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21章 就是不收你为徒咋滴
  至于那个被上官研说的有着绝顶天资的小女娃,既然那般好,为什么天道宗自己不留下?他们能左右上官研,难道不能随便找个借口留下沐音?

  若是真如烟儿说的那般,她有个啥身世背景,以后岂不是给巨剑门招黑?

  还有,为什么他一定要让烟儿收她为徒?

  看来其中并不简单啊。

  梓箐给掌门师祖发了传音鸽,此间事了,无心停留。

  以前做任务,新婚之夜,都是她凤冠霞帔坐在床沿等着新郎来掀盖头…而现在,终于脱去那一层世俗的枷锁,她不用等,她可以选择自己的去留了。

  梓箐懒得理会上官研那哀怨的样子,可刚走到门口,身后突然传来嘶哑的喊声:“你…你到哪里去?”

  梓箐负手而立,淡淡道:“这不是你所期待的婚姻,自然也不是我想要的,你更无需担心我会以元婴之尊来侵犯你想要为自己心上人守身如玉的忠贞,正如先前说的那般,彼此相安就好。”说罢,没有丝毫停留和犹豫,径直拂袖离开。

  她想说的是,其实对于原剧情,她只是没有像夏紫烟那般继续爱这个男人。至于大典上的事情,也是将十年前他的背叛还给他而已。

  所以,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对不起他的地方,如果仅仅是这样,他就觉得自己多么恶毒,那她也无话可说。随他去吧。

  上官研看着对方潇洒背影,莫名,心中竟若有所失。

  本来还准备了无数的话打算在她要“强…洞房”之时推拒一番的,以表自己对天音的痴情和专一,可是……人家压根儿就没想跟他洞房的意思,所以刚才他的那一番忧郁和哀伤的表情也没有人去欣赏。

  她这样的冷漠和决绝,让他很不习惯。

  以前,他在天音那里满身伤痕的回来,她都是用无比温柔和宽厚相待,她的目光总是黏在他身上……他习惯了她总是在原地的默默守候。

  可是,这才十年时间,对于修真者数百年的光阴,她的心…怎么说变就变了?

  梓箐从心房回到自己的洞府,直接把沐音丢给两个凡人侍女照看。又跟宗门和自己峰头上下所有管事都打了招呼,她才是这个翠竹峰的主人,所有一切关于他们峰头的福利,没有她的许可都直接记账上,任何人都不得擅动!

  她现在可是整个巨剑门最年轻的元婴大能,而且还从魔教的陷阱中把两位金丹期的父母救了回来,所以大家对她充满敬畏。自然完全依令行事。

  也就是说她现在完全断绝了上官研的财产来源。

  原剧情中,原主对这对白眼狼就是太好了,她将自己所有的宗门供奉,全部都用在他们身上,最后换来什么?是人家的背叛和奚落折辱!

  安排完这一切,梓箐就立马开始布置阵法,准备闭关修炼。

  从界山回来,已经耽搁了两天,“姐姐”就在地窟中多受两天的罪。她以前任务中也曾经遭受过那般惨痛经历,有过切身体会,所以心情更显急切。

  这时上官研带着沐音找来,毫不客气地诘问道:“夏紫烟,你把沐音交给那两个凡人带是几个意思?她们有什么资格带沐音?”

  梓箐眼睛微眯,冷笑道:“觉得凡人就带她就是侮辱了她的绝顶天资,你这么关心这么紧张,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教养?以后可是会给你大大的长脸呢。”

  “你…夏紫烟,究竟我要说多少遍你才明白,现在你是她义母,当她师傅有什么不好?以后她定会加倍的侍奉孝顺你的……”

  “你给我住口!”梓箐爆喝一声,这人还真是泯顽不灵了,她觉得自己话已经说的够清楚了,这就是个贱种,是个白眼狼,她没有直接一掌拍死她就是怕这里的天道反噬,给她也弄出一个无可挽回的崩坏剧情。

  “你听过靠山山倒靠水水流的话没有?我以后要靠她的孝顺和侍奉?我既然有那么多的财富那么大的本事供养一个大能出来,为什么我自己不去争取天道成为绝顶大能?而要把自己未来压在这样一个心思阴沉的人身上?!”

  “够了——”上官研气的身体颤抖,恶狠狠瞪了梓箐几眼,而后一把抱起沐音,说道:“算了,这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恶毒女人,不收音儿当弟子也就罢了,还说如此歹毒的话来。音儿,我们走!”

  折身离开,沐音偏头朝梓箐看过来,冷漠冰寒的目光犹如实质般落在梓箐身上。那是滔天的愤怒和杀意。

  梓箐轻蔑地一瞥而过,哼,愤怒和杀意?难道自己对她好她就会对自己感恩对自己好了?所以你这愤怒和杀意值个p。

  且说梓箐上次外出将夏蒲风夫妇救了回来,就让他们呆在门派好生修炼即可。而后直接将宗门交给他们的任务揽了过来:探查魔教底细。

  她有自己的计划,以自己现在元婴期实力,对付一般的修真者有几分优势,可是真正深入敌人内部查探,还差的远。还有那个伙伴。

  送走这两个瘟神,她便开始闭关,谢绝一切来访。

  ……

  巨剑门掌门以及几大长老共坐一室,听了夏蒲风和雨柔两人细数过去一年多的发生的事,都陷入了沉默。

  当初他们辞别梓箐就去查探忧忧的下落,循着先前得到的消息,查到万象坊,得知现任万象坊坊主七情老妖深陷封魔山,其嫡传弟子忧忧前去营救。

  然而实际情况是,那老妖何其精明,怎会轻轻松松就落入陷阱中?可是他们倒是用这个消息把忧忧引了过去。

  两人心中又气又急,那七情老妖将襁褓中的忧忧掳走,想来这近百年来彼此相扶相携,忧忧定是将她当作恩师如父如母般敬重了。

  原本还想等待时机后援才深入封魔山的,可是在得到这个消息后他们一刻也等不及了,便急急朝界山而去。

  界山附近那片位面层叠地方,是公认的混沌领域,在空中,他们无法精准判断出哪里有时空黑洞陷阱,经常有人飞着飞着就突然消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他们都是走过去的。

  几个月之后才到达界山,而后开始寻找结界薄弱点…却没想到那竟是对方有意留下的陷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