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89章 这个混乱的世界啊
  终于,一个忝居末位的朝臣颤抖着说:“臣以为…可,可以请八方山的法师降魔……”

  啪——秦政一拍龙椅扶手,“贾爱卿这个主意不错,列为爱卿可还有什么建议?”

  得到肯定和鼓励,众朝臣们开始纷纷举荐某某得到高僧,某某大师。

  最后秦政拍板:将这些人统统请出来,谁的功绩大,就以朝廷的名义给他们的庙堂正名。

  于是隐藏在民间的捉妖师,道士,降魔法师等等纷纷涌现。让整个天下就像一锅煮熟的粥。

  不管是佛门还是道门,他们能够延续下去决定权在统治者手中是否让他们“开枝散叶”下去。而朝廷能为他们正名,就意味着他们就能成为正式的信仰支柱,名正言顺地传教并吸收信徒们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究竟有多大用处,梓箐深谙其中玄奥,这里就不多累述。

  国家正值多事之秋,边关传来噩报,几缕外夷势力此番听闻中原大乱,便联合起来,共同侵犯中原边疆。

  于是秦政大笔一挥,让王氏父兄披挂远征。并下了死命令,不扫除外夷不得回朝。潜台词就是发配边疆了。

  王家乃武将世家,从王连枝祖辈开始就一直辅佐秦政的先祖征战,爷爷守护秦政的爷爷,爸爸依旧是秦政父皇身边的武将,到了王氏的哥哥这一辈仍旧要在朝堂上对秦政三跪九拜,抛头颅洒热血。却没想到这样世代为将的忠诚守护,最后竟是这般结局。

  王老将军老泪纵横,只道:“只要他们对皇上还有点用,在外征战沙场,连枝在后宫就会无忧……”

  ……可是对于后宫中的人来说,梓箐现在是彻底失势了,正是他们可以恣意踩贬发泄的对象。

  以前虽然她没有皇后的名份,可是各种物资供给还是按照皇后的规制来的…当然,肯定有人从中克扣,可是落到她们手里也足够她和若溪生活。

  这次却是因了上次皇上发怒的金口玉言,就名正言顺地克扣梓箐的供给。以次充好不说,那些拜高踩低的奴才为了讨好某位主子,还会刻意在麦粒中参杂沙子之类。

  梓箐以前又不是没做过后宫任务,对某些奴性的人深有认知。

  她现在是任务者身份,不能想杀就杀,再说,这些人不就是搞点“小动作”嘛,细究起来也罪不至死,就是让人恶心的要命。

  梓箐现在也终于捋清现状,长此下去,以她现在废后的身份能在这后宫中活下去就算万幸了。也就是说原主的一生都将耗死在这儿,思及此,她自然不会就这样去跟着命运的安排走。

  既然他们要克扣物资,自己有手有脚,又修炼了仙术,只需要施展轻身术或者遁术,这个地方还有什么能难住她的?到大厨房大库房里想顺多少顺多少,想吃什么拿什么。

  搬运了几晚上,就让原本捉襟见肘的西苑立马变得充实起来。粮食,衣物被褥,炭火,器具等等一应俱全,而且都是捡好的拿。

  若溪惊讶不已,梓箐只淡淡地说:“你有听过田螺姑娘的故事没有?”

  若溪眼睛立马发亮,“田螺姑娘?我我…自,自然是听过的啊。”神情无比激动,结巴了好一会才说利索。

  梓箐笑着问:“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莫非你就是田螺姑娘?”

  若溪蓦地瞪大眼睛仅仅盯着梓箐,“你你…”旋即,她回过神,连忙移开视线,“大大小姐,你你就知道取笑奴婢…”

  梓箐原本只是想给自己“顺”了这么多东西来,随便找一个借口,想着这本来就是一个动物都可以成精的剧情世界,再联想到与自己曾经做过的一次任务,田螺姑娘里的世界格局有些像,于是就像把田螺姑娘的名号借来用用。

  没想到自己刚一说,若溪就有这么大的反应。

  梓箐何等玲珑的心思,观察细致入微。她用精神力,神识,灵力,甚至用了所有能够探查的手段去感应,眼前这个女子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梓箐看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道:“若若,知道吗,这些东西真的是田螺姑娘送给我们的呢。”

  “我…啊,这这怎么可能呢?我我是说皇上不是请了一个左天师吗,将这皇宫内外通通用照妖镜看过,没没有精怪。”若溪经过短暂的慌乱,很是认真地说道。

  梓箐嘴角的笑意却渐渐放大,虽然她也想不通,但是有一点她基本上可以确认了:眼前这个女子或者真有非同一般的来头。

  此后,若溪再没有纠结过为什么西苑隔三岔五多出很多山珍海味,只是尽心本份地做自己分内之事。

  梓箐在修炼,锻炼和食补多重作用之下,体质飞快提升。

  半年过去,她以原主的身体再次将仙术修炼到五层,几乎可以使出大部分的法术。

  是夜,她再次施展五行遁术,到城外的一座道观中,打算弄点朱砂符纸回来画符。毕竟在真正战斗中,使用符箓比临时施法来的更快。

  她刚刚遁到道观下,就感应到上面传来激烈的打斗声。两种截然不同的能量在空气中冲撞爆炸开来。

  “臭道士,你多次来坏我好事,今天我便是来找你算总账的!”一个阴恻恻的沙哑声音夹杂在夜风中。

  “鬼宗主,念你也是修炼不易,我多次放你一马,现在竟然来毁我道观,何必做的这样绝?”老道士苍老的声音充满了疲惫。

  “哼,我要你放我一马?告诉你臭老道,若不是看在我女儿一直对你徒弟有好感的份上,我早就把你这里荡平了,现在我已经拿到赤炼天术,我留你何用……”

  道士顿时心惊,“原来赤炼天术在你那里?”

  鬼宗主正要动手,见对方这么诧异吃惊的样子,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溢满心间,不由自主地就想显摆一下,比如自己是如何如何运筹整个计划,如何将那些人当棋子玩弄股掌……

  梓箐感应到道观下有一个地下室,里面有几个人的气息,正在纠缠着。

  一个说:“师弟,你快走……”一个说:“师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