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64章 山水轮流转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米蔡两家,一年之内风云突变。

  正如同当初米氏对付蔡氏一样,梓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掐断对方的生产原料供应以及下方销售渠道。

  原材料价格疯涨以及产品滞销,即便有剧情君亲妈给米景山撑腰,也吃不住这么大的亏空。

  只能向银行借贷以维持工人工资。

  此时梓箐稍微造势,媒体舆论转过风向标,一致对准米氏。闹得全公司上下人心涣散。

  米氏股价一路下滑接近底谷,如果没有人接盘,就会跌破发行价,崩盘。

  梓箐才不屑捡这个烂摊子,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收购股份。她就是要让它彻底垮掉,垮掉!

  时隔一年,米家再次登门蔡家。

  与上次的意气风发截然相反,这次他们连走路都下意识弓了腰背,脸上是带着沧桑的忏愧和谦卑的笑容。

  看在两家人曾经交情的份上,蔡伯尧没有如上次那般不让他们进屋…或者心里其实还是想看看对方的样子,以疏解心中郁结愤懑吧。

  “老蔡啊,你看我们两家毕竟是世交友好,以前的确是景山那混小子不懂事,您看……”米巡风语气很是诚恳地说道,然后眼巴巴地望着蔡伯尧。

  蔡伯尧叹口气,好一会才说,“你现在说这样的话,会不会太晚了点?”

  米巡风很是尴尬,“这……老蔡啊,景山那孩子你也是看着长大的,他本性并不坏,只是以前还没有开窍,以后您好好教导教导他…”

  蔡伯尧心中堵得慌,他是何等精明的人,听对方这口气就是还想从两家联姻说事,可是如果他们真有诚意,或者说真的看重他们馨媛的话,又怎舍得让其在大庭广众之下受那般羞辱?事后非但没有一个公开致歉的新闻发布,甚至当他们找去,也只是含混搪塞。

  还有,当初他们一副势必要吞并蔡氏时,联合那些股东来给他们施压,以及对蔡氏所作的一切,如果不是馨媛交代了又交代,恐怕现在已经没他们什么事了…而米家,他们还会像现在这般登门拜访吗?

  不,绝对不会了。

  这段被他无比珍视的世交情谊,竟是如此的脆弱。

  想通了这一层,他心中也不纠结了,说道:“其实,你们景山在外面作的那些事,我们都知道。如果说当初在教堂里的悔婚可以解释他年少不懂事,可是后来跟一个花店小女娃搅和在一起,跟一些个不务正业的纨绔公子哥争风吃醋,闹出一个又一个闹剧,这,就不能用不懂事来敷衍了吧。你们景山到蔡氏公司,馨媛以最高规格的礼仪相迎,可是…想必巡风你也看过那条片子的吧?如此,你让我这个作父亲的还有什么理由去劝自己女儿往火坑里跳?”

  米巡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们自然是了解自己儿子的,从小就不待见蔡馨媛,虽然他们自己打心底觉得自己儿子无比的优秀,谁都配不上自己儿子。只是两家为了维持表面上的合作关系,他们都说成这是儿子性子冷淡倔强使然。

  所以,他们看那条被梓箐原封不动丢给媒体的短片,并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认为是蔡馨媛作怪,不就是景山去蔡氏找她嘛,干嘛要录像?还要公布出来?这不是纯粹给他们儿子难堪嘛。

  当然,这话他再气愤再笨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当着蔡伯尧面说的,只是感叹以前两家人是如何如何的好,在战场上他们多么的肝胆相照以及现在年近迟暮,只想过一个安享晚年之类。

  当梓箐晚上回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蔡伯尧就说:“那个…馨媛啊…现在公司在你手里爸爸很放心,我和你妈妈决定过两天就去环球旅游一圈…”

  梓箐欣喜应道:“去旅游,这是好事啊,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我们都准备好了,只是……”

  其实蔡伯尧以这种语气开口,她就知道对方肯定有事,而且是让他感觉有些为难却又不得不说的事。

  “爸,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吧。”

  “那个……你也知道,我们家和米家是世交,以前……”蔡伯尧开始细数老黄历,梓箐只静静地听着,没有插嘴打断也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烦。

  她这段时间心情大起大落,对他影响很大,需要一个情绪发泄口才行。

  良久,蔡伯尧回忆完了两家人的深厚渊源,无比感慨的同时,脑海中又不由自主浮现出前段时间两家人那般拔剑怒张的关系。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分不清,哪一个是真实哪一个是虚幻。

  梓箐说道:“爸爸妈妈,你们就放心去旅行吧,我会懂得分寸的。我们没有义务将别人的生活和喜怒哀乐捆绑在自己身上。就像您曾经跟我说的,人在不同时期的想法和需求都不一样。一厢情愿的把回忆当作现实和永远,其实对我们大家都很累。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您说是不是?”

  蔡伯尧又是叹息,说着自己老了,自己这辈子忙着事业亏待妻子太多,是时候过点他们自己的小日子了,其他事他真的不想管了,当然,现在他也管不了了。

  其实直到此时,蔡伯尧才真正从心里放开蔡氏。梓箐也从这一刻,在做出任何决定时不用考虑以及向蔡伯尧汇报。

  抛开原剧情带给梓箐的“先见之明”,梓箐本人就世界经济做过全面且系统的研究。其实在原剧情中,里面绝大部分的内容都是描述米总裁和秦紫沫之间的虐恋情深,动不动就船戏,动不动就用“身体”去虐对方的身体,所以对整体经济发展并没有多少描述。

  但是梓箐现在身在其中,却不能不去思考。

  因为急速膨胀的泡沫经济,让全世界陷入如同魔咒一样的经济瓶颈。

  人们大多沉浸在这虚假繁荣的表象里,比如在这繁荣之上新兴的各种娱乐、艺术,成立各种颁奖和“殿堂”,盖建起自己的海市蜃楼。

  梓箐已经在思考着自己该怎样在这一次的经济大清洗中让蔡氏更上一层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