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97章 养尸为患
  心神摇荡间,小方急切的声音在识海中炸响,“箐箐,箐箐……”

  梓箐猛地回过神,刚才意志恍惚,她掉入一层魔障中。差点道心崩溃,所有修炼毁于一旦,被魔性左右,成为杀戮机器!

  心有余悸,此时只觉身上汗水湿透衣衫,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悄然从人群中走出,到僻静角落,布下结界,将自己拾掇一番,又静坐运转几周灵心诀才收功站起。

  心志经此一劫,变得更加坚韧。

  她活着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的心意,平衡与可持续发展,然后遨游更广阔的世界。

  只是在实现自己的人生时,间接地影响着一个个的世界而已。

  仰头呼出一口浊气,只觉天高气爽……

  咦,不对,这里……好重的死气!

  梓箐环顾四周,才发现刚才只为了找一个清静之地,却不料竟走到山谷深处来了。

  这里的死气已经凝聚成一团团的白雾,有如实质,不停地在生人身上缭绕不绝,不仅吞噬生气,还干扰人的神智。

  不过她身上气息凝炼,不能干扰她分毫。

  心中一动,莫非这里才是整个村庄鬼怪作乱的源头?

  梓箐往身上拍了几张防御符,又加持了几层能量罩,手中扣着几枚供给符箓,这才放开神识,凝神戒备地循着死气凝聚的方向走去。

  夹谷深处是一个丈余长宽的山东,一条被踩出来的小路通向幽暗深处。

  刚一走进去,梓箐猛地吃了一惊,差点叫出声来,浑身寒毛倒竖。

  能让她感到吃惊的事已经很少了,而眼前场景以及完全颠覆了她以前的常识。

  只见偌大的溶洞被人为修造后,里面层层叠叠地摆放着活灵活现的蜡尸。

  就像一个个人端坐那里,齐刷刷地盯着你看。

  然而事实上他们都只是一具具被制作成蜡像的尸体。被这上千具尸体“看”着的感觉绝对不好受。

  那些死气就是从这些蜡尸身上散发出来的。

  难道村里的祸乱都是它们搞出来的?

  ……族长带着一众人进入村子,给陆真人介绍事情起始:三个月前,一个新出生的婴孩好好的突然夭折,奶娘说她只是打了个盹,迷糊中觉得有人从她们眼前晃了一下。他们刚开始把肇事者锁定为那些心生嫉诟的姨娘彼此间的嫉诟。

  第二天,村中又有两户人家的婴孩无疾而终。

  第三天,死了五个幼童

  第四天,死了三个半大孩子

  ……这些就不是巧合,也不是某个姨娘因嫉诟戕害别人的孩子能做的出的了。

  全村人心惶惶,凡是家中有小孩的纷纷紧张起来。可是不管他们怎样防范,悲剧仍旧继续。

  眼看着村中的小孩都快被祸害死绝了,甚至开始有大人也遭遇不测。

  他们终于慌神了,连忙去请法师道士来抓鬼怪。一茬又一茬的做法和道场过后,事情并没有缓解,甚至变本加厉,而那些前来做法的道士法师回去不久也死气,此消息一经传出,人们对这里避如蛇蝎。毕竟先前死掉的那些个法师道士彼此间也是知根知底的,都知道他们肯定只是去走走过场,即便如此也死掉了,难不保自己去走走过场肯定也会死掉。不管他们出再高的筹码都没人敢接单。

  这时,村中不知谁说了一句,她看到年氏跟自己的小叔子经常在一起勾勾搭搭的,于是照不到任何宣泄口的村民心中的“道德激愤”一下子爆发出来。

  众人说这话,来到赵家祖屋,陆真人神情一敛,唰地一撇长剑,真气灌注剑身,发出轻微的鸣吟。众人下意识倒退一步,相互看看,心中隐隐有了期待。不管怎么说这个真人跟那些法师道士还是有些区别,那些人一来就要摆案,雄鸡,香烛等物,然后在院中一通狂魔乱舞。

  砰地破门而入,陆真人猛地一愣,手中的剑唰地劈出…

  “真人,剑下留人——”

  陆真人猛地收功,刚才由于出手太猛,此时强行收回,身体在空中强行扭转翻了两圈才落到地面。看向族长。

  族长颤颤巍巍地走上前,拦在陆真人前面,说道:“你不能伤害她,她是贱内。”

  陆真人眼睛微眯,柳眉一竖,“她现在就是个死人,你让开,若不除去日后必成大患。”

  族长倔强地用他略微干瘦的身体挡在前面,分毫不让,“不,她不行——”

  只见在堂屋正上位,一左一右两张太师椅,中间一张八仙桌,右手位端坐着一位涂抹的皮色煞白嘴唇猩红的蜡尸,也幸好陆真人这些年走过不少地方,有将死去的亲人制作成蜡尸放在身边,然后等自己死去就一同落葬的习俗。可是这些尸体生人在一起久了,就容易出怪。

  陆真人说道:“你们村的人死都是因为这尸怪作祟,若不尽早除去,后患无穷。”

  众人顿时大惊失色,可是那族长却是一根筋,非但不听劝,反而朝那蜡尸退去,“不,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伤害她的,生不能同衾,死也要同穴……”

  咦,有jian情。不是说这蜡尸是他的“贱内”吗?怎么现在却说生不能同衾死也要同穴的话来?

  只见那蜡尸突然嘴角诡异地上翘,露出瘆人的冷笑,然后突然抬起惨白惨白的手,摸了摸族长沟壑纵横的脸。族长猛地转过身,他非但没有惊恐,而是惊喜不已,“兰儿,兰儿,你终于能听到我说话了?”

  蜡尸扬在半空的手还没落回去,身体就以眼见的速度开始融化掉,然后化作一滩腥臭黏糊的石蜡,流的整个椅子地板都是。

  族长放声大笑,然后整个人直直倒了下去,一头栽进溶液中,登时气绝身亡。

  众人好一同惊惶忙乱。

  而后陆真人让人将家里所有蜡尸都搬到祠堂外的坝子里,只有将其一把火烧了,村里的邪祟才能真正除去。

  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头杵着拐杖,气的胡子只抖。

  “不,绝对不能毁了祖宗们的身体,祖训有云,此来吉壤,以后仙人降临,就会带着我们齐登仙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