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902章 路过你的人生
  要破结界并不难,难的是梓箐现在只是仙术七层修为,即便很多法诀能施展出来,却无法达到预期效果。

  好在万物并没有绝对,在宇宙魔方的推衍下,终于寻到破解之法。

  所以在梓箐刚刚向小方问出的时候,小方就将已经推演出来的破解之法渡入她的识海中。

  梓箐依法而办,以她现在的敏捷和速度也用了将近两个时辰才终于破开封印。

  她怕里面困厄已久的鬼灵君等不及直接冲出来,那样的话它身上携带的强大气息势必会引起一阵空间震荡,从而引起天庭注意。所以她刚刚破开封印便将一张锁灵符祭出,在她身周形成一个新的结界。

  过了一会,梓箐才看见一只赤金色的小龟从石壁中缓缓爬出,她麻溜地将锁灵符派在龟壳上,如此就将他身上的灵气锁住,至少在段时间内不会被天庭感应到。

  停歇下来的梓箐这才注意到这个鬼灵君,愣了愣,这,这不是…自己在获得招魂幡那个剧情世界遇到的小龟吗?

  这么多年过去,它果真已经修得正果…哦,应该说它的修为达到妖仙地步,却没被列入仙神榜而已。

  小龟看见梓箐,和以前一样,神情淡淡的,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这让原本很激动“他乡遇故知”的情绪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一会才问道:“那个…你不是一直和蒙在一起的吗?他怎样了?”

  蒙不是以渡化苍生为己任的吗?这个剧情世界如此混乱,岂不是正对他的胃口?

  龟灵君略带嘶哑的声音悠悠道来:“他已经完成所有世界的历练,回归本体了。”

  “本体?”梓箐下意识反问,虽然先前就有想过蒙或许是某个大能者的分身,只是不知道谁的分身都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就是你现在所在主神空间的主神,鸿。他曾经有一个心劫,祈愿这个世界是绝对的纯粹,可是随着一层层的修炼,却发现世界并非如此,而是一个混沌的结合体。为了进阶,他将自己那份执念分离了出来,放到各个世界去历练,以此一点一点地化解心劫。历经三千界,心劫已除,自然与本体合二为一。”

  梓箐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这小龟连摄魂幡都能穿梭自如,却比这阵法强大多了,没理由啊……秀眉轻蹙,“对了龟灵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种程度的结界应该困不住你吧。”

  龟灵君看向旁边一直静静站立,神情激动却强自控制的若溪。其实原本是她无比担心龟灵君,却因为看到是自己认识的“老熟人”,便在旁边默默等待。

  梓箐目光落在若溪身上,这一刻,她完全了解了。

  龟灵君在这里其实就是为了帮助若溪等她,或者说…默默地在地下赔了她数世人生!

  一只小龟,一只田螺…

  原来还有一种守候叫做“默默”与“天长地久”。

  没想到自己冥冥中竟促成了这般旷世姻缘…或者说这一切本就因缘际会,自己只是偶尔不小心路过他们的人生而已。

  从来没有一次,梓箐会这般觉得自己显得……好多余。

  默默离开,给他们彼此一点空间。

  不一会,秦政独自一人匆匆赶来。不是往常他例行前来的时间。

  难道他知道自己回来了?难道是他随身携带的系统推算出来的?

  梓箐心中一动,正合适,还有些事情要帮原主安排妥当。

  秦政从进入厅堂开始,眼睛便一直落在梓箐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个遍,最后兀自地点头,“唔,对了,你终于回来了。”

  不等梓箐回应,便继续说道:“你在外面帮朕降妖除魔的事迹朕已全部知悉,根据先前的承诺,朕决定给你建造神像,让万民朝拜供奉香火。”

  梓箐眉梢一挑,此时说话用上“朕”,就是以皇权者的身份表态。

  不过他后面这句话,如果是普通人,定会觉得是诅咒,但是对于需要收集信仰之力的梓箐来说,却是大大的颂扬。

  只不过…

  梓箐一方面考虑到自己刚刚把天庭好不容易在人间布下的局搅了,现在若是再给自己造个神像,在佛道之外再立一派,那不是明摆着要跟他们分庭抗争嘛。她一走了之,大不了收集不了多少信仰之力,可是对于秦政绝非好事。天庭的人绝对会随便借机修改他们的命数。

  另一方面自然是原主以后回归本体,她要是知道自己被人天天供奉朝拜……又不是神,谁能承受那么大的福缘?!再说心里也肯定不高兴。

  梓箐道:“虽然我们只是各取所需的相互帮助…”她想说“利用”来着,但是觉得他们之间除了彼此观念和处理事情方式方法不同外,并没有啥深仇大恨。原主的悲哀,在决定要入宫那一刻就应该有这样的自觉和预判。对于后宫绝大多数女子而言,除了因为权利交易外,对皇帝真正的爱又有几分?如果不纯粹,那便是一场相互利用的交易,对方就没有一定要将你宠着爱着护着的义务。

  秦政接过梓箐的话,说道:“我知道你不是王连枝,至少不是她本人,就连重生的都不是。但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后宫佳丽三千,与我而言都一样。如果都明白彼此间就是一场交易,识时务,彼此相安无事就不会有那么多悲剧。如果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当我没有这身黄袍,没有这财富,没有这身皮囊,还会不会那般不离不弃?我凭什么要对她们某一个执着专一情深一片的付出?”

  “第一次见面,是我太过冲动唐突,我想,当时的你或许已经想过要颠覆我的王朝了?是吗?”秦政坦言,“说实话,如果不是后来系…阿旻告诉我你不一般,或许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秦政说的没错,但是这样直白地说出来…是在说她沉稳内敛呢还是在说她为人太过阴险?

  不过不管是哪层意思,都是对她实力的认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