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81章 不出手不行呀
  住了几天,代明以为自己已经在这个家站稳脚跟了,他俨然忘记了那天张惠说的“野狗野崽子”的话。

  心中便开始算计起来,既然黄脸婆不愿意把房子过户到他名下,那么他就直接将外面两个孩子户口落在户口本上。

  反正根据律法,私生子也有与婚生子一样的权利,到时自己把户口落实了,再把他们接来一起住就名正言顺了,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于是他偷偷把户口本拿上,跟冯晓辉打电话,两人赶往民政局。

  走在大厅里,代明突然感觉空气憋闷压抑,捂着胸口,刚一弯腰,身体便如石头一样栽在地上了。

  冯晓辉惊恐大叫,在好心人的帮助下连忙打急救电话送往医院抢救,诊断为:突发性脑溢血。

  没错,这就是梓箐干的,只是略施手段,想让他什么时候得病什么就得病,想让他怎样死就怎样死。

  先前她没有动手是因为顾及张惠的感受,她必须弄明白张惠是怎么想的:是真的那种没有任何是非观念界限的,对这个渣男无限妥协忍让的人呢?还是一个有自己底线和原则的人?

  如果是前者,她会直接下手干掉,一了百了。对于这种连灵魂都不健全的“人”,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啥区别,没有任何负罪感。

  但若是后者,她就会让张惠真正发泄出心中的委屈和愤懑。以她那种性子,如果没有外力帮助,别人会把她抹干吃尽的。就像先前她和代云溪去找代明要生活费一样,三言两语就被那调解人和代明唬住。

  所以现在她已经知道张惠心中真实的想法和感受,她就可以放手行事了。

  当然,如果用时间去慢慢熬,也会让代明尝尽苦头,浪子回头,痛改前非什么的。不过她现在却没有那么多耐心让时间去慢慢发酵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已经可以预见到,若是自己一离开,那些人铁定会找上门来,让张惠她们毫无招架之力。

  梓箐一旦出手,后续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冯晓辉自然没钱支付医药费,便让医院打电话给代明妻子张惠。

  医院来电话:“你丈夫张惠正在我院进行治疗,我们已经进行了初步抢救,请速来交清款项。如果不交钱的话就停止治疗,一切后果自负。”

  张惠捂着话筒看向梓箐,问:“云瑶,医院让交钱,怎么办?”言语中没有丝毫悲戚紧张之情,梓箐心中了然,便道:“我现在一个月才两千多工资,除了一家人生活费就没有了。”

  于是张惠直接对着话筒回道:“没钱。”

  电话那头就传来各种教训数落,意思就是:“这什么人呀,自己丈夫病了也不知道来交费也不来看望照顾,反正你若是没钱他们就没义务白白医治”

  张惠已经将电话扣下了。

  第二天,冯建就找上门来,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他也是你孩子的父亲,是你的丈夫,现在你们法律上还是夫妻关系呢,夫妻间有相互扶持的义务”

  哦,现在知道说夫妻间有责任和义务了?先前当调解人的时候不是问她们有什么要求,然后商量商量的吗?可没说过“责任”“义务”“法律”这些字眼呢。

  张惠神情淡然,还是那两个字:“没钱。”

  冯建说道:“这房子不是在你的名下吗?我认识一个中介,可以把房子抵押了,这地段少说也值一两百万”

  张惠愣愣地看了他一眼:“你要我们无家可归?”

  冯建连忙解释:“这怎么是让你无家可归了呢?再说老家不是还有房子吗?那些都是代明名下的产业,你可以回老家住啊,听说家里两位老人现在也病倒了,你回去正好照顾老人”

  张惠道:“从我嫁入代家二十多年,我得到的除了三个女儿和一辈子的责任,什么都没有。而无付出的却是这二十多年的当牛做马。对长辈有赡养义务,但绝不是指没有任何恩情关系的人。代明与我无恩无情,却要我再继续去当牛做马,你这个调解人觉得这是很高尚的品格的话你可以自己去好好践行一下。”

  冯建万万没想到这个土不拉几的村妇竟然把自己挤兑了一下,脸顿时沉了下来:“我说你这女人究竟怎么回事啊?是房子重要还是人重要?好歹夫妻一场,人家风光飞黄腾达的时候就哭哭啼啼的巴上去,见人家落魄生病了就各种找借口。你说吧,你要不要去?即便你不拿钱,在法律上也是你的责任,你跑不掉的!”

  放下几句狠话,起身欲走。一直坐在旁边如同空气一样的梓箐突然说道:“别以为随便搬出“法律”“责任”“义务”就把别人唬住了。自己是个啥货色自己心里最清楚,既然那么不识时务再而三的欺上门,那就休怪我们不留情面了。冯建,男,现年四十三岁,人,经常在外借招待客户名义五年前唬住一个将自己妻子净身出户。冯晓辉是你妹妹,其实你早就知道代明家里情况并告诉了你妹妹”

  冯建狠狠瞪着梓箐:“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告诉你,我可以告你侵犯他人。”

  梓箐冷笑,阴恻恻说道:“你知道你为什么还会活到现在吗?”

  冯建眼睛微眯,一种恐惧在心间弥漫开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梓箐道:“你知道有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吗?你这种人会遭报应的。人活着就是要为自己的生活追名逐利的,可是不管自己怎样的追逐,不要践踏别人生活就行。”

  冯建:“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果真如代明说的,一点家教”

  啪啦,突然一道闪电在他手臂上炸开,他痛哭哀嚎倒在地上,无比惊恐地左右张望。

  梓箐阴冷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去告诉代明和你妹妹,我掌握了你们所有的证据,不管是想走法律还是道德路线,都行不通。识趣的就此作罢,否则这就是报应。

  没有钱,医院是绝不会免费治疗的,借口病房紧张,直接推到过道上放着,让其家人交了抢救费用接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