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24章 诱饵
  事实上整个修真界就没有哪个宗门能入她的眼。本文由 。。 首发

  在七情老妖眼里,所有宗门都是藏污纳垢沽名钓誉之所,从掌门到长老一个个都是目光短浅混吃等死之辈,只有她的万象坊才是天道正宗。

  所以没人见得她,各方打压,再加之她对门下弟子严苛的近乎残暴,哪里不对就直接爆头杀掉,更使的她的门徒凋零,就只剩下几个对她衷心的弟子了。

  这次听说自己唯一嫡传弟子竟然被魔教掳去,于是带着门中弟子打到封魔山来。

  莫说,这老妖婆还真有两把刷子,原本是一道挡住正道修真者强有力屏障的魔气,她竟然能长通无阻,连破了几个关口。

  当然,想要从森严的魔教将人从地窟中救出去无疑痴人说梦。但是堂堂魔教被一个老妖婆给闯的七零八落,这要是传出去总归扫面子。

  阎魔尊左护法楚生是一个炼尸狂人,他炼制而成的尸傀不仅实力强悍,还拥有极高的灵智,看起来与生人无异。

  他身边随时跟着几十个“人”,都是尸傀。和别人用死尸炼制不一样,他首先是选用资质上佳的活人,修真者最佳,将其活禽,然后喂食他特制的药水,一点点折磨至半死死,再用药物浸泡,一点点将身体细胞替换的同时也将其所有的怨气煞气封印在体内。手段相当之残忍。

  这次,他见阎魔尊为那个老妖婆头疼,再想到曾经为了一株天心草,那老妖婆连杀了他三个高级尸傀,索性这次就让她来偿债吧!于是说道:“魔尊大人,既然那老妖婆对那女娃如此看重,不如以她为饵诱老妖婆上钩。她先前修炼的是回春术,后又修炼了魔功,竟然没有爆体而亡,而是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功法融合一起,澳门赌博网站:练就混元之体,若是用这样的身体来炼制尸傀,其威力不在化神之下,以后甚至还能抵挡天劫……”

  阎魔尊大手一挥,就这么定了。

  每次听到那个女人被噬金甲虫啃咬的惨嚎,心中就说不出的滋味,本想直接杀掉她的,奈何天音心性仁善,不肯取她性命。不过现在拿来引那七情老妖上钩正合适。一举两得。

  ……

  “师傅,小心…”一个身着月白道袍的女修神情大变,猛地飞身向前,挡在老妖身前。

  一根细如蚕丝的暗器从她胸口透体而出。

  老妖被一张天网困住,分身不得,折身看到为自己挡了一劫的女弟子,大吼一声“都给我滚开……”而后猛地爆发出强烈的魔焰,将周围一切焚烧殆尽。飞身掠至弟子身前,手腕一翻,将那犹如货物的丝线割断,手指飞快地在其身上连点数个穴位,一拍储物袋,拿出一个小玉瓶,倒了两粒丹药喂给对方。

  这才将其丢给旁边两名弟子,怒气冲冲的说道:“哼,真是没用的东西,给我看好她了。”

  刚才服下那两粒正是修真坊市价值千金的生元丹,那弟子很快就恢复过来,挣扎站起,“师傅,我没事,我……”

  啪——

  话还没说完,老妖反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怒道:“一个个没用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这里尽给我添乱,都给我滚回去。”一面玉牌朝弟子疾射而去,她下意识接住。

  老妖神情威严地说道:“都给我滚……”

  “师傅……”能够还跟随她到最后的弟子,都知道老妖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她护短的很。她挣来的那些极品灵药法器等等,大多都给弟子了。

  所以三人一听师傅这口气,就知道她要独自去闯魔宗,无疑送死,都哭了起来。

  老妖却是一副横眉冷眼,训斥道:“一个个的看你们那点出息,就知道哭,哭有用的话还要奋斗干什么?有本事你们就修炼到大乘期,有本事飞升得道,将这魔教夷为平地啊?”

  万象坊就只剩下这三个弟子传承衣钵了。

  老妖心中怒意滔天,先前得到消息,说在界山,带着弟子赶到,却被突然降至的吞天阵传到这个鬼地方。好在她终于摸清了方向,那三人只要没笨的要死,就能找到出去的方向。

  忧忧,她是一定要救出来的。

  ……忧忧自从被人从地窟中拎出来,她就知道剧情在发生更大的变化。

  他们用炼魂之术折磨她,她就知道,肯定是师傅来救她了,他们想利用自己来引诱师傅上当。

  炼魂术么?或许对于普通人而言可以让人比噬金甲虫更生不如死,但是这对她却没有丝毫影响。

  不过,以她超高的演技,想要演出神魂倍受煎熬的痛哭也是收放自如。

  以她为中心十里之内,都是一个个有来无回的陷阱。这么明显的陷阱痕迹,想要七情老妖上当,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就让自己作为诱饵。

  忧忧装的非常痛苦,却始终不肯痛呼出声。

  阎魔尊没想到忧忧会这般坚毅,不自觉地语气中多了几分真诚:“忧忧,你这是何苦呢?你应该知道,利用你来让你师傅上钩只是随意为之,即便没有你,抓住你师傅也是迟早的事情。这样,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把你的师傅引来,我就放了你。”

  “阎君……”天音忍不住脱口而出,“不能放了她。”

  “嗯?”阎魔尊抬高尾音,朝天音看去,有些疑惑,说道:“先前已经让她承受万虫噬心之苦,也也算是有了报应。你不是舍不得杀了她吗?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的一番善心,放了她有何不妥吗?”

  “呃,这……”天音被反问,语气一结。

  忧忧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装,看你装吧,你个臭bia子。你不是很善良吗?你的阎君说要放了我,怎么就一副便秘的样子了?哈哈,就是个装纯的bia子,想在我身上找成就感吗?狗屁的善心,不就是想更多的看我生不如死,然后向你求饶吧?哈哈,我偏不。”

  忧忧不是原来那个即便到死也魔尊痴心不悔的女子,她对人性洞悉了如指掌,她太明白自己于这个男人而言,在他心里的分量跟地上一只蚂蚁强不了多少。

  他此时口中的承诺敌不过天音那贱人的一声娇喘,想要依靠这个男人一时良心发现而脱离此苦海,还不如相信母猪真的能上树。

  所以,索性做个率性的人,免得憋屈了自己的本心,窝窝囊囊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