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63章 总裁,你哪里来的自信?
  梓箐给足了对方身为总裁应该有的排场,会议室布局,分配秘书记录等等。

  米景山没有入座,而是皱着眉头一幅非常不耐烦的语气问梓箐:“蔡馨媛,你搞出这么多事情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上你吗?你别这样天真了好不好?你们不是很在乎蔡氏的名头吗?我给你就是,我可以让你来当蔡氏的总裁……”

  梓箐神情平静地吩咐旁边秘书,“这是蔡氏集团改制以来,曾经给予我们最大帮助也给予了我们釜底抽薪的打击的米氏集团总裁第一次到访,所以他说的每句话都给我如实记录下来。”

  总裁秘书,自然也是梓箐后来新提拔上来的,很有一股子干劲,并且对梓箐雷厉风行和铁血手段深有体会,此时只嗯了一声,声音平静的应道:“已作下记录并录下会场。”

  米景山见这些竟被录了下来,虽然他不在乎,但是却因为被无视而变得愤怒:“蔡馨媛,你少在我面前作这些小动作,录会场?你以为现在我是在跟你商业谈判吗?告诉你,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刻薄女人……”

  “闻名不如见面,原来闻名遐额的年轻有为的米氏总裁接班人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幼稚大男孩。我觉得我有必要说明一下我‘搞出’的事,所有人都有目共睹,我让蔡氏重新变得更强大,一个即便是被经年合作伙伴以釜底抽薪的方式背叛后,仍旧屹立在百强企业龙头之位的蔡氏。你,身为米氏总裁,却过来诘问我‘为什么’,难道你就不会用上面的脑袋还好想想,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我的集团变得更强大吗?让他不再去依附和看别人脸色而存在的蔡氏。”

  “奉劝米总裁一句,蔡氏以及蔡氏总裁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蔡馨媛用自己努力拼来的挣来的,而不是你一个毛孩子信口雌黄说给就能给的起的。现在,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你米氏现在连跟我们竞争的资格都没有,你又凭什么到我面前来严词厉色,你的那些幼稚的高冷是要做给谁看?”

  “我身为蔡氏的最高决策者,以最高礼仪相迎,而你却如此藐视我的尊重并出言不逊,看来你到这里并不是商谈公事,只是来找茬,来羞辱我的。如此就休怪我不以礼相待了,保安,给我将这个不知是哪里来撒野的小屁孩给我轰出去,我蔡氏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梓箐稳坐首席的位置,神情威严,厉声呵斥。

  这些保安都是她专门从特训公司聘请的,她对这些人只有两个要求,那就是听话,以及雷厉风行。

  此时听到梓箐的喊话,几个穿着制服的年轻力壮的保安涌入,也不管你是总裁还是腹黑高冷的男猪脚,直接左右扭住胳膊往外推搡。

  米景山从小到大都在人们敬仰中,哪里收到过如此待遇?肩膀传来扭转的疼痛,不得不弓下他高冷的脊背,嘴里叫嚣着,“蔡馨媛,你这个贱人,上次我退婚你就怀恨在心。告诉你,不管你耍什么样的手段,我是绝不可能屈服的。别以为随便找个报馆写点花边新闻就能引起我的注意,你跟沫沫相比,你凭什么跟沫沫相比?……”

  呃,沫沫?莫非就是那个花艺小妹秦紫沫?

  不说这一茬,梓箐还差点忘了呢。那个在剧情一开始就以清纯的不谙世事的姿态毁掉原主婚礼的女人。好吧,事实上她就是剧情君里一个满足无数女孩能够从草根蜕变为女王的臆想产物,真正毁掉那次婚礼的不是她,而是米景山。

  大概是因为梓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系统君丢到某个剧情世界里,为原主逆袭百样人生,所以她对女生有着……惺惺相惜的宽容,就算是为自己以后进入了那样的人生中,也有足够转圜的余地吧。

  她没想过去对付秦紫沫,其实那样的全靠外界靠男人给予光环支撑起来的“女王”根本就不值得她动手好吧。

  但是对于米景山,此时却已经耗掉她所有的耐性,冷声道:“米景山,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和资本敢说我蔡馨媛看上你还非你不可了?在我眼里,你跟街边那些乞丐没任何区别,或者还不如。自私,自大,阴沉。别以为有一身养尊处优的皮囊,以及披着家族的总裁的光环就可以恣意揣度和非议别人的意志,这些在我眼里不过是别人用过的‘高大上’的卫生棉而已,你以为我会稀罕一个垃圾?!既然你那么自信,现在我蔡馨媛就把话撂这,我会一层层剥下你的光环,让所有人都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终于吐出心中那口恶气,梓箐感觉整个人都舒畅了。

  这是她对这个男人的理解,其实也是原主想要对米景山说的话。

  冰寒的气势勃然而出,并非米景山那种装腔作势的高冷,而是…真的带着森寒的杀意。

  所有人都有些愣怔……他们没听错吧,这个被誉为x市四大公子之首的米总裁,竟然是被别人用过的卫生棉?!不过……貌似也挺贴切的。

  轰走了米景山,梓箐将这段“会议记录”原封不动丢给媒体,算是正式向公众表明她对米景山的态度和对米氏的立场,于是那些想要重新交好蔡氏的企业纷纷闻“风”而动,开始把米氏孤立起来。

  梓箐又用两个月时间让集团走上正轨,在她的运筹和操作下,财富如同滚雪球般壮大。

  这时,她才转过矛头对准米氏。

  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召开记者会,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比如米氏实行行业垄断以及恶性竞争,蔡氏决定对其实行经济制裁。

  制裁,只有当自己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才有资格说这两个字。

  但凡跟米氏有关联的企业,蔡氏一律抵制。

  在强大经济杠杆作用下,那些企业纷纷倒戈,米氏变得茕茕孑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