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15章 界山和吞天阵
  “掌门师伯放心吧,我不会耽搁大事的。”梓箐一边应道,一边招出飞剑,轻灵地飞跃站了上去。

  封觉还想说什么,梓箐已经一溜烟遁空而去,倏忽间便出了他神识感应的范围。

  心中再次微微惊愕了一下,这速度,竟比自己也不遑多让了,微一叹息,心终于稍安。

  梓箐一边朝着封魔山方向极速飞遁,一边分出一丝神念,翻出存入识海的“影像”,细细揣摩其中每个细节。再结合原主的记忆,以及小方后来为她推衍的一些信息,综合判断出,“忧忧”应该是被关在封魔山某个地下洞窟中。

  数千里须臾即到,入眼一片莽苍的原始森林,视线尽头是一条被白雾轻锁的绵延起伏的山脊,横贯东西,作为星辰界南北的分界线。

  以北便是星魔宗、合欢宗、星宿宫等魔教领域,而梓箐来的方向则是天门山,天道宗,巨剑门这些正道修真宗门林立以及几个凡人国家组成的世界。

  梓箐不敢再靠近了,而是展开神识搜索地下,在接近山脊地方被一层禁制挡了回来。

  心中微微一惊,没想到魔教已经将自己的防御线延伸到分界上来了。

  根据原剧情提示,三十年后星魔宗一统魔教,阎魔尊率领众教徒一举从北倾涌而出,瞬间席卷了正道修真宗门。恰时所有宗门竟是分崩离析,毫无招架之力。原来是现在或者更早一些时候魔教就已经在布局了。

  可是现在,她竟然还没听到宗门中说起魔教预谋不轨的事,如果不是魔教把信息藏的太好,就是他们的实力已经逐渐渗透到各大宗门。

  合纵连横,魔教定是拿出让那些宗门足够心动的筹码,才能让他们表面上与其他正道宗门表面虚与委蛇,实则恐怕已经被魔教策反的差不多了。

  可是不可能整个巨剑门都被蒙在鼓里啊?难道是内部也有叛离之人?

  梓箐下意识的将在原剧情中道魔大战后最后留下的人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微一沉吟,心中有了底。

  停在飞剑上,将先前御空飞行的灵力补充完毕,梓箐仍旧想去试试那层禁制,不试过终究不会死心。

  识海中的小方欲言又止。

  梓箐再次加速飞行,可是剩下这段路竟比先前还要远。可是神识感应中也就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她飞了数个时辰,抬眼看去,那界山仍旧在飘渺的视线尽头。

  小方终于忍不住说道:“这就是所谓的重叠位面,在这片区域中有至少几十个位面叠加,可是却因为某种力量,让其保持相对的平衡。所以刚才你飞越的那段路,相当于从数个剧情世界穿越而过。”

  梓箐哦了一声,她心中有自己的算计,还有三天后就是她和上官研的双xiu大典,不管是为了宗门现在表面上的和平,还是不要去打草惊蛇,她都必须在第三天赶回去。现在已经用去将近一天时间,根据来回的路程,她还可以往前飞半天时间,如果仍旧不能到达界山,她就必须折回,等办完大典之事才能再做计较了。而那时…想着又要跟“女主”打交道,就心塞塞的。

  又飞了两个时辰,小方的声音传来:还剩下最后一层叠加位面了。

  梓箐一鼓作气,冲过结界,界山虽然仍旧在视线尽头,却比先前看起来真切多了。精神大振,身形一动,倏忽间掠至山脚。

  界山高达数千丈,就像从地面突兀升起的断崖一般,山势异常陡峭,山脊如同刀锋一般直冲入云霄中。

  梓箐试着飞跃界山,发现里面充斥着一股诡异的力量,越往上,空间压力越大,她才结丹期的修为最多只能飞到两千多米地方就不得不停下。体内灵力消耗大半,连忙服下几颗回灵丹,尽快补充灵力,同时手中也握上一快上品灵石吸收着,保持体内灵力随时处于充盈状态。

  上下左右张望一通,梓箐发现自己于整座界山而言,渺如尘埃。

  想要飞越界山是不可能了,唯一办法就是使用遁术,穿越过去。

  不过山中被人布下禁制,要穿越就必须先破解了禁制才行…这禁制是即时触发型的,也就是说,只要有人去破解,不管破没破,都会惊动布阵之人。

  这绝不是她想看到的。

  梓箐望了一眼界山,她有心将“姐姐”救出却不得,叹了口气,实力是硬伤啊。

  默默道,再有五年时间,她定能提升到仙术八层,达到化神境界,再加上自己的农场空间以及从主神空间兑换的手段,整个修真界横着走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次出来,却亲眼看到了天下大势所趋,不虚此行。

  只能折身而返,刚飞出没多远,突然感应到从界山方向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

  竟然有人强行冲破禁制?

  完全是下意识的,梓箐便朝着能量波动传来的方向飞掠而去,倏忽及至。

  神识中,缜密的禁制竟然破开一个大洞,能量波动就是从那洞中传来的。

  梓箐心中一动,莫非有人先自己一步破开了禁制?而这人绝不可能是魔教的,这般大的动静,肯定让魔宗的人知道了,后果可想而知。

  心中这般想着,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各种能量罩和防御法宝加持身上,而她身体已然到了禁制中。

  只见整个山腹就像是被熔融出一个巨大空间,里面充斥着一股极其强大的旋风,围绕着中心极速转动,将周围所有一切卷入里面。

  梓箐连忙收住飞行势头,惊魂甫定。

  这个诡异的空间绝不可能是能量波动的产物,而是…早有人布局,就是为了放下那个乾坤吞天阵。

  吞天阵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将天都吞掉,是因为它能建立起从一个空间通往另一个空间的通道。

  所以,这吞天阵的另一头是哪里?刚才是谁触发了这个阵法?为什么只触发了这里?

  一系列问题在脑海中盘旋,梓箐有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来不及多想,便立马开始着手破掉这个阵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