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96章 守护的是什么?
  那个被整个村的人夹道辱骂和责打的妇人,已经被带到祠堂关了起来。

  赵氏族长在两个精壮后生的搀扶下,颤巍巍地向陆真人行礼,伸出枯爪的手做了一个“请坐上位”的姿势。

  陆真人就是“师姐”,姓陆,自从上次师门打劫后,索性凭借一身精湛法术开始自己降妖除魔之旅。

  她看也没看赵族长,对方“请”的手势还扬在半空呢,她就直接侧身坐到正上位的太师椅上,四平八稳。

  陆真人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道:“在为你们降妖除魔之前,我有个题外问题,希望你们如实回答我。”声音倒是清越爽耳,可是这神态语气却有种说不出的拒人千里之感。

  族长表情悻悻的,屁股刚沾到旁边椅子,就听到真人如此说,又连忙惶恐地站起来,“陆真人有话直言便是,我们定会知无不言。”

  陆真人说:“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全村人都在折辱一个妇人,有和大不了的仇怨需要用那样的手段去对付一个弱质女流?”

  满室皆静,众人面面相觑,都表现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之感。

  族长:“这…恐有污真人法耳……”

  啪——“叫你说就说,我行走江湖多年,除魔无数,还是第一次遇到你们村这种情况,实在有碍本真人心情。”

  “是…那妇人乃鄙人长孙媳年氏,成亲十年不到,竟然做出有违妇德伦常之事,可是她自己却还不承认。真人看看外面矗立的十座牌坊,可都是列祖列宗挣下的名誉,却不想被这妇人给玷污了!哎,不过本着好歹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载,只要她能从这牌坊下走过去,我们便给她自由…”

  族长一幅痛心疾首,又无比感叹的样子。

  陆真人问:“有违妇德伦常?族长所指的是什么?”

  族长老脸一绷,这人是来找茬的吧?正要发作诘问,外面围观的村名中有一个幽黑粗野汉子叫嚷道:“她不守妇道,一个人耐不住寂寞,偷人……”

  陆真人倏地看向那人。汉子只觉一股凌厉寒意将他锁定,心中立马就虚了,不过想到又不是自己偷人,身体朝后趔趄,梗着脖子说道:“你你瞪我干什么,她她…这里好多人都看到她她跟她小叔子经常在一起勾勾搭搭混不清呢。”

  有人开始附和,一时间整个祠堂人声嘈杂。

  陆真人冷声道:“既然是她跟她小叔子偷情,为什么没有将那男人拉来一起受罚?勾引自己的嫂嫂,难道就不是有违伦常吗?!”

  族长旁边一个看起来面向斯文的长衫男子噗通一下跪坐地上,抱着族长的腿求饶:“爷爷,你知道孙儿是最孝顺最听您话的,是是那贱人主动勾引的我,我…那段时间贱内刚刚离去,我我鬼迷心窍,我……”

  梓箐扬了扬眉,还以为会看到一段冲破世俗的爱情故事呢,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孬种。怪不得那个妇人豁的要被打死的下场也要挣扎出去,因为她心里压根儿就不想跟这样没有任何担当的男人有丝毫瓜葛。再说,人家这十来年都过来了,压根儿就不是那种没有男人滋润就活不下去的女人。

  “哼——陆真人是来除魔还是来管我们家务事的?如果是除魔,我们欢迎。只要有那本事,我们定会按照约定奉上银子并制作锦旗相送。可若是来管我们的家务事,那就请自便吧!”族长愤概威严地说道。

  陆真人弗地起身,“哼,一个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地方,我陆某还真不稀罕呢!另请高明吧!”丢下一句话便拂袖离去。

  有几个宗族管事连忙在旁边打圆场,给旁边几个妇人递眼色,全都围拢过来将陆真人拉回去坐下。

  一通闹剧后,事情真相被剥开:

  年氏乃外省一户小户人家之女,嫁到这里来后,成亲当晚,她发现自己丈夫竟然是一具蜡像!准确地说是将死人制作成蜡人。

  她在无比恐惧中度过一夜,而后主母以及管事婆子便给她立规矩,每天洗衣抹地挑水劈柴,她干活,旁边派个婆子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监视她。时不时被挑刺苛责。每天让她累的直不起腰…若是腰还能直的起来,那好,将一簸箕红豆绿豆黄豆什么的倒地上,扔两根筷子:一颗颗分门别类捡起来才能睡觉。

  等多年以后,她们觉得自己已经将这个媳妇的性子磨下来了后,才一幅语重心长的样子跟她说:我们这都是为你好啊,你看,外面那十座牌坊可都是她们赵家女人一辈一辈挣下来的,是朝廷颁发给守寡的贞洁烈妇。她嫁入赵家就要守寡,这年轻人,若是不给点事情做,脑袋就容易“东想西想”,做出糊涂事来。当年她们也都是这样一步步熬过来的……

  敢情把她折磨的要死都是为了她好,是帮着她守寡,帮着她守贞。

  年氏性子柔韧,从小家里穷,母亲接连生了几个女娃后,最后一次她清楚记得,母亲明明还在痛哭叫喊着正在生产呢,过一会就听到她奶奶走出来说,她母亲难产死了。她这个当大姐的便抗起大部分重活。所以相对来说嫁到赵家比在原来家里要好过多了,至少能吃饱穿暖。

  三年前,三弟媳妇难产而死,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一家人嘛,抬头不见低头见,一来二去,那三弟总觉得这个嫂子很温婉理解人,便暗生情愫,多次表白被年氏多次拒绝,不料事情还是被人发现了。

  可是人们却不去追究那个真正诱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将这个无辜女人推上被审判的牌坊下。年氏性子柔韧,可正因为这股韧劲,她简直自己是清白的…于是族长发话了:好,你说自己是清白的,那就从这牌坊下走过去,我们就相信你是清白的。

  于是便有了梓箐先前看到的那一幕。

  看多了这些狗血,梓箐心已经麻木了。突然间,她觉得这世间的鬼怪妖魔除不除都一样,只是那妖魔鬼怪换了一个样子而已。

  莫名,她想到了自己社区下管理的那些剧情世界,想到了鸿和九离拼死守护的主神空间。

  守护的究竟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