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62章 我的奋斗
  蔡氏总裁的强势回归,以铁血手腕对集团内部进行大刀阔斧的梳理和改制,对外扭转产业格局,不到两个月,让蔡氏重新焕发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

  以绝对强势的财力、物力、人力占据x市企业龙头老大的位置。

  如此,多方位齐头发展,均成为蔡氏的支柱产业,不再是一个小小米氏可以恣意左右的了。

  一个全新的,不再依赖米氏而存在的强大蔡氏重新崛起。

  人们纷纷侧目,没想到蔡氏竟有如此浑厚的底蕴。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x市的天,变了。

  如果说先前蔡氏绝境逢生的庞大资金注入是蔡馨媛去外面榜上一个更强大的集团扶持,那么现在,集团的清理,发展方向的规划,就完全展露出蔡总裁的铁血手腕和预见性。

  于是,先前那些听从米氏而终止与才是合约的企业,在利益的驱动下再次前来蔡氏寻求合作。

  还是那句老话,在商言商,商就在一个利字。

  先前米氏为了打压蔡氏,将其上下方的合作企业以利诱或者集团调控的方式禁止与蔡氏合作。

  可是不跟蔡氏合作,虽然打击了蔡氏,他们自己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蔡氏绝境重生,可是他们却需要庞大的资金和时间来消耗这些损失。当然,如果能按照他们原本计划一口吃掉蔡氏的话,那么这些就变成一次小小的动荡,可现在没有吞并蔡氏,蔡氏变得更强大,影响到他们的声誉以及企业发展,两厢相较此消彼长,这样的损失就变成他们真正的灾难。

  这边,蔡氏崛起欣欣向荣的新闻满天飞。

  反观米氏,这段时间却频频传出米氏总裁与那个花艺小妹的各种绯闻…哦,错,现在人家已经不是花艺小妹,而是花艺界的女王了。是好多国际大咖都争相追逐的闪耀新星,那些场景布置,花艺设计,貌似没她这个女王出面,没有挂上秦紫沫这个名号都low了一个档次一般。

  以及他与另外几个富几代或者某军几代的公子哥为了这个女王争风吃醋的新闻。某某女又剽窃了秦紫沫的创意被木习染羞辱一顿;某某女去找秦紫沫的茬却反被米景山找人狠狠教训一顿……

  有好事的花边报社无不恶意地将她和秦紫沫放在一起做比较。

  说,这蔡馨媛虽然是个女强人,却不是什么男人都能消受的了的,相比之下男人还是更喜欢更有艺术气息和更女人味的秦紫沫。

  从先前米景山放弃蔡转而跟秦在一起就是最好的证明。

  蔡伯尧看了报纸,气的想直接叫人把那报馆封了!

  梓箐只轻描淡写地说道:他们便是以此为生的,越是跟他们认真,他们还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她不把这些当一回事,不放在心上,因为集团现在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所有一切她必须亲力亲为做出一个经营框架出来,哪有心思去细究这些不切实际的花边新闻。

  可是有人却很拿这当一回事。

  梓箐当初离开x市时就对原剧情有个预估,并做出相应的安排,可是她仍旧低估了米景山对她的嫌恶。

  在他看来,好像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嫁给他嫁如米家一样。貌似就连这花边新闻也是她授意报馆这样刊登,而将他们强扭在一起以引起他的注意一般。

  这让梓箐感觉非常不爽,一个男人,一个把阴沉当酷帅,把幼稚当个性的男人,也值得她有才有貌有事业的女人去死乞白赖追着供着?

  最可笑的是,米景山竟然为了此事自个儿找上门来了。

  看在对方好歹也是一个集团总裁的份上,而且他堂而皇之进入自己公司,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还有外面那么多明里暗里的媒体记者,都盯着这一出好戏,若是直接扫地出门,未免显得她这个女总裁太没风度气度了,真坐实了她是因为那个花艺小妹争风吃醋以及上次被悔婚而含恨在心的报复呢。

  唔,当然,报复是肯定的,但绝不是现在。

  梓箐让人将米景山引到会议室,以公司高层会晤的高逼格礼仪相迎。

  米景山虽然穿着定制正装,但是神色中却难掩这段时间的憔悴,也不知道是纵欲造成的还是为企业思虑过度造成的,不过貌似在原剧情中剧情君就没给他多少笔墨在公司决策和奋斗上。

  这些都不是梓箐思考的重点,重点是眼下国际经济形势并不乐观,即便对于她这个龙头老大也要小心应对,他这个总裁不为公司筹谋而到她这里来干什么?

  只见米景山昂着头,神情冷酷地在秘书引领下走向这间最大的会议室,他略微愣怔一下,那个女人的办公室不是这里,怎么将他引到这大会议室了?以前作为友好合作方,他来过很多次,可是他这次只是作为私人想来问问这个女人这几个月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一回来就弄出那么多的事来?

  米家对蔡家布局了几十年,完全可以做到“和平”过度,因为合作企业到股东,绝大部分都是他们经营的一部分。

  可是这该死的女人不知道跟蔡伯尧灌了什么理念,不管那些老股东如何去威逼利诱打感情牌,他都始终不松口放出手里的股份。他们才迫不得已要让蔡氏破产,然后再准备收购。

  不料,澳门赌博网站: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这个女人突然回来,然后就搞出这么多事来。不仅把他们持有的蔡氏股份全部剔除出去,还将那些中高层的决策者也一一以重大过错为由给开除掉。一会搞矿业,一会发展远洋运输,一会又成立制药厂。

  这完全超出他对蔡氏的了解和掌控,或者说是梓箐的动作超越了以前原主留给他的事事都仰他鼻息印象。这让他很不习惯,很不解,很不爽。

  为了蔡氏集团,他觉得自己对那个女人的容忍和让步已经做到自己的极限了:他甚至可以让她继续当这个总裁;继续保留蔡氏的名字……他蔡家不就是想要这么个名头吗?他给他们就是。(未完待续。)