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19章 好陌生,好可怕
  梓箐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字字锥心:“放心,我对你…全身上下,所有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但是既然贴上了我夏紫烟的标签,那就应该守我夏紫烟的规矩!把你那套哀怨的样子最好给我收起来,没谁稀罕!”

  下面众人自然觉察出飞行舟上气氛异常,那些来观礼的其他宗门都不是傻子,可是看出了又怎样?

  不由得唏嘘,如果说十年前两人都是年轻才俊结为修侣会传为一段佳话,那么现在就完全是另外一番味道了。

  “哎,虽然这上官研做的是有些过分,可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何必再这样重复重复又重复的提呢?”

  “是啊,既然两人要成为修侣,那就是几百年甚至是永生的事情,现在何必闹的这样僵呢?”

  “再说人家不是已经道歉了吗?虽说她是元婴大能,但是男人嘛,总的给点面子才好啊。而且那上官研的资质也是不差,以后成就还指不定谁高谁低呢,澳门赌博网站:现在就这般,非明智之举啊。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即便修真了,也不过如此。”

  有人禁不住感叹了:女人啊,还真不能让她们太有本事了。瞧这,变得比男人强了,就会变得无比嚣张不好掌控了啊。

  俗世有各种世俗礼教把女人约束在那个框框里,任由她们有翻天的本事,最后还是要在男人身下讨生活,就要依存男人才能过活。

  那些被人们口耳相传的幸福女人,哪一个不是用自己青春十年如一日的等待,守候那个所谓的“浪子回头”?!

  可是这修真界不比俗世,修真界就是以实力为尊,只要女人修为更强大,有绝对的实力。人家根本就不稀罕你男人了。想要****,自然有大把的器大活好专门提供服务。

  所以在修真界想要学“浪子回头”?不,在别人眼里已经成了一锅馊水了。

  ……众人议论纷纷,都看向台上两宗宗主,虽然脸色铁青,却没有因此而大动干戈…看来这里面的水深着呢。

  罢了,反正都是几百年的老鬼,见过不少人情世故,这般场面也没多新鲜。人家主人都不嫌丢人,自己就当是来看一场戏罢了,还能安慰一下自己的生活:还过得去。

  梓箐没有理会紧紧抱着沐音的上官研的窘迫,那样子生怕别人会动那个小女娃一根手指头一样,他现在当宝,梓箐倒是很想看看几十年后被他当成宝的人将他拆得七零八落的样子。会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还是那么一路到底的甘之如饴?

  “哈哈…哈哈……”大笑着折身返回飞行舟。

  上官研紧了紧沐音的手,沐音感觉自己嫩嫩的小手都快被捏成一团肉泥了,忍不住痛呼出声:“义父……”

  这一刻,上官研所有作为男人的面子尊严被践踏,无比的耻辱和愤怒。可是现实却让他发做不得。他回过神,平复下心中的怨恨和愤怒,狠狠瞪了眼梓箐的背影,最终还是牵着沐音跟了上去。真是忍辱负重啊,怪难为他了。

  天道宗掌门一元子脸色铁青,简直是岂有此理,这个小女娃简直太不将他天道宗放在眼里了。

  放在扶手上的手下意识抓紧,直接将精金锻造的把手抓出五个深深的指印!

  若不是跟阎魔尊有交易在先,现在还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他真想将这里夷为平地!

  不过,虽然不能明着动手,但是小小惩罚一下那个女娃却是可以的。

  就在梓箐转身离去之际,一股化神中期的强大神识威压朝她罩了下去。

  如果梓箐只是元婴中期的修为,就这神识威压也足以将她压趴在地上,轻者神识受损,精神错乱,重则……直接击溃识海,就成为一个废人了。

  梓箐有4级防御的识海壁,对方的神识在触碰到识海壁的时候就被挡了回去……

  心中却是惊骇,这般强大的神识,敢情那老儿是直接下了死命要直接将自己废掉啊。也是,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他的面羞辱上官研,不就是直接打天道宗打他的脸面嘛。以他能跟魔宗交易的心性,下次狠手,实属正常。

  不过,这可是对方主动动的手,就这样将他神识挡回去可不是梓箐的做派。真是找死!梓箐虽然只是元婴修为,除了已经拥有识海壁外,她的神识早已达到仙灵级别。

  就在对方爆发出神识威压时,势必识海守护薄弱,梓箐倏地将神识化作一根尖针夹杂在被反弹回去的神识中,直刺其识海深处。

  啊,噗——

  而一元子突然面如金纸,胸口气血翻涌,再也绷不住,噗嗤一口鲜血喷出。

  不仅是封觉,在场所有人的大能们都面露惊骇之色,他们洞悉敏锐,刚才一元子动作的时候,他们大多感应到了,还以为那个小女娃会吃个大亏呢,却不料竟遭反噬。

  抬头看向飞行舟,只见梓箐的背影只微微顿了顿,就像没事人一样,进入仓中。

  封觉悬着的心稍稍落下,一边为梓箐没有受伤而放心下来,同时心中非常震惊。

  烟儿竟能不着痕迹反伤了一元子神识,可见她的神识更在化神期之上!看来他们巨剑门兴旺有望了……

  心中却莫名大定,与夏蒲风夫妇相视一眼,都有一种欣慰之感。

  封觉一边假意询问一元子怎么了,是不是旧疾复发之类不痛不痒的话,把一元子更是气的差点背过气。

  一元子强压下胸口翻涌的气血,歪过头恶狠狠瞪向封觉,“桀桀,封掌门,你教导的好弟子啊,总有一天我会讨教回来的,咱们走着瞧!”

  反正现在大典已成,他算是完成了阎魔尊当初约定的承诺。此时不说两句狠话,心中那口恶气实在无处发泄啊。

  封觉神情无比真挚,一手捋着下颌几缕青须,一幅非常受用对方的赞美的样子地说道:“一元掌门此话倒是不假,我巨剑门的弟子都是人中龙凤,以元婴之尊与贵宗金丹小修结为修侣,的确是你们高攀了我们。不过看在你们诚意拳拳的份上……”

  “你你…啊…噗……”一元子指着封觉,一手捂住胸口,突然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