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86章 推衍出来的剧情
  当然,羡慕嫉妒诟陷宠妃的人不在少数,但是仍旧有不少人并不觉得那有多值得羡慕嫉妒恨的。

  这一切明明不是“宠妃”的错,是皇帝自己想要宠谁就宠谁,想给谁金银珠宝就给谁,怎么没有人去置喙这皇帝,却偏偏怨恨“宠妃”,说人家用上啥邪术让皇帝对她恩宠不衰,又说是使用了啥chuang上功夫霸占了皇帝,诸如此类。甚至连后世的正传野史也尽是“宠妃”各种恶名声。

  宠?皇帝真的是因为对那个贾贵妃爱到极致而独宠她一人的吗?

  梓箐却觉得未必。因为根据小方的推衍,澳门赌博网站:这秦皇帝在废了“她”这个王皇后不久,就又重新立了另一个李皇后。

  而贾贵妃仍旧只是一个贵妃。

  可见并非人们传的那般“专一”嘛,对那个宠妃是否真的“专宠”也有待商榷了。

  虽然其中因为前朝大臣以及母后干预,让他很是为难。但是既然连皇后他都能随便想一个法子说废掉就废掉,要将一个贵妃册封为皇后又能难到哪里去?

  可见这所谓的宠,以梓箐的理解,也仅限于“宠”而已。

  小方见梓箐正在梳理自己传给她的信息,从旁补充:“依照原本的剧情设定,你进入这个剧情世界的确是一个准皇后的身份…嗯任务切入点就在新婚大典之夜,所以只要好好把握就会有很多变数。不过先前被混乱时空耽搁了一两年时间,错过了最佳逆袭的切入点,致使原剧情投放也没能接收到……”

  梓箐知道小方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干预自己对任务的预判,这次主动推衍剧情,还刻意补充,肯定是有什么超越常态的事情。

  直接问道:“小方,是不是这个任务不容易完成?”

  小方没有因为梓箐一针见血的询问而有丝毫意外,应道:“嗯,刚才你自己也感应到了,这里的能量比普通剧情世界充裕的多。大概是这段时间位面动荡不安引起的剧情世界之间有了裂缝渗透。有道是灵气过于浓郁的地方,人能够修炼长生,动物也能成精。所以这个剧情世界原本就是一个天灾**不断,此次恐怕要加上精怪兴风作怪了。”

  混乱出妖魔,自然也有仙侠,所以灵气才会这么浓郁。

  梓箐一边接受着庞杂的剧情信息,心中震惊而澎湃。

  梓箐了然,连这种普通剧情世界都受到异族入侵的波及,可想而知整个主神界面受到的冲击有多么大。

  先前小方给她补充了一点掌控者的基本要素,一个掌控者对自己社区…哦不,应该成为主神空间掌控程度有多么大,意味着能发挥出的主神空间的力量就有多大。而主神就可以用这份力量直接与外界对抗,从而保持内部的相对平衡稳定。

  她现在只差一步就可以完全脱离鸿的主神空间,就可以与鸿和九离并肩作战了。可就是因为差了这一步,却卡在最后关头,迟迟不能修成正果。

  上一次的纪元之战中,自己正在任务,鸿便便为自己挡住冲击。这一次纪元之战即将到来,鸿要为整个主神空间的把关,她不想让他再分出能量帮她。而九离…不知道这段时间的修养可有复原?

  “箐箐……”小方温暖的声音在识海中轻柔响起。

  梓箐回过神,感应到小方的关切,虽然有些意外,但心中却很温暖,淡淡笑道:“我没事,不管怎样,先将眼下的剧情世界过了再说。”

  小方说道:“所以这次任务你是打算走宫斗,走上人们眼中的女子极致荣宠的巅峰,还是……”

  梓箐毫不犹豫地应道:“当然是走上自己眼中的巅峰。”

  小方其实早已猜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决定,可是实实在在听到对方回答却让他心中下意识松了口气。

  就这样与小方交流了一夜,将所有信息全部梳理了一遍。

  天才蒙蒙亮,原主的贴身侍女若溪就轻手轻脚起床,开始烧水做饭,洗昨晚上换下衣裳等等。

  梓箐心有恻恻,即便这是彼此身份使然,可是她见多了在患难时,奴大欺主的剧情。像这般不管主子落魄了,仍旧陪着不离不弃的人,很是让人感动。

  下意识询问小方:“对了,你能帮我推衍一下若溪以后的剧情发展吗?或者……”

  她才一开口,小方就明白对方的意思,“你想知道她究竟想要什么对不对?好呢,你等一下。”

  过了好一会,小方有些沉重的声音才传来:“这……是个至情至性的女子。”

  虽然在无数次被各路人马穿越了一遍的剧情中,原主这个废后像是她一出生就享受了世间女子少有的优渥宠爱,所以不管怎样挣扎,这个皇后之位当了没多久就被废了,或者即便占着位置,也是各种勾心斗角汲汲营营……

  但是不管怎么变,若溪都是一直不离不弃跟在她身边。小方说:“有几次被其他世界灵魂穿越来的灵魂占据了这副身体,为了争宠,不惜设下圈套,将那丫头推上去当棋子。还有一次,为了将皇帝留在自己身边,甚至将若溪推上龙床,怀孕了,竟被主子灌药打胎,一尸两命……”

  梓箐听了暗自心惊,这些看似都是小方推衍出来的剧情,可以理解为她的前生前世,都是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时空层面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收敛心绪,运转了几个周天,神清气爽,麻溜地起床穿戴梳洗完毕。

  陶罐里是熬的浓稠小米粥,倒进碗里,刚好一碗,放了一块蔗糖搅拌均匀,香甜可口。

  梓箐看着面前的碗,问:“若若,你呢?”

  若溪见梓箐精气神很不错,不由得脸上带着笑意,道:“奴婢…的饭在炉子上炜着呢,大小姐不必担心。”

  梓箐顿了顿,直接起身去拿了一副碗筷过来,匀了一半,沉下脸,道:“你现在如果真敬我是主子的话,那以后做什么都得听我的…”若溪差点就要跪下去,连连告罪,“奴婢知错了,大小姐……”

  梓箐冷声道:“从现在起,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我住什么你住什么,否则就不要再跟着我,明白了吗?”

  若溪很是愣了一下,而后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俯下身,肩膀耸动,久久难以平息。

  梓箐心中有些不忍,这么容易就感动了?以后我还要代替原主偿还你生生世世不离不弃的守护呢,可要做好准备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