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67章 没有人买单,值个p
  这时有人把监控录像拿了过来:从秦紫沫进入公司,到前台恭敬引她到会客室,全部显示在画面上。虽然没有声音,可是那动作那神态,竟是与前台小妹描述的完全吻合……

  所以她就是一个来找蔡总裁的茬,并严重烫伤了别人的无聊又恶毒的女人。

  可,可是这与以前那个站在各种领奖台上的高雅的知性的灵动的女人完全就判若两人。与他印象中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娇小的,稍微一碰就娇吟像柔若小鸟一样的女人,判若两人。

  那些媒体见此,疯狂地拍照,各种尖锐的问题差点将他们淹没。

  米景山习惯性地将周围一切当作空气,他眼里只有这个女人。

  看着画面上的女人,良久才移开视线,落到旁边一脸委屈的楚楚可怜的俏脸上。

  是了,这才是他的沫沫,那个即便在这浮躁繁华中依旧保持着自己纯真善良的沫沫。

  秦紫沫立马觉察出米景山与往常对她宠溺的不要不要的完全不同的气息,连忙解释,“景山,你听我解释,这这都是那个女人给我设下的圈套,是他们陷害的我,我我……”

  人证物证俱在,这就是一起恶性伤人事件,而且影响极其恶劣,秦紫沫被直接押上警车,带走。

  最后审理结果自然是秦紫沫必须公开对玲玲赔礼道歉,并且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以及误工费等等合起来一百万。

  一百万?想钱想疯了不成?

  可是他们不管借助舆论怎样的挖苦嘲讽,甚至说玲玲是仗着蔡氏集团在那里恃强凌弱之类。梓箐索性就以蔡氏总裁的身份发表声明,谁敢动她的员工那就是跟蔡氏过不去。

  舆论哗然,这蔡氏太霸道了吧,的确,蔡氏现在就有这样霸气的资本。再说,这次事件始末都是那个仗着自己有点创意被一个纨绔总裁睡了就自以为二五百万的花艺小妹挑事、出言诋毁和伤人。不过这次事件却让蔡氏上下员工有种莫名的荣誉感和凝聚力,以身在蔡氏而与有荣焉。

  如果是以前,米景山会直接站出来,抓出一个支票本唰唰写一串数字,然后一边释放总裁的霸气一边将支票砸在对方脸上……可是现在,公司难以为继,不管是公司账户还是私人账户都达到借贷信用额的最高限度,一毛钱都写不出来。更何况还有米家二老各种埋怨,骂秦紫沫就是个扫把星,一边逼迫米景山去向蔡馨媛示好,而他们也不顾这张老脸去求蔡家二老,希望蔡氏可以对他们伸出援手什么的。

  和以前略微不同的是,现在米景山并没有坚决反对甚至趁机对蔡馨媛讥讽一番。人都是视觉动物,特别是在梓箐为自己披上真正的“商业女王”的光环后,原主本来的绝世美貌就显得更加倾国倾城了。不心动才不正常。

  所以,这一百万就是压倒米景山和秦紫沫虐恋情深的感情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们拿不出钱来。

  秦紫沫想到先前跟自己aimei不断的顾明西和木习染他们。当然,她的清纯高雅是不会直接说出借钱这么俗气的字眼的,而是很含蓄很隐晦地说:有个女人故意讹诈她。

  如果是以前,这两人就撸胳膊挽袖子要去好好教训那个女人了,可是这次,一个说现在很忙,另一个说家里有事,竟然就这么直接忽略过去了。

  秦紫沫感觉严重的失落感,就好像……突然之间,一下子回到当初那个处处投简历处处碰壁的花艺小妹一样。她不死心,想到曾经他们告诉她,她的那些创意简直就是人类艺术的瑰宝,无价的,她也自以为很了不起。思及此,自己大不了卖掉一个创意吧。

  于是说道:“对了,我我现在急需用钱,上次你们说我的那个花艺创意至少值三百万,现在我想一百万卖出去可以吗?”

  顾明西突然笑了,“三百万?沫沫,你是在说笑吗?”

  秦紫沫不明白对方笑什么,这次不是装糊涂而是真的疑惑的问:“怎么,是…价格太低了吗?”

  噗——顾明西直接将一口咖啡笑喷了出来,“以前米景山说你单纯可爱,现在看来还真是单纯的让人心疼啊。”

  就那些玩玩儿的花艺就要几百万?没见到那些争取创业资金的人吗?为了几十万竞争的头破血流,又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即便最后获得了那几十万的创业基金,还要同意投资者的各种要求,聆听训诫之类……

  秦紫沫也听出话里不对味儿了,“顾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以前你不是说…说我的……”

  “以前?”顾明西说道:“你也知道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看在曾经同事一场的份上,我这么跟你说吧,今时不同往日了,你……好自为之吧。”

  秦紫沫突然间感觉周围一切变得陌生起来,“同事一场”“今时不同往日”,难道曾经他主动接自己上下班,邀自己看电影喝咖啡,仅仅把自己当“同事”的吗?

  哦,她差点忘了,貌似她对别人一直都说他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纯同事关系来着。可是现在当“同事”两个字从对方嘴里说出来事时,为什么心里那么滴…不是滋味儿哩。

  然而这一切才只是开始。

  秦紫沫想,可能是因为玲玲和殷婻的关系,让顾明西故意疏远了自己,他不识货,总有人会认识到她创意的价值。

  可是她一连找了很多那些艺术界的大咖们,对方干脆都不见她,或者直接当不认识扫地出门。

  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以前别人的追捧,其实都是因为她是米氏总裁女人的身份,给她钱,就当是给米氏集团卖个好。

  所以即便当面给了她钱,背后都是米氏在为她买单。

  可是现在,米氏辉煌不再,濒临破产,别人又怎会再给她送钱?脑袋秀逗了么?

  神马滴艺术,也就是玩玩儿的噱头而已。就像时装,真正支撑高雅的还是普通实用美观的版型、依靠绝大部分的普通人来买单;却只有少部分人才将它吹嘘的多么的高大上,上升到艺术的层面。随便画个图纸就是艺术,这要落在真正想为你买单的人眼里才行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