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18章 十年前的,还你
  梓箐猜对了一半,沐音不是原装,但也不是重生,而是一个从某现代魂穿而来的女主。

  原剧情中的夏紫烟是因为对她充满了宠爱,所以她所装出的小女孩天真烂漫才没有被识破。可是落在有心人眼里,她那般刻意表现出的小女孩的天真烂漫当真过了。

  梓箐看去时,沐音连忙低下眼眸,顷刻间敛去自己心中的愤怒,还下意识往上官研怀里缩了缩,用无声的行动表明她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态度:恐惧,厌恶。

  梓箐轻嗤一声,“小小年纪,别装出一副别人欺负你的样子。对于这种送上门的贱种,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这一幕落在上官研眼里,就是梓箐这个恶毒的“后娘”严重伤害了他干女儿的自尊心。他无比心疼地抚摸扎着两个羊角小辫的脑袋,可怜的小人儿,不过两岁就如此懂事,任谁也舍不得伤其分毫,可是这个女人竟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来…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之恶毒了?!

  “夏紫烟,你说话放尊重点。什么叫买一送一,怎么就廉价了?她……只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你为什么口口声声将‘贱种’两个字挂在嘴边?”

  上官研一把将沐音护在怀中,就像梓箐的眼神把他小心肝挖了两坨肉一样。神情无比痛苦和难以置信地指着梓箐,声声充满了控诉。“夏紫烟,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尖利恶毒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梓箐眉梢轻挑,本想道破一点玄机,想想作罢。对方从来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现在更是处在拔剑弩张的对立面,自己若是说那个小女娃是个夺舍灵魂,以后会反噬背叛。恐怕不仅不会相信,反而更厌恶和认定自己是因为他才迁怒小女孩的。反正原剧情中夏紫烟是饱尝了这个女主的手段,以无比悲催和凄凉收场,反衬托他们的风云跌宕的奋斗和轰轰烈烈的爱情。如此,自己索性懒得管那么多,就让他自己去全身心的付出,然后尝尝等其长大羽翼丰满后叛出的痛心和绝望吧。

  “呵,尊重?”梓箐放声大笑:“敢情你还知道世间有尊重二字呢。当初定下婚约时你若是说了半个不字,我夏紫烟也绝不会缠你分毫,可是你应下婚约,却临到大典之时玩失踪,你的信义和尊重何在?这一次是看在你宗门主动给我们送了那么大一份厚礼上,看在两宗交好的份上我夏紫烟才会答应续接这段姻缘。你当真以为自己魅力无边,我夏紫烟是非君不嫁,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了吗?告诉你,上官研,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给我规矩点,一个金丹期的小男修,能攀上我堂堂元婴老祖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别做挑战我底线的事。”

  “你你这个女人实在不可理喻,好吧,看在这么多人都看着的份上,我上官研跟你道歉,这总行了吧!”上官研横眉冷对。

  “别做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难不成是我逼你上官研来道歉来入赘我巨剑门?你们比谁都清楚,这是你们自个儿求上门的。想必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能听的出来你这‘道歉’二字里究竟有几分诚意。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上官研,你现在所做所说的一切对我而言,没有丝毫意义。”

  “你……难道一定要伤我体无完肤才开心吗?那么我告诉你,你做到了。当年我不过是因为有些不得不解决的私人问题而离开,我已经道过谦了,现在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羞辱我,你很有成就感,是吗?”

  “你待若何?现在想要再像十年前那样再人间蒸发吗?上官研,你想走尽管走,我夏紫烟当真不稀罕。”梓箐冷声道。

  上官研感觉自己站在飞行舟上,本是人生得意之时却成为所有人的笑柄。而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女人所赐!

  怎么会这样?她变了,变得好陌生,好可怕。

  视线从主席台上扫过…天道宗宗主一元子就端坐上方。想必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到了听到了吧。看到自己如何被这个女人羞辱,如何当众出丑…可是他竟没有丝毫要为自己出头的意思。他明白了,自己其实就是他们为了“宗门大业”而丢弃的一个弃子。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和这个女人结合…他没有丝毫退路。忍,只能忍!

  他身体下意识的颤抖起来,本能地将沐音搂进怀里,终于找到一丝丝生命的重心。

  稍稍平下心神,上官研终于低下他高昂的头,无比疲惫地说道:“我知道我曾经…”

  “你什么你?上官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且不说这这个野种究竟是哪里来的,就论你在这样重要场合突然要给我架上师傅的位置,连一点预限知会都没有,还摆出一副所有人都欠了你的样子,你真以为自己魅力无边?”梓箐连忙插话抢声,她对人的气息洞察了如指掌,怎会不知道对方在这一刻心理防线正在崩溃?!

  可是崩溃了又怎样,就是要趁你病要你命,彻底击垮他凌驾在原主之上的感情奴役。她不在乎这在看官们眼里是不是一场笑话,她就是要表明自己的立场。

  “紫烟,不要这样好不好?等这件事过了,过了,你…想怎样对我,我我都没有任何怨言……”上官研无比疲惫地说道。

  “哈哈,哈哈——”梓箐仰天大笑,才懒得理会男人所表现出来的疲累,曾经原主是那么关心,在乎和心疼他,哪怕他在自己面前表露出一丝丝的不耐烦,就会非常识时务地住口,然后寻思着对方为什么会这样,并想尽办法主动送法宝送丹药逗他开心……所为一切,不过是不忍心看到他紧蹙的眉头,心疼他的疲惫么。可是结果又怎样?落在他眼里,原主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你以为我现在还稀罕要对你怎样?一件被一个腌臜贱人玩烂了的臭皮囊,你以为我夏紫烟还会稀罕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