉。

  因为活人的身体细胞每天都在新陈代谢,一旦没有循环的营养供应,就会出现肌肉坏死僵腐,变成一具腐烂的僵尸,不仅影响美观,所能激发的实力也非常有限。而且其质保期也非常短,等尸体完全腐烂完,僵尸就没用了。

  所以这药液的作用就是将人的细胞一点点的替换成…植物细胞,具有自我衍生的功能,从而达到不腐不灭的状态。

  楚生无比兴奋,因为老妖这幅身体简直是达到女人最完美的状态。人们肯定想象不到,一个那么恶毒的名字和苍白头发下,竟然有一具如此年轻曼妙的躯体。用这样身体炼制的尸傀,绝对能成为他所有尸傀中的极品。与真人无异,以后说不定还可以用她去勾引那些修士什么的…

  光是想想有一个完全受自己掌控的妖娆的强大的尸傀,他就禁不住激动起来。

  且说阎魔尊看也没看,就随手把老妖的功法丢给了天音。

  天音将神识探入玉简一看,愣了愣,“阎君,这这是混元诀?她骗我们”混元诀是修真界公认的鸡肋修真法术,难道是那个老虔婆故意耍弄他们?!

  阎魔尊淡淡的道:“你先拿去好好参详参详,以前我曾听人说,想要练就混元诀还需要一样极品灵果,混元果,生长在澜沧界里,待我将星辰界一统,开启结界,就可以到澜沧界为你摘取混元果。”

  天音应诺退下,开始仔细研究混元诀其中的玄奥。她能够从当初一个受人奴役掌控的普通合欢女修,爬到如今的位置,除了手段外,她本人也是非常刻苦的。

  而忧忧,则又回到每天都被那些噬金甲虫啃噬一番的地狱般的生活。

  星辰界的各宗门也都明里暗里蠢蠢欲动,大有风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梓箐对外界所有一切充耳不闻,她始终信奉一个原则: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在激流汹涌的权势利益之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好在这里灵气十分浓郁,梓箐还在自己闭关的洞府中设置了聚灵阵,再加上灵丹辅助,修炼起来一日千里。

  原本计划五年才能达到大乘期,三年便到了。

  梓箐收功,神识发散出去,方圆百里尽在掌控。

  神识扫过,除了在宗师洞里潜修的两个大长老外,几乎没人觉察到,刚才自己已经被人“看”过一遍。

  梓箐没有偷窥别人的习惯,只是习惯性地将周围环境纳入自己的意识中,她喜欢这种对身周一切的掌控感。

  一切都不出她所料,上官研仍旧停留在结丹初期,而沐音已经修炼到练气五层,对于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娃,这速度的确逆天。

  刚才梓箐神识扫过,就觉察出她修炼的方法有些…不对劲。

  在原剧情中,沐音修炼中也是喜欢走捷径,原主亲自教导,一点点的扶正,才打好修炼的底子。而现在,没有原主那般事无巨细的殷殷教导,她果真是秉性难移,以为原主教她都是故意害她走弯路,自作聪明的走捷径…

  梓箐倏地起身,抖展袍服,轻灵飘逸。给掌门封觉和父母发了传音符,说自己出关,要外出办点事。免得他们担心。

  刚出来,就遇上急急赶来的上官研。原来他竟是在梓箐的洞府外设了个触发禁制,只要梓箐一出关,他就能知晓。

  三年多,梓箐风采依旧,可是上官研则颓废了许多,整个人都充满了疲惫感。

  没有宗门供给,而沐音每天的消耗是那么恐怖,为了灵石和丹药,他终于体会到生活之多艰,已经彻底将他这个曾经风流倜傥的多情男修磨砺的没了脾性。

  “紫烟……”他疲惫的神情,却充满无限希冀地朝梓箐喊了一声。

  梓箐视线从他身上轻轻扫过,没有丝毫停顿,神情淡漠。挥手一招,一柄飞剑落在身旁,一跃站了上去…

  该跟他说的话已经说完了,果真如原剧情中那般,他根本就不把她说的话当作一回事。说的再多,他都认为你是恶毒的,是在挑拨他和养女之间的关系,都是在嫉恨他们的真情实爱。

  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紫烟,等等……求求你,就算是看在我们曾经…曾经彼此都真诚相对的份上,你就给沐音一个机会吧。没有一个峰主的财力物力,根本满足不了她修炼需要。”

  留下一溜虹光滑过,顷刻间消失在天际。

  甚至连一个冷漠的眼神都没有,他被彻底无视了。

  “紫烟,紫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