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95章 原来是熟人啊
  秦政心中轻嗤,人家就算真在西苑里干啥“见不得人”的事情……那就干呗。谁叫系统这厮说她非比寻常,惹急了没自己好果子吃么。

  他才不会为了这些女人间的拈酸吃醋而让自己置气呢,所以不管这些女人怎么说,怎么给他吹枕边风,都是没有任何用滴。

  他心里那杆秤精明着呢,孰轻孰重拎的比谁都清。

  系统才是他依仗的根本,女人嘛,自个送上门让人玩儿的,岂有不上之理?

  用他的话来说,你要真不上了她们的话,人家心里反而对你不满意呢。

  不过,要是为了吹枕边风而没伺候舒服,那就糟了,直接丢冷宫,名曰:反思反思。

  莫说,这种简单粗暴的处理方法却非常有用,都老实下来,该生娃的生娃该下崽的下崽,前朝后宫全被他掌控的死死的。

  一年之内连着添了几位王子公主。

  所有女人都在对梓箐各种羡慕嫉妒恨的时候,有个角落一直都安安静静的。那就是秦政随系统带来的宠妃:丽丽。

  周围人不管怎样煽风点火,说皇帝现在冷落她,都是因为皇后恃宠而骄神马滴,她只充耳不闻,依旧做着自己的事。

  经常召见一些大臣家属,或者微服到京城闲逛,将她从其他剧情世界带来的“先进”种植生产技术以及新思想,一点一点推广渗透到各个地方,虽然收效甚微,但是却乐此不疲。

  有了稳固的后方,梓箐心下大定,用纸人施展幻术,放在西苑。虽说若溪可以帮她打马虎眼,但是时间久了总要稍微露下面才行,虽然和秦政在皇后位份上达成一致意见,可是她还不想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在对方面前。这样有纸人和若溪,至少拖几个月没问题。

  出了皇城,来到外面世界,果真是天高海阔。

  做过几次古代剧情的任务,轻车熟路,到先找奇物阁购买地图以及全身装备。比如这里卖的携行袋就比直接将一张布四个角对系起来抗肩上要实用和方面的多。

  全部买最好的,金子银子珍珠玛瑙玉石她有的是。

  而后便是到天眼阁收集各地妖怪作乱的消息,每个地区全部收一份放携行袋中。

  有地图,有装备,有信息,成行!

  距离京都最近的最信的鬼物作乱的信息所指是城外三十里的一个大峪村。一个坐落在大峡谷深处的家族式的村落。

  施展御空术,顷刻即到。

  放眼看去,村落坐落在一个三面环山的盆地中,只看到一层层的灰瓦屋顶铺展开区。左边一条溪流绕着村子蜿蜒而过,除了峡谷口便是一片沃野良田。

  这里的确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神识扫过,梓箐眉头轻蹙,她竟然感觉不到人的生气。

  梓箐站在高处将下面的形势尽收眼底,所有一切了然于胸,便轻身一纵,飞跃而下,如一只翩跹蝴蝶飘然落地。

  他现在是一个长袍雅士打扮,白衣袍服,白色纶巾将乌黑发丝束于头顶,两溜同色白绸与长发齐垂脑后。随着飞身落下,带起秀发飞舞白袍猎猎,真有一番仙侠风范。

  还没走近,就听到在这条石板路延伸的尽头传来无比嘈杂的声音,仔细分辨,还能听到女人凄厉的哭喊声…她这人最听不得将女人逼上绝路的哭号,脚下微微着力,便飞奔向前。

  石板路从一座座带着沧桑和悲凉气息的石头牌坊下穿过,无数村民扛着举着棍棒扫帚烂菜叶子站在道路两边,一边叫骂着一边将手中的家伙事朝在中间的女人身上招呼去。

  女人头发散乱,满脸血污,棍棒一次次落在她廋弱的身上发出梆梆梆的钝响,换来她一次次要紧牙关和眉头紧皱,可是眼中的坚毅支撑着她仍旧一点一点朝前面爬…准确地说是挪。

  不管是怎么回事,你要真不待见直接打杀了啊,让人家这样去爬牌坊,还故意在两旁仗打,简直是吃多了撑的。

  梓箐正要喝止,却听到一个清越的声音比她更先叫出来:“都给我住手!”

  恰时,一个红衣胜雪的女子从远处掠空而来,脚尖在牌坊上轻点一下再次纵身一起,同时手中长剑唰地朝下方斜刺刺砍去。

  她掌握好角度和力度,看似气势恢宏,其实并没有伤到人。

  如此气势终于将群情激愤的人震慑住,安静了下来。

  红衣女子翩然落到道路中间的妇人身旁,半蹲下,伸手探了探对方的脉搏,白皙纤指从对方身体上轻轻滑过,她没有急着将对方扶起或者问“有没有事,痛不痛”这些没意义的说辞,而是直接从腰间抽出一张治愈符纸,用食指中指夹着竖立面前,口中念着咒语,另一只手捻诀,符纸化作一道黄光落在躺在地上气息奄奄的妇人身上。

  片刻,妇人才缓过一口气,偏头看向旁边的女子,“你……”

  女子说:“我暂时用治愈符稳住你身上的伤势,不过若要痊愈还需要时间静养。”

  梓箐静静地站在路的另一头,看着女子英姿飒爽地朝前面临时搭建的高台走去。从红衣女掠来瞬间,她就认出对方的气息了,不是那晚在道魔之争中唯一幸存下来的“师姐”是谁。

  不等那个别气的差点岔了气的白胡子族长发作,“师姐”便朗声问道:“是你们村请的除魔师?”

  除魔师?来不及讨论刚才她为什么要打断他们惩罚这个失德妇,还是全村的性命事大。

  一个略微富态的中年男人上前一步,恭敬一揖,道:“的确是我们村发出的降魔贴,请问阁下……”

  曾经请了好几个听说很有名望很有本事的道士法师,都是男子,穿着八卦道袍或者金丝镶边的袈裟,至少看起来就像那么回事。可是眼前的女子…最多不过七十八岁,若不是刚才被对方那如虹一剑震慑住了,此时早已喝令将其赶走了。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除魔师,带我到事发地点。”

  “呃,这……”

  “这什么这,你们这里生气都快被吞噬干净了,到时你们一个个都成为行尸走肉!还不快点!”

  “师姐”脾气一点都不好啊。梓箐眉梢微挑,抬步跟上众人,她不是不相信对方有摆平这里的实力,而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玩意竟然能生吞人的生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