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08章 为时未晚
  女主沐音的母亲天音,魔教教主阎魔尊和突然领悟到新的丹辰诀的上官研,两人为了爱,终于冰释前嫌,一同爱护守候天音。

  至此,这对气运逆天的女主母女都拥有世界上最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都有最完美最幸福的结局,可谓皆大欢喜。

  可是被她们的风风烈烈爱情故事波及的那些人呢?不知不觉就被女配男配了。

  比如那个被阎魔尊为了发泄并向沐音证明只对她真爱的侍女忧忧,比如那些如飞蛾扑火一样的男配们,比如原主夏紫烟……

  接收完剧情,梓箐的灵魂进入一幅身体。

  看着周围场景,再将原主脑海中的记忆与先前接收到的剧情相互对应,梓箐终于长吁出一口气。

  剧情切入点正是原主刚刚接到上官研十年后寻来,送来传音鸽之时。

  虽然原主为了上官研耽搁了十年修炼,可是真正的悲剧还没有发生,还没有去撞破那荡气回肠的三角恋,也没有收养那个养不熟的弟子……一切都还没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为时未晚。

  梓箐有绝对的底气相信,只要除去心魔,以原主的资质和她的原本就有仙灵级别的修为,元婴化神得成大道指日可待!

  传音符还在手中没有展开,看来原主是压根儿就不想再跟那个上官研有什么瓜葛。

  有人曾说,爱情没了婚姻没了,仍旧可以坦然面对前任,仍旧可以做好朋友神马滴。只是想说,那些都只是在未到情浓处未伤真心时才可能发生的,可以成为朋友的,只能说你压根就没进入对方心里。真正发自灵魂的爱,不是所谓多么“伟大”的“成全”和“放手”,而真正被背叛了,那便是痛彻心扉的恨,即便岁月和阅历将恨一点点磨去,剩下的是漠然,而绝不是“真”心的祝福。

  弹指一挥,传音符瞬间在白嫩如葱的指尖化为飞灰。

  原主对那个男人已然彻底漠然,她只是想要一个完全属于她的人生,所以自己也没必要将那个男人以及他所有乱七糟八的孽缘孽债往自己身上揽。

  而后,梓箐将原主身上的储物袋里东西一一清理,大多是他元婴期的父母以及门派给她的高级灵丹,一些裙衫。因为这十年来一直因为上次被悔婚的事,被宗门弟子以及外面的人传的沸沸扬扬,让她心中很是难过,再则,她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如果他真的不愿意与她结为修侣的话,他有很多机会说出来的…为什么不说,却临到大典即将举行才玩消失?

  这些挥之不去的念头一直困扰着她,而她自己也将自己关在洞府中,没有下过山。修为进境非常缓慢,全靠丹药支撑。

  原主虽然恨自己辛辛苦苦教养大的弟子最后那般对待自己,但是心中没有恨,只有后悔,深深的后悔。她即便是去路边捡只阿猫阿狗来养,也绝不去养一个天之骄子的女主!

  梓箐理清思路,摒弃杂念,打算争分夺秒,把原主浪费的那十年时光全部找回来!

  正要进入修炼时,洞府禁制传来波动,面前空气轻微波动一下,一对形容慈爱的中年男女出现眼前。

  梓箐一眼认出,他就是原主夏紫烟的父母夏蒲风和雨柔。

  连忙打开禁制,将两人迎进洞府。

  两人先前脸上还带着彼此亲昵的巧笑嫣然,转瞬,看到梓箐就换上一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夏蒲风叹息道:“紫烟啊,有些事情其实并没有你想象那般难以割舍,他本就不属于你,你又何必……”

  雨柔见对方又开始说起这些,连忙用手肘蹭了蹭夏蒲风,换上笑脸对梓箐说道:“紫烟啊,这些是上次你父亲去龙泉交易会上给你拍下的紫灵草,对凝结金丹很有帮助,你卡在筑基期顶峰已经七八年了,若是……”

  夏蒲风不满地打断:“喂,我们不是说好的不在孩子面前说这些的嘛,你看你,刚才怨我,现在自己倒说起来了。”

  梓箐看着原主父母的互动,真是一对恩爱情深的佳侣。

  佳侣?梓箐脑海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再寻而不得。

  梓箐等两人在那里说的差不多了,才说道:“父亲,母亲,我现在已经想通了,我要好好修炼得成大道,以后天地间任我纵横。那才是我人生真正的所向往的。”

  两人连忙将注意力放在梓箐身上,半安慰半敷衍地应着,“那就好那就好…”其实他们心中都不相信自己女儿十年的心结,现在突然说解开就解开了,不过既然女儿这么说,心中仍旧宽慰不少。于是连忙将先前准备的丹药啊灵草啊以及那些有助于凝心静性的法器法宝饰品等等,一股脑儿的往梓箐面前的桌子上堆。

  梓箐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在原剧情中,原主因为接到上官研的传音符便急忙忙的冲了出去,所以并没有与父母这次的交集。

  当然,以原主父母对她的呵护和宠爱程度,每次都少不了各种丹药灵药,但是却鲜有这般的……像是要将他们整个储物袋都掏给她一样。

  “父亲,母亲,你们这是……”梓箐心中隐隐有了些担忧。刚才,她突然想到在原剧情中一个极小的细节,那就是原主带回上官研和婴孩后便接到宗门通知,说她父母在某地闭生死关,而那时原主自己被事情牵绊并没有仔细思量。修真者嘛,谁没闭过几次生死关,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一直到三十年后那场道魔大战中,两人出现在魔教中,被直接血炼祭天!

  原主当时连遭背叛打击,面对现实早已无力。

  而此时,梓箐想来,莫非原主父母那场倾天之劫便是现在就埋下的?

  他们不停地往外拿东西,絮絮叨叨地说着,尽管他们很好掩饰那种离别之愁,但是梓箐却早已感受到浓浓的诀别之意。

  在他们不停地絮叨中,梓箐声音平静而有力:“父亲母亲,你们要到哪里去?”

  两人同时一顿,相视一眼,又看向梓箐,正要敷衍,梓箐直截了当地道:“你们这次是背负了宗门任务还是只是自己的决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